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应摆脱对朝“极限施压”策略

字体大小:

01观点

朝鲜早前要求美国在2019年结束前作出让步,否则将选择新的对抗道路,给特朗普一份“圣诞礼物”。朝中社周日(12月22日)更指出,朝鲜劳动党中央军委会以加强自卫国防力量为主调。与此同时,曾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之博尔顿(John Bolton)公开炮轰特朗普在朝鲜弃核问题上光说不练,未有采取实际行动迫使金正恩屈服。当美朝接触的路线未能短期内奏效时,人们难免担免担心特朗普会否走回“极限施压”旧路,葬送和平解决朝鲜问题之契机。

博尔顿此位美国政坛中着名之鹰派代表,一直在对朝问题上强硬。特朗普在上台之初,亦与金正恩爆发口水战,双方都以置对方于死地之口脗威胁对方,更比拼各自的核武按钮比对方大。当时朝鲜半岛关系极为紧张,屡陷开战边缘。此“极限施压”策略,跟博尔顿的鹰派强硬主张如出一辙。及后事件却以180度方式逆转,特朗普与金两正恩于新加坡会面,促成美朝关系破冰,成为一时国际佳话。不过自此之后,朝鲜弃核问题一直停滞不前。两人虽然分别于板门店及越南河内再度会面,谈判却以破局告终,双方拂袖而去,金正恩迅即重建核设施,更重新试射导弹,得来不易之和缓局势打回原形。

在美朝会谈中被挤出谈判团队的博尔顿,自然心有不甘。他批评美方于谈判破裂后未有继续施压,只是光说不练。然而博尔顿的“极限施压”策略,却恰恰是美朝谈判破裂之主因。博尔顿主张之“利比亚模式”,要求金正恩先全面弃核,以换取西方之经济援助,被平壤视为不可接受。事实上卡扎菲当年于美国之威吓下,主动交出核武以索取西方经援,却未有得到预期之数额,亦只曾短暂坐上联合国安理会一席。然而当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利比亚爆发革命,西方国家却掉转枪头支持叛军。最终卡扎菲被叛军逮捕,被打得不似人形后死于非命。卡扎菲的结局令金正恩充满警惕,加上朝鲜核武比利比亚成熟得多,被推算可建近60个核弹,要以利比亚之条件跟朝鲜交涉,似乎是过于轻视金正恩。

极限施压的闹剧

观乎美国以“极限施压”策略方式对付其世界各地之对手及反对力量,似乎都不大奏效。特朗普对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采取强硬之制裁手段,更多次以出兵作威胁,又另捧委国反对派瓜伊多(Juan Guaidó)为总统,试图制造政权更迭。虽然委国于制裁下经济崩溃,更引发难民潮,马杜罗政权至今却屹立不倒。博尔顿还主张对伊朗强硬,美国在其主导下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重新实施制裁。不过美方之单边主义行动不仅未有令德黑兰屈服,亦得不到西方盟友支持。德法等国另辟渠道延续与伊朗交易,而伊朗虽然因经济危机而示威连连,不过仍在叙利亚、也门等战事上发挥影响力。相反白宫内部于伊朗问题上分歧渐大,尤其在空袭伊朗及动员军队一事上险些擦枪走火,最终亦令特朗普与博尔顿矛盾摆上枱面而分道扬镳。

无论是朝鲜、委内瑞拉、伊朗,甚或中国,美国于特朗普及博尔顿的“极限施压”策略下,试图以无可匹敌之军事及强健之经济力量威吓及屈服对方,令世界局势屡历震荡,却未有得到预期效果,反而完全是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三年过来,朝鲜之核威胁犹在,马杜罗政权依然不倒,伊朗于中东之影响力未有减损,中美贸易战得来不易之首阶段协议实质进展亦欠奉,特朗普的外交成绩单乏善足陈。

金正恩早前批评特朗普政府口说通过对话解决问题,但对朝方敌对情绪却日益增加,只知极限施压,并以2019年年底为限,要求华府提出符合美朝利益、公平公正的协议内容。外界看来,美方未见能打破僵局,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比根(Stephen Biegun)于12月中旬访问韩国及日本时没有促成与朝鲜接触,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更威胁美国随时可以开战。后者或多或少反映,白宫尚未走出博尔顿鹰派路线的阴影,甚至以为“极限施压”策略可以奏效。然而,无论特朗普抑或其团队都应知道,美方奉行单边主义,恃强凌弱之日子已经过去。要达至世界长远的和平稳定,必须建基于对等并相互尊重之原则上。过去三年在外交上处处碰壁,可能快将收到来自朝鲜的一份“圣诞礼物”之特朗普,来年会学乖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