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与台湾,一体两面

字体大小:

台湾《旺报》社评

香港第六届区议会选举顺利举行,尽管历经约半年的街头抗议与暴力肆虐,港人民主权利的行使并未因此打折扣。约294万的投票人数和71.2%的投票率创下香港选举历史纪录,显示民众参与热情高涨。在社会撕裂严重,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背景下,这次一人一票基层选举的内涵与意义,值得各方探究。

2000年成立的香港区议会,是地区层次的民意组织,就民众日常生活事务向特区政府提供意见,并参与地区事务管理,选举焦点一向重在民生,而非政治。但这次选举在修例风波引发抗议与暴力行为尚未停息背景下进行,社会气氛高度泛政治化加上外部力量高调介入,对候选人和选民造成一定影响,“泛政治化”是此次选举的特征。

在单议席单票制、赢者通吃规则下,民主派得票率57%,却得到逾8成议席;建制派仅取1成多议席,却也有41%的得票率。既投射出选民不满现状,寻求深层次改革的情绪,也表达了港人反感暴力和止暴制乱的诉求。不满需被正视;止暴呼声亦不应被忽略。理性分析投票率,香港社会民意仍趋向两极化,若“一刀切”认为选举结果是对暴力破坏的背书,是重大误判。

25日结果甫一出炉,部分新当选候任区议员便前往香港理工大学,声援滞留的激进示威者,甚至施压警方撤离,实非明智之举。香港是法治社会,任何违法行为都须付出法律代价。区议员理应带头守法,专注基层民生,而非将精力,甚至薪水、办事处及社区关系网络等作为资源,投注在政治运动。近年来,政治化已在香港立法会露头,贻误经济民生发展,区议会应对此力戒。须知,民生发展最重安定,暴力背道而驰。

对泛民而言,虽胜选却不足为喜。从选举活动到街头暴力,泛民在策略上与勇武者联合,坚持不割席,胜选并非建立在社区工作成绩之上。抗争逻辑能赢得一时,但难以持续。一方面,如泛民中人所言,社区工作并不容易,逾8成席次代表今后绝大部分对基层民生的批评和不满及压力将落在泛民头上。民众对其检视的标准,将不再是一味反对。理论上,泛民同样是特区建制体系的一部分,如今成为区议会主导力量,更应转变“狙击战”策略,让心态、议事和选民服务更具建设性。另一方面,从5年前“占领中环”到当下的修例风波,传统泛民的生存空间遭到激进暴力势力的挤压。随着勇武派从暴力施压转型到进入议事机构的动机愈来愈强,二者分歧将逐渐拉大。此番借势而起,泛民应更多思考在“一国两制”框架内,应如何定位自身发展、如何与北京理性相处、如何做出对香港前途发展负责任的选择。

对建制派而言,此次区选亦非绝对意义上的失败。民意如流水,从来不是一成不变。区议会选举并非是对其长期扎根基层、专注社区服务的彻底否定。从选票而言,建制派逾4成的基本盘并未松动,且得票数较2015年大涨,说明此番有大量沉默的市民站出发声。不过,建制派同样需要深躬反省,检视不足,学习如何改革,重新定位角色。香港社会是以中产为主的橄榄型社会,如何在价值取向上争取到更多中产和年轻人认同,是未来东山再起关键。

政治的魅力在于通过妥协实现殊途同归,强化认知差异固化对立并非应有之义。从此意义上讲,香港的未来取决于泛民与建制派如何适当调整角色,只有彼此相互依存,跳脱揽炒与零和竞争心态,才能够让香港好,让香港赢。

北京也需正视此次区选结果,通盘检讨对港政策,以回应香港社会的关切,并督促港府启动结构性改革,包括治理体系和官员治理能力,做好内外沟通解释,化解陆港对峙情绪,避免陆港民间敌意与不互信任螺旋交替上升。明年即将举行的立法会及下届特首选举,如何在一国两制原则下有序进行,需要北京与港府合心合力做好战略规划。

香港问题与台湾问题是一体两面,台湾若认定香港一国两制失败,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就没有实现的可能,这应当是北京香港治理的严肃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