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捡到炮 但要会用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被高雄市议员陈致中告发涉外患罪,高雄高分检认定,支持“九二共识”不等于支持“一国两制”,查无不法签结;同时,检警侦办网络文章侮辱驻日本大阪办事处案,查出幕后指使者是“卡神”杨蕙如,而且是“网军头”,将她与另一名共犯起诉。这两件看似没有关联的独立司法案,却彰显在政府机器暗黑势力的笼罩下,司法似乎仍能抗拒政治压力,这将是韩国瑜翻转选情的关键转捩点。

前国安局长蔡得胜日前表示,台湾充满前所未有的焦虑与不安,现今的选举充满了“骗”,一个字点破了民进党执政三年多来的恶质特征:经济萎缩、民主倒退、两岸关系紧张、对外关系溃败,只有靠谎言维系政权,为了连任更是变本加厉。违法动用政府机器助选之余,民进党更策动媒体、网军、侧翼全面围剿,使韩国瑜选情陷入被动局面,但前述两项司法行为戳破了民进党的骗术,也启动了韩国瑜反攻的契机。

去年关西机场事件,网络大量流传为驻日代表谢长廷辩护,痛斥大阪办事处态度恶劣、“烂到不行、烂到该死的地步”的信息,认为事件应由大阪办事处负责,企图为谢长廷卸责。“假消息”造成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以死明志,台湾痛失一名优秀外交官。检调经过一年余的缜密调查,发现“假消息”幕后是与谢长廷关系密切的杨蕙如,帐号“idcc”的网民发文带风向,而杨蕙如的“slow”帐号与“idcc”IP网址相同。

司法调查业已完成,行政调查却悬宕至今,外交部仍未公布调查报告,也没有任何人承担政治与行政责任。如非北检与北市刑大锲而不舍,真相将永不见天日,苏启诚含冤而亡,台湾人民也被蒙在鼓里。但与目前民进党铺天盖地,动用一切资源打击韩国瑜相比,杨蕙如只是一颗小螺丝钉。

美国硅谷“未来研究所”月前发布《国家资助的网络攻击报告》(State-sponsored Trolling),罗列政府运用国家资源的网络攻击手段。这项报告调查了七个国家,并不包括台湾,但逐条检视罗列的行动项目,民进党政府绝对堪称“典范”,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韩国瑜遭控外患罪与接受“一国两制”,以及澳洲爆发的“王立强间谍闹剧”,在台湾无限上纲成韩国瑜接受中共资助、中共介入台湾总统大选,民进党更趁机要通过《反渗透法》。

大规模网络攻击行动对民主政治运作已造成负面影响,这次总统选举就是一场不对等、不公平、不符合比例原则的竞争,黑韩产业象征了反民主的极端产物。民进党运用媒体和网军霸凌、攻击对手,制造威胁论与恐惧感已是台湾政治常态,在去年“九合一”选举中,民进党将失败归咎于境外势力及境外假新闻介入;在民进党内部总统候选人提名过程中,透过量身打造游戏规则及操作民调,硬是“做掉”赖清德;面对韩国瑜的挑战,民进党实际上在进行一场毁灭性的网络战争,目标就在消灭韩国瑜,代价却是民进党念兹在兹的民主自由价值。

根据最新统计报告,政府已是台湾最重要的广告主之一,今年10月在广播、报纸、杂志及户外广告排名第二,全媒体位居第四,电视排名第八。而这些只是台面上公开的统计,如加上未公开的侧翼、民间社团、群体的网络媒体运作,政府的广告经费将更为可观,其唯一目的就是要确定取得优势的媒体曝光及网络声量。

韩国瑜被控外患罪就是典型的政治攻击操作手法,将韩国瑜单纯拜会香港中联办一事极大化,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带风向,极尽丑化、歪曲之能事,再发动网军透过网站、社群媒体、群组等散发韩国瑜支持一国两制的假新闻,最后进入司法程序,所幸民进党未能突破民主的最后一道防线。

杨蕙如透过网军积极招揽专案在台北政坛已不是机密,他与谢长廷有长期合作关系,在关西机场一案,她躲在暗处操刀,运用网军发文污蔑驻大阪办事处,可以合理怀疑与谢长廷有所牵连,甚至可能还有其他幕后黑手,杨蕙如只是停损点,在野党及社会各界必须坚持全案调查到水落石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