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记取抗SARS经验,不恐慌不隐瞒是上策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联合报》社论

武汉肺炎持续扩散,在中国大陆确诊四百多例之后,台湾一名自武汉返台的教育工作者也证实验出新型冠状病毒(nCoV)。日、韩、泰、美等国也都出现相关病例,且证实新型病毒会“人传人”,就跟当年的SARS一样。人们当年对SARS疫情的恐慌记忆犹存,因此近日立刻出现了抢购口罩的风潮。但也正因为当年有抗煞的经验,大家对武汉肺炎便没有必要过度恐慌,重要的是知道如何自保减少风险,一旦出现症状则必须诚实就医、隔离,绝不能隐瞒病史,才能避免扩散危及他人。

这次新型病毒起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一开始怀疑是海鲜惹祸,直至最近,专家才认为是该市场外林立的禽畜野味摊是真正祸源。由于错失焦点和时机,加上当地政府未完全据实以报,资讯充满黑数,导致疫情受到低估。直到疫情失控,甚至扩散到其他邻近国家,武汉才宣布“封城”管制人员的进出,则为时已晚。

流行疾病的掌控,最怕的是漫不经心,更怕的是隐瞒。隐瞒多半是出于害怕承担责任,例如:地方政府担心中央责怪,故而低报疫情;医疗院所担心影响其他病人求诊,刻意隐而不宣。再如,有些发烧疑遭感染的患者,因担心受到排斥或行动受限,故意不提自己去过武汉什么地方。他们进出公共场所或搭乘交通工具任意移动,在在都可能把病毒散播得更远,传染给跟他们擦身而过的不知情民众。这些,都是让新型疾病疫情乱窜的关键原因。

以这次确诊感染新型病毒的台湾女性为例,她在武汉工作,发烧已经九天。依照防疫伦理,她原不应该搭机返台,而应直接在当地就医寻求治疗,否则就使得同机乘员成为不确定感染对象。但至少她做对一件事,就是在机场便直接向防疫人员报告病情,由医护人员直接将她隔离送医;如此一来,至少避免了将病毒透过陆路在台湾四处散播。然而,她同机的四十多名邻近旅客和乘员,则必须进行自主健康管理,并由疾管中心监控他们是否在途中近距离接触而遭到感染。

在第一例确诊病例出现后,政府宣布暂停两岸武汉旅游团的往来,这是必要的管制措施。接下来,仍必须密切注意,视大陆疫情扩散的状况,决定是否要限制其他地区的观光旅游。这样的管制,当然会引起民众的不便或不快;但观察这次新病毒的扩散速度,远较十七年前SARS移入台湾的时间要快上许多。以上次SARS引发的社会恐慌,在六百多个感染病例中,最后有七十三人死亡,这次面对武汉肺炎来势汹汹,台湾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由于适逢春节,许多台商台干都要返乡过年,这波返乡潮也将对政府的防疫工作构成重大考验。把关的工作,除了在机场、码头的第一线要尽量做到滴水不漏,医疗部门更要绷紧神经,对于那些处于“潜伏期”无发烧症状、却在入境后才发作就医的患者,绝对要保持最高警觉,防止他们变成“超级传染者”。这也就是前台湾疾管局长苏益仁再三提醒的,如果出现“超级传染者”,患者本身的症状并不明显,但病毒传播力却极强;就像当年和平医院的洗衣工,他个人的症状只是拉肚子,但病毒却透过空调系统传染给全院二、三十人,使和平医院全部沦陷。

事隔十七年,新型冠状病毒继SARS之后,再度侵入台湾。所幸,当年的抗煞英雄都还俱在,副总统陈建仁正是当年的卫生署长,苏益仁则是第一线的防疫专家,他们都可以继续提供宝贵的经验,协助防疫布局。同样重要的是,许多民众对于十七年前抗煞的记忆也还未减,大家还记得:每天要勤洗手、要戴口罩、避开人挤人的地方。尤其,要记得自己对其他市民的责任,有发烧症状请迅速就医,请诚实说出自己的接触史,使医师能准确研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