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贸易战停火下的世界经济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美中两国从去年7月展开贸易战后开始咨商,耗时近一年半,终于在今年12月13日完成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预计明年1月签署。美国暂停原定15日启动的第四次提高关税行动,中国当然也暂停设定的报复;原9月已增加的智慧手表等1,200亿美元进口的关税,由15%调降到7.5%,其他对2,500亿美元课征25%关税部分不变。中国将扩大进口美国农产品、扩大金融市场开放、提高智财权保护、汇率政策透明化。美国总统特朗普立刻在推特发文邀功,表示将尽快进行第二阶段咨商。

一年多来,世界贸易受到美中贸易战显着影响。《日本经济新闻》曾分析过几项重大改变,首先是大豆的贸易,中国一年进口9,000万吨大豆,是全球最大进口国,其中三分之一来自美国。贸易战后对美课征25%报复性关税,使得自美进口量在2018年减少近半。日本商社丸红从巴西对中国出口的大豆,在去年最后四个月激增,成为前年同期的2.5倍;因中国改变进口来源,让来自巴西的进口成长三成。原来美国大豆出口的六成是到中国,贸易战之下只好另寻出路,转到欧盟和泰国等亚洲国家,但无法抵销对中国出口的减少,出口减少了一成。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能源贸易。美国在页岩革命之后,液化天然气产量和出口剧增。但去年9月被中国课征10%关税后,对中国出口一改2017年较2016年成长六倍的状况,反转下滑了一成。中国改变进口来源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政府估计2018财政年度出口将成长超过二成。中国也和卡达签署为期22年的液化天然气合约,分散来自美国的进口。

此外,美国对钢材、铝品大幅提高关税,使得美国进口减少了一成;大受影响的中国和韩国钢铁业则转向亚洲出口,韩国转向印度,中国转向日本。加拿大对美国的铝品出口也转向日本,大增了三成。但是,这些出口调整都无法完全弥补对美出口的减少。而且,突然转向寻觅新买主,必然要降价才能求售,所以这些国家的出口数量和价格都会下降,全成了美中贸易战的受害者。

然而,若贸易战谈判成功,是否原来的贸易关系就得以恢复呢?这很难有明确的答案,要看“谈判成功”到甚么程度,以及关税回复到何种模样。例如,美中本阶段协定的签署,不额外增加关税,对原加征的关税只有部分减少,要恢复原状就相对有限。另外,不同商品的特性不同,有些调整生产和贸易较易,有些相对较难。以大豆等农产品为例,生产需较长时间,需要签订较长期合约,且买方数量大增,也会因规模经济而调降售价,故恢复原状相对不易。但汽车或半导体等工业产品的更动较易,资源产品则最容易调整贸易关系。

国际货币基金(IMF)首席经济学家戈平纳丝10月间表示,全球90%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已减缓;若地缘政经风险继续增加,世界经济将会接近萧条。她预测世界经济将缓慢复苏,但风险仍在,包括英国无协议脱欧,政策面没有任何犯错的空间。IMF已连续第五季调降今年全球成长率预测到3%,但若贸易战激化并引发金融面收缩,成长率会降到2.5%。

因此,美中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既广且深又复杂,早日达成协议当然是各国期盼的。只是,情况未必可以乐观:第二阶段的谈判涉及中国企业补贴等被中国视为主权的产业政策,其结果会关系到美国的对中策略和战术,也都会影响未来的全球贸易和发展。

可以确定的是,世界经济已因贸易战而完全变了;两强相争的“修昔底德陷阱”能否尽速跨过,涉及美国何时会容忍太平洋东西各存在一个强权。台湾若想在两大市场体系都沾光,政府和企业必须有更弹性的身段和灵活的手腕,才能在既分裂又合作的两大体系中觅得生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