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回武汉台胞 台湾防疫工作须更透明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在中国大陆当局协助下,昨晚包机接回滞留武汉的两百多名台胞,返台后分别安置在北中南五个处所隔离观察。已确诊感染的两名台胞则未登机,继续留在当地治疗。返台的两百名台胞并不确知是否有人遭到感染,或许仍在潜伏期,因此返台后必须历经至少两周的隔离观察,以确保不会将病毒带回传播给其他民众。

之所以要接运台胞返台,有两大原因:其一,是让健康的台胞远离疫情危机四伏的武汉,使他们免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威胁;其二,虽不确定是否已经遭到感染,但回到台湾后,他们能享有比较充裕的医疗资源和人力照料,不致在异乡求助无门。返台后,就算发现新型病毒感染,治癒机率也更高。至于已确诊感染的台胞无法同机返台,这是因为搭机是在密闭空间,为避免他们在机上传染给其他乘员,也是很无奈的选择。

如此谨慎的规划,除了基于防疫专业知识,也是从其他国家撤侨得到的经验和教训。韩国日前撤侨,包机返抵首尔后即有十八人出现发烧症状,必须紧急送医。当天,韩国武汉肺炎确诊案例即单日激增四例,累计达十一例。同样的,法国第二架撤侨专机上的二五○人,返法之后有二十人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状,不能排除是在机上被无症状者感染。

更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先后动用三架专机撤回五百多名侨民,结果发现八个确诊病例,其中有四人是无症状感染者;另有三人迳行返家,两人拒绝接受检查。由于撤侨,使日本确诊病例达到二十例,成为大陆以外最多确诊的国家。为此,一名负责撤侨工作的官员因不堪压力,竟然在收容返日侨胞的保健处所跳楼轻生。这些波折和经验,如何在接运行动中兼顾患者人道及大众安全,都值得政府借镜。

再看台胞撤回后的安置处所。目前政府选择北中南共五处,其中一处遭台北市长柯文哲爆料,是借用阳明山的台银宿舍;随即引发中央卫福官员不满,不排除对他开罚。事实上,根据《传染病防治法》,对于患者的姓名、病史等隐私必须保密,以维护其权益,并未规定安置处所不能公开。柯文哲固然多嘴,未必犯法。

症结在,韩国先前公布两处公务人员训练中心作为隔离中心,引发当地居民激烈抗争,认为人权遭到侵犯。蔡政府不愿公开地点,可能担心同样的场景在台上演。但以目前资讯传播之快速,民众终将知道自己住家附近的设施充当安置中心,与其等事后民怨发作,不如由相关部门事先说明和安抚,应不难赢得民众的理解。

政府行事越是神秘,越容易引发猜疑;官员越是大权包揽,越容易引起反弹。武汉肺炎疫情之所以燎原,主要就是武汉市当局在不知其详的情况下刻意隐匿,结果纸包不住火。反观台湾,医卫界对疫情的防护堪称专业,但行政部门对于口罩的供需始终无法有效管理;主要原因,就是大话说得太多,实事做得不够,才会使“口罩之乱”难以弭止,反而激化了社会的恐慌心理。

观察大陆疫情,目前确诊病例已多达一万七千多例,累计死亡病例多达三六一例,超过SARS时期的死亡人数。这显示,武汉肺炎疫情仍在飙升的高峰期。值得庆幸的是,至本月二日的累计治癒人数已达四七九人,是武汉封城以来首度超越死亡人数,显示医界可能掌握到更多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疗法。包括泰国两名医师日昨宣布,他们以克流感及爱滋病药物并用的方式,有效帮助中国大陆的患者好转。这类资讯的交流,在现阶段都极有助于临床医疗上的投药研判。

台湾目前仅有十个确诊病例,将武汉台胞接运返台后,政府更应秉持透明开放的原则发布更多资讯,让民众了解进度。尤其,台湾患者若治癒出院,也应让社会知晓进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