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共同体意识的巩固

字体大小:

来源:明报

作者:叶国豪

反《逃犯条例》修订抗争(“反送中”)已逾百日,成为1997年以来历时最长,影响也最大的社会运动。目前特区政府对主流民意与传媒所支持的独立调查仍持否定态度,民间抗争因此未歇,对警察及政府的信任持续向下滑落。

抗争起因并不复杂,但律政司与保安局明显低估、误判了市民对内地司法体制的不信任,运动进而被简化包装成“反送中”,引爆了自2009年4月开放“一签多行”(2015年4月暂停)以来衍生的诸多中港矛盾。虽然抗争直到7月21日晚间才冲击中联办,但是至此任何与中国内地符号(五星旗、国歌等)相关的冲突,都会被北京检视与严肃回应,因此加剧了中港关系的张力,也进一步巩固了香港的共同体意识。

两个策略 延续运动

一般咸认为当代香港意识诞生于1970年代,因为中港经济发展等差异而产生的“我们”与“他们”的不同。这种不同,受大众传媒(电视、电影)影响而放大,甚至在1980年代过渡期中,因“一国两制”的政治承诺而延续固化。九七后各种本土保育运动,更渐渐影响市民思考自己与这块生活土地之间的关系。如今物质差异早已不再是影响中港两地认同的重要因素,相对的透过日常交往接触,反而突显在文化、行为方式与价值观等理念上的不同。而此鸿沟,又将受到此次反修例抗争而拉大。

有两个出乎意料但具影响力的抗争策略延续目前的运动,一个是始自8月23日晚间以手拖手形式在地面筑成人链的“香港之路”(Hong Kong Way)行动。这个宣传时间短促、具实验性质的行动,竟然吸引逾20万市民参与,在各区形成超过60公里的人链。这种抗争方式不分年龄、性别、社经地位甚至族裔,参与门槛低且和平理性,更符合“be water”的灵活特征,迅速在9月开学后成为中学生抗争的重要手段。联合大专院校师生在9月初两星期的“罢课不罢学”诉求,产生了比2014年雨伞运动时更强大的动员与感召能力,让政府不容易应对。

另一个是由民间作词作曲的抗争歌曲《愿荣光归香港》。这种自下而上结合集体力量的抗争策略,迅速在全港各大商场与公共场所由市民传唱,并且衍生出多个网上版本,甚至广及台湾与众多海外华人社群。

内生力量远超雨伞运动

几乎“零成本”但影响深远的“香港之路”与《愿荣光归香港》,都是香港公民社会进一步成熟发展的指标,未来的抗争将持续使用这些策略。正正是藉由每一对原本陌生却互托的双手,每一次略感尴尬又公开唱出的歌声,传递了共通的经验感受,巩固了香港人的共同体意识。或许曾经第一次受催泪弹镇压、无辜地遭受警暴,甚或纯粹的义愤,这股内生的而不是外加的,熟悉的而不是规定学习的力量,远超过以占领为主要抗争方式的雨伞运动。如果说伞运的经验强化了2014年以降的本土主义与扎根社区的发展,那么2019年“反送中”运动,则迫使港人直面一国两制实践的内在局限,以及2047年以后的前途命运,为了落实真正属于香港人应有的自治权利努力。

香港政治共同体再遇危机

作为抗衡,有团体与个人挥舞五星红旗,在商场高唱中国国歌与《歌唱祖国》等红歌,高喊“中国加油”情绪同样真诚高昂。然而这样一种对抗式的“反动员”,却产生客观上的两种范式冲突,即一方(“集体权威范式”)是以普通话为主,由内地留港人士与亲建制社团自愿或动员高唱具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爱国歌曲,强调过去的牺牲与成就,崇拜集体与领袖;另一方(“个人价值范式”)以广东话为主,由香港人为主体,强调受难经验的同时却放眼未来,以追求自由民主等价值信念为目标,要“香港人加油”。对前者来说,这是“我的”领土;对后者而言,是“人”让这个地方不一样,我要“光复”它。其实这种出于斗争思维的对峙大可不必,其产生的冲突,比解决的问题还要多很多,一方面既强化了各自团体内部的凝聚力,另一方面也因为相互排除的效果而升高了对抗,因此随后在部分商场发生的互殴行为,几乎是可以预期的。

此时此刻,香港这个政治共同体(political community)确实再一次遇上了政治整合的危机。这不但是特区政府管治失效的结果,也突显制度上的矛盾。1997年以前,危机可以透过倾听基层民意,或增加精英咨询而缓解;如今,若没有经由产生一个真正意义上代表“我们的”、“问责的”政府,则难以解决。北京过去在处理香港问题中,时常存在误判的问题,部分原因是对本地民情民意仍掌握不足,如不谋求实质改善,人心回归难矣。相对的,在巩固共同体意识的过程中,如何建立一个多元包容、避免歧视与排除的社会,也非常重要,因为香港过去是、未来也是一个由外来人口为主组成的移民社会。最后,学习了解与适应大国崛起中的中国政治与社会,应该是必须,否则“反送中”运动绝非是最后一个与中港关系有关的抗争议题。香港共同体意识的发展,几乎是必然的,也注定将受到打压。它是一种社会的自我保护机制,避免香港退化为威权的警察城市。

日前具交通垄断地位的港铁,发生40年来最严重的列车出轨意外,事件原因仍在调查。然而港铁近几年来因管治失当、工程丑闻不断、自降专业标准、涉嫌隐瞒错误等,对此事件似乎又不令人感惊讶。特区政府持有港铁75%股份,港铁之失也正是反映香港之失,不少人认为其实香港也正面临“出轨”的严重危机。在尚未落实《基本法》所承诺的双普选之前,每个人在其岗位中捍卫专业伦理,将会是维系香港共同体的最关键力量。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讲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