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轮贸易协议 难消美中矛盾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频频释放美中贸易谈判第一阶段协议将尽快签署的讯息,使金融市场维持着欢欣鼓舞的气氛。只是,美中达成贸易协议固然有助舒缓双方紧张关系,并利于全球经贸发展,但美中贸易争端抑或是美中强权争霸并不会就此趋缓。

首先,美国贸易代表署于12月13日针对这次协议发表了简短的协议摘要。文中表示已就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业、金融服务、货币与汇率、扩大贸易,以及执法机制等七个章节达成原则性共识,中方并承诺在前五个项目进行结构改革,且将在未来几年大幅增加采购美国商品与劳务。重要的是,该协议设立强有力的争端解决机制,能确保协议迅速且有效的落实与执行。

原则性内容与具体承诺 距离不小

然而,实际上原则性协议的内容和具体承诺间,仍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若未来双方对协议的认知与执行结果有所不满,将埋下贸易争端再起的火苗。举例来说,美国已订定二年内向中国销售每年至少400亿美元农产品的目标,目的不外巩固特朗普在连任选战中优势的农业州选票,但中方却一直未证实或承诺向美国采购农产品的确切金额。何况,从2015~2017年中国自美国平均每年采购农产品金额约242亿美元,而今年1~10月合计仅有104亿美元看来,中方要在二年内扩大采购美国农产品至每年400亿美元,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也让未来双方恐难避免因采购金额的认知差异而再起冲突。

结构性问题中国让步相当有限

再者,这次协议并未就中国对国有企业的大量补贴、迫使跨国公司做技术转移、不尊重智慧财产权等结构性问题,提出具体的解决方案。虽然美方指出,中方至少要在智慧财产权等五个领域做出结构改革,但中方并未使用结构改革一词,仅强调将强化智财权保护、改善经商环境等,显见其让步相当有限,中国官方媒体甚至认为这次谈判是鹰派人士(对美采取强硬立场)的胜利。假若美国方面的舆论亦做出同样解读时,只怕未来的第二阶段协议恐不如这次协议达成过程般的顺利。

诚然,在这次协议中,美方除了暂缓原定于12月15日对16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课征15%关税外,亦将9月1日(美方第四轮关税制裁)实施的1200亿美元的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税率,由15%降至7.5%左右;中方则暂停原定于12月15日起对3361种美国商品加征5%、10%关税的计划。其中,尤以美国意外调降第四轮关税之举,最让金融市场感到乐观。

关税武器 双方均未放弃

问题是,目前美方仅是暂缓原定于12月15日启动的关税课征计划,并将第四轮关税制裁减半,当前关税加征的范围与金额仍高于4月底水准。遑论美国也未撤回针对华为等中国企业的出口管制措施,而中国也没有承诺将放弃制定“不可靠实体清单”,以限制中国企业出口至美国,显见美中双方仍未放弃非关税制裁的最终手段。

正因如此,相较于金融市场对第一阶段协议达成的乐观解读,如穆迪副总经理达格(E. Duggar)、前国际货币基金中国事务主管普拉萨德(E. Prasad)、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商业与经济高级顾问甘乃迪(S. Kennedy)等学者专家们的看法则相对保守。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赖海哲对本次协议的评论也相当谨慎,仅表示“这是一次很好的谈判,将带来真正的改变…但我们希望他们能信守协议。”

要言之,随着美中贸易战开打17个月以来,对双方经济的负面影响日益加大,政治面的压力更让双方领导人选择在此时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美中贸易战对全球经济带来的风险及结构调整不曾消弭,全球供应链转移的脚步未见放缓。因此,在未来美中于各领域争霸的过程中,全球经贸版图亦将重绘,各界切莫安于美中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的短期利多,应更努力在全球经贸变局中取得有利位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