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退出RCEP的启示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上月4日印度突然宣布,退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其他15个咨商国(中、日、韩、亚细安十国和新、澳)则排定在明年签署协议,这是亚洲经济的重大新闻;但也昭示协定签署的期程应已确定,对美欧和其他亚洲竞争者,包括台湾,施加了相当大的竞争压力。

印度的紧急煞车,跌破了许多专家眼镜。因为,印度在1991年经济改革后的表现有目共睹─2001~2010平均经济成长率高达7.5%,在大型经济体中仅次于中国大陆;而后在2011~2018的表现也在5.5~8.2%之间,近几年成长率都高于中国大陆,没人会认为印度没条件加入这个贸易协定,而在更激烈的国际贸易竞争中,来取得经济上的“相对优势”。甚且,印度发展程度虽没中日韩或东协先进国那么高,但人均生产却和菲律宾、寮国、越南及缅甸不相上下,若这些国家都能突破困难迎接挑战,印度为何无法迈开大步?

但是,这就不能不研析印度近来的国内政经环境了。今年夏天印度天气异常、农作物歉收,导至第2季经济成长率跌至六年来新低,只有5%,第3季预估也仅有4%,将使今年经济成长相当难看,失业率也正在创新高。由于印度两大党的竞争异常激烈,在农业面临困境的当下,要将印度偏高的平均关税税率7.6%迅速消除或删减,都将严重冲击农业部门,对农业人口仍高达半数的传统型国家,会产生极可能失去政权的巨大压力,这也是莫迪政府在最后关头先踩煞车的原因。

因此,民主国家的选举竞争,已经构成国际经济整合或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一项重大阻力,因为自由贸易虽能落实参与国的相对优势、提高生产效率,但也同时带来“所得分配”改变,让拥有相对丰富的生产因素者获利、相对缺乏的生产因素拥有者受害,所以美国的资本家会赞成自由贸易,劳工和工会通常会反对自由贸易。农业部门会和原来的保护程度有高度相关,若原来保护少、国际竞争力强的会支持自由贸易;印度农业原先保护高,自然会担心撤除保护后难以应付开放的竞争。

那台湾呢?无论是蔡政府或早先的马政府,都口口声声要加入美日主导的TPP或亚细安主导的RCEP,但面临的困难其实来自两方面,一是外部的客观环境,也就是原来这两个组织的成员是否支持台湾加入;但还有一个内部的主观环境,也就是台湾内部的产业或劳工是否支持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政府关切的重心都环绕在争取这些组织既有成员的支持,好让台湾在它们开放第二轮参与时,台湾可以咨商加入。这当然不能说错,但别忘了另一个可能更难突破的困境,就是相关利害团体是否会支持。我们提醒过政府很多次,要让相关利害团体感到安心,才可能接受国际竞争带来的冲击。过去太阳花学运已清楚显示,不仅农业部门怀有巨大疑虑,许多传统制造业的弱势产业也有存着高度怀疑,当时马政府没能好好处理,才让反对党有机可乘、硬挡下了已经签署的“两岸服贸协议”生效。但今天主客易位,请问蔡政府迄今做了什么努力,让上述这些利害团体安心接受CPTPP或RCEP?

台湾面对的困境其实和印度类似,台湾若无法从印度学到教训,则参与重大国际经济整合,永远只是一个骗选票的“假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