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蔡英文把台湾带回新戒严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

2020元旦,民众一觉醒来,台湾已来到了蔡英文打造的新戒严时代。《反渗透法》强渡关山,已顺利达到她预设的战略目标;以芒果乾召唤反中情绪,凝聚选票;以国家安全压制国民党,把它困在两难陷阱;以准戒严令制造寒蝉效应,阻绝两岸交流。包括,在选战最后十天,恫吓台商不敢表态支持韩国瑜或捐助政治献金。这些效果均已显现,蔡英文一旦连任,即可挟着新威权登基专政了。

蔡英文把中共描述为专制政权,她自己其实也在朝同样的方向部署。谈到《反渗透法》的必要性,她说:一个分裂的台湾无法面对中国的渗透威胁,“我们都是台湾人,我们之间不是没有共识的可能性,也不是不能对话”。事实上,她正藉《反渗透法》制造社会分裂,补血自己的选情。她提到“共识和对话”,是用读稿机念的;但她的政治行动,却是指挥民进党立院党团出动战车辗压民主。

就在总统候选人辩论当天,台企联及大陆地区一四八位台资企业协会会长在报纸刊登署名广告,反对制定《反渗透法》制造绿色恐怖。讽刺的是,这可能也是他们如此公开表态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反渗透法》实施后,他们得小心随时盘旋在头上的“血滴子”。

《反渗透法》一则定义模糊,二则给了政府空白授权,如此一来,台商和台生都变成“高危险群”。在大陆参加一次座谈或一个饭局,即可能被说成受到“指示”;与陆企或交流单位订定一纸合作契约,可能被指为接受“委托”;拿过大陆学校奖学金或享受投资与租税等优惠,都将成为接受“资助”的证据。

如此一来,台商或台生在国内法令制定、变更或废止过程中的意见表达,随时有可能被认定为游说行为,就违反了《反渗透法》的规定。除了台商和台生,其他学者、业者、农渔民、宗教界等任何与对岸有接触的人或单位,只要对选举罢免、公投、游说、政治献金、集会游行等事项表达不同意见,稍一不慎,就可能面临重刑和钜额罚金。

这种绿色恐怖的寒蝉效应,已在大陆台商圈明白显现。在《反渗透法》蛮横通过前夕,律师已警告台商,对总统大选不要表态、助选,也别捐政治献金,避免被抓去为《反渗透法》祭旗。蔡英文非要在选前强行通过该法,玄机在此。

陆委会辩称,《反渗透法》只处罚受渗透而从事的不法行为,对非故意或不知情者不罚,也非针对特定身份或对象。问题在,“非故意”、“不知情”如何举证、如何认定,权力都在政府手中。蔡政府治理下的国家机器,非仅“讲一个影,生一个囝”,更往往“看到影子就开枪”,它会给无辜百姓什么解释空间?挟着空白授权的国家机器,又会变成怎样的滥权怪兽?至于蓝营质疑,《反渗透法》未明定主管机关,将如何运作?蔡英文其实将暗自高兴:更多机关都能明正言顺转型为东厂。

看到蔡英文对陈师孟的纵容,看到愈来愈多民众一上网批评政策就被警察“查水表”,看到许多媒体只能黑韩、不能批蔡,谁会相信《反渗透法》不会针对“特定身份或对象”选择性地侦办?谁会相信,只要“非故意或不知情”就没事?蔡英文从未亲历戒严年代的白色恐怖,也从未参与民主抗争行动;也因此,她对自己布下的政治打压罗网丝毫不以为意,且大剌剌以旧时代的爱国口号来部署她的“新戒严”。

一部《反渗透法》,让蔡英文既可拿芒果乾骗选票,又可对国民党扣红帽,还吓阻韩国瑜的支持者与政治献金,更为威权专政统治奠基。这是一部广撒流刺网、制造绿色恐怖、威胁民主自由、剥夺人民政治权利的违宪恶法。蔡英文仅用简单的十二个条文,就召唤出新戒严的幽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