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医护罢工是否“推病人去死”?

字体大小:

01观点

武汉肺炎疫情扩大,香港要求“全面封关”以应对疫情的呼声不绝,当中“医管局员工阵线”周六(2月1日)表决通过,若周日与医管局谈判时“不能取得正面回应”,将由下周一(3日)起罢工5日,首阶段将停止医管局非紧急服务。这个组织的副主席罗卓尧批评,政府不作为,“推大家去送死”,显然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一方。我们理解医护人员长期面对人手短缺、资源紧张等压力,这确实源于政府怠政懒政,但在社会理应团结抗疫的当下,罢工何尝不是牺牲市民权益,用同样偏激的态度去看,甚至是“推病人去死”?这不是香港社会所认识的医护人员。倘若香港社会任由这种偏激思想主导,只会不必要地制造更多纷争,到头来整个社会都会蒙受损失。

面对这次疫情,政府确实后知后觉,不单连最基本的口罩供应也成问题,隔离设施不足亦令抗疫工作百上加斤。在这场战役当中,医护首当其冲,有不满甚至怨恨完全可以理解。在这个情况下,透过“全面封关”从而在源头堵截大陆人,便成为许多人(包括部分医护人员)认定的有效抗疫方法。

问题是,推行这个重大举措必须考虑可行性、必要性等问题。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便指出,每日约有四、五万人从大陆来港,近半是香港人,包括往来港大深圳医院的人员,全面封关影响很大。更何况,根据1月30日的数据,撇除机场不计,只有不多于9.1%进入香港的旅客是大陆人。

话说回头,港府虽然颟顸无能,但却在某程度上按照“封关”的逻辑办事,只是没有如罢工发起者所愿,以隔绝大陆人为目的,一刀切“全面封关”。例如政府已关闭西九高铁站、叫停“自由行”签注,以及关闭15个口岸当中6个,集中资源对检查入境人士。另一方面,政府亦正在安排被发现的湖北人进入检疫中心或尽快离港。我们可以批评政府在应对疫情上慢半拍,但又怎能情绪化地认为它“推大家去送死”呢?就连抗疫专家袁国勇亦强调,相信政府已很努力做防疫工作,但有部分要求未能做到,呼吁社会不应互相指摘。

香港人素来尊敬专业人员,医生、护士更是地位崇高,因为他们与消防员一样,从事救急扶危的工作。医护人员担心医疗体系“爆煲”,不难理解,但在当前武汉肺炎和冬季流感的双重挑战下,医护人员理应紧守岗位,倘若动辄罢工进行抗争,等同把医护与病人权益置于对立面。在道德和专业操守层面,这都是说不过去的。香港的医护人员不是“黄绿医生”,他们都受过讲究理性的现代医学训练,是社会上最理性的一群,不应以偏激手法表达诉求,更不应将无辜的病人权益作为要挟筹码。

面对重大考验,一般人尚且不应受到粗疏的情绪化思维驱动,何况是站在抗疫前线、肩负救急扶危重责的医护人员?对于部分试图通过罢工、达致“全面封关”目的的医护,我们不敢苟同。希望他们临崖勒马,把市民福祉放在第一位。不然,社会纷争只会持续下去,无法团结抗疫,到时便恨错难返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