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口大幅跑输大陆 各方应设法适应新格局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10天之后2019年便成过去,在反修例运动及中美贸易战夹击下,香港今年经济负增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展望2020年,分析师普遍不乐观,虽说中美达成首阶段贸易协议,但变数仍多。而且全球贸易壁垒加剧,关税已不仅是中、美之间的事,全球经济放缓对香港这外向型经济肯定有影响。中美贸易战持续一年半,一项值得留意的发展是香港的出口,明显地比中国大陆的出口疲弱,到底中美贸易战触发的供应链转移,对香港转口港角色带来怎样的冲击,对未来一两年香港经济发展十分关键。

贸易战对出口影响

大陆企稳香港不济

美国自去年第二季开始宣布要向中国进口货征关税,中国厂商开始部署应对,但中国的出口却意外地大致保持稳定。以今年首10个月按美元计的数据为例,中国出口货值按年只跌了0.2%,虽然对美国的出口确跌了11.3%,但出口亚细安却大升10.4%,出口欧盟亦增长5.1%,大致可抵消出口美国的跌幅。很多分析都指出中国出口亚细安大增,是因为原本由中国直接出口到美国的货品,要转到东南亚加工,获得原产地资格后再运到美国,回避关税。出口欧盟上升,可能亦反映中国厂商开拓美国以外的新市场。

相较于大陆,香港出口则不济,截至10月,香港出口已连跌12个月,今年首10个月的跌幅为5.1%,远差过大陆0.2%跌幅。出口到亚细安增长2%,远低于大陆10.4%的升幅。出口至欧盟更下跌4%,完全没有从大陆出口欧盟上升之中受惠。到底香港作为中国主要转口港的角色发生了什么变化,令到香港的出口持续负增长?

自香港制造业北移之后,转口占香港总出口的比例愈来愈高,以今年首10个月为例,转口贸易货值3.24万亿元,占香港总出口高达98.8%。其实香港的出口有55%是到大陆,当中相信既反映中国作为生产地的产业链活动,亦反映了中国内部需求。首10个月出口到中国大陆跌6%,跌幅稍为大于整体。排在中国大陆之后,香港最大的出口目的地依次是欧盟、美国及亚细安。所以出口至欧盟及亚细安表现差,必须查找原因。

贸发局研究总监关家明上周提供了一个解释,指中国厂商把半制成品出口到越南、老挝等接壤中国南方的亚细安地区加工,可以用陆路,所以香港出口到亚细安的增长追不上大陆。但如果到新加坡等经海路较便捷的地方,香港仍有角色。美国连番加关税,当然会令到供应链大洗牌。不过,同样是位处珠三角的深圳,今年首10个月的出口仍有3.8%增长,看来香港受到的打击特别严重。

整体货运呈现萎缩

勿再只推诿贸易战

过去几个月,香港失业率已在攀升,以零售及餐饮行业最为明显,反而与中美贸易战息息相关的进出口贸易及批发业,最新公布的失业率只有2.5%,低于整体失业率。但奇怪的是这个行业的就业人口却大幅减少,在今年第三季按年减了6.3万人,至38.1万人,失业率低可能只是离开这行业的市民找到其他工作。不解决香港出口持续下跌的问题,这行业提供的就业机会只会不断萎缩。

很多人都说货柜码头在香港已成为夕阳行业,以2018年全年计,香港货柜港全球排名连跌两位至第七,今年首11个月香港港口货柜吞吐量又再跌6.2%,香港海运业的优势确实早已丧失。更令人担忧是香港一直引以为傲的空运业亦响起警号。已连续9年蝉联最繁忙货运机场的香港国际机场,自4月以来货运量连续7个月按年下跌,相反深圳宝安机场的货运量在过去4个月增幅在扩大。最近机管局与国泰航空合作向出口商提供八折优惠,是保住香港竞争力的第一步。

连同运输及仓库业,与物流、贸易相关的行业养活了近70万名打工仔,占香港总就业人口近两成。港府官员及业界营运者须密切留意全球供应链的变化,确保香港转口港能适应新环境,不要以中美贸易战作为挡箭牌推卸责任。除了收费之外,香港海运及空运配套设施、用地、人才及技术有哪些地方需要改进?如何争取更多到亚细安、欧盟等美国以外地方的班轮停靠香港?需与航空公司一起研究保住空货运的方法。问题其实已迫在眉睫,希望港府和业界在2020年能助香港这重要行业更上一层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