Fed三种论调 分歧浮上台面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美国联准会(Fed)上周降调降基准利率,但在贸易和经济前景充满不确定性之际,决策官员之间出现少见的意见分歧;在最新的公开谈话中,有官员示警经济成长趋缓,有人对金融风险提出警告,但也有官员认为美国经济状态良好。

Fed官员通常对外口径一致,如今却出现三种声音。一些官员支持降息以应对经济风险,另一派主张按兵不动,观察经济数据;还有人认为,Fed可能已经加剧信用泡沫。

Fed副主席克拉瑞达支持降息,他周五(20日)接受CNBC专访时表示,美国经济强劲,尽管风险仍在,但仍处于就业、工资和家庭支出的“良性循环”。克拉瑞达指出,消费占美国经济70%,“我想不出景气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好”,Fed降息是为抵销全球成长放缓以及美中贸易战的风险。

Fed上周以七票对三票决定降息1码,是2016年来首度出现三人持有异议(一人主张降2码,二人反对降息)。不过,导致Fed官员明显分歧的因素,和持续要求降息的总统特朗普的论点并不相同。

争取连任的特朗普一再要求Fed降息,有时甚至口不择言。对特朗普而言,逻辑很简单:美国经济强劲,降息会让经济更强、此外由于通膨极低,降息几乎不会有风险。

不过,即使支持降息的Fed官员,对通膨的看法也与特朗普不同。圣路易联准银总裁博拉德认为,降息幅度应该更大以避免疲软,包括“明显已陷入衰退”的制造业。

另一方面,反对降息的波士顿联准银总裁罗森格伦认为,美国经济并不需要额外的货币刺激措施,因为目前劳动市场紧缩,降息可能为金融市场带来不稳定性;他表示,降息可能鼓励企业和消费者贷款,从而推升风险资产价格,并使民众和企业背负过高的资金杠杆。

达拉斯联准银总裁卡普兰(无投票权)并不这么认为,他表示,7月和9月降息“将改善成长前景,且投资人借贷和操作杠杆并不是因为利率较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