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首脑伏诛 恐怖年代依旧

字体大小:

作者:林泰和

美军陆军精锐特种部队“三角洲部队”10月26日在叙利亚顺利对伊国组织(IS)首脑巴格达迪突袭,导致其引爆自杀身亡,其意义可以分为美国、区域与全球三大层面,加以探讨。

对特朗普与美国而言,狙杀巴格达迪成功,是反恐战争的一大胜利,就像2011奥巴马成功狙杀宾拉登一样。主要是可以顺利摆脱之前从叙利亚撤军,导致国内外猛烈抨击的阴影,原因之一就是伊国组织可能死灰复燃。但此一行动,仍难以转移国会因特朗普施压乌克兰打击政治对手而启动弹劾调查的焦点,因为特朗普未将此突袭行动事前告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谢安达。这两位民主党员正是特朗普弹劾案的关键人物。

对中东区域来说,此次成功的突袭行动,是继2019年3月伊国组织在叙利亚境内的最后据点巴古斯村被美国支持的库德族“叙利亚民主力量”消灭后,对伊国组织的重大打击。3月的行动代表国家实体的“哈里发国”已经灰飞湮灭;此次则代表失去“国土”如“丧家之犬”般的恐怖组织首脑终于受诛伏法。

虽然伊国组织与其首脑目前已成历史。但是目前伊拉克与叙利亚仍有数千伊国组织战士,从事绑架与恐怖攻击。“叙利亚民主力量”目前尚拘禁控制1万2千名伊国组织圣战士,万一日后在叙北与土耳其再启战端,这些身经百战与拥有广大人脉的“铁杆圣战士”若逃脱,恐为区域一大隐忧。

对全球而言,伊国组织首脑的伏法,或许在短期而言为其士气的一大打击。但是从2017年底以来,伊国组织已将更多权力转移至地方分支机构,此举增加中东以外地区的分支机构势力,特别是非洲与亚洲,如同2011年宾拉登虽受到狙杀,但卡伊达组织却在全球各地开枝散叶。

再者网络科技与社群媒体的兴起,可作为一个绝佳平台,将西方穆斯林社群以及极端宗教思想相互结合,而不需成员之间实体的互动,此一趋势将加速恐怖组织与孤狼的全球扩张。从圣战士运动的历史发展显示,组织本身能够克服领袖身亡的变故,例如伊拉克卡伊达组织首领扎卡维2006年命丧美军空袭,其继承人2010年也被歼灭,巴格达迪取而代之。在此意义下,恐怖组织首脑的终结,绝对不表示恐怖年代已经结束。

最后,不管伊国组织或是其前身卡伊达组织,就形式而言,是不同名称的逊尼派伊斯兰团体,在本质上则是一种反西方、反犹太的极端伊斯兰理念。更精确地说,是以理念为基础的一股运动。伊国组织的国家形式虽已崩解,其组织形式或许溃败,但是其运动的形式,将可能持续很长时间。解决伊国组织问题的关键,不在反恐战争,而在善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