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自乱阵脚下半场再出发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全国确诊个案突破三万宗,香港确诊个案亦有所增加,上周更出现第一宗死亡个案,另有三名患者危殆。许多人批评政府应变不力、反应迟钝,这一点毋庸置疑。然而,临阵乱脚的不只是政府,许多市民出于恐慌,不但争购口罩和粮食,甚至因谣言而疯狂抢购厕纸。看着我们的社会,这个曾几经艰辛战胜沙士(SARS)的香港,今天未战先乱,实在叫人扼腕。

上周一(2月3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时停止罗湖、落马洲支线、落马洲皇岗和港澳码头四个口岸的运作,以减少从内地入境香港的人流。由于深圳湾口岸和港珠澳大桥仍然开放,社会疑虑无法解除,当恐慌弥漫,民情反弹并不意外。政府两天后变阵,宣布对所有抵港前十四天曾赴内地的人进行隔离。从这其中的各种豁免,如为维护港人日常生活物品或服务供应而豁免跨境货运司机,以及对保障港人安全、健康紧急事态必要人员等等,可想而知全面封关的不切实际。

姑勿论最新措施的效果如何,确保所有一般过境者均接受隔离,应该起到更佳阻碍疫情恶化的作用,但断绝两地人员流动是有广泛影响的政策,不少香港市民的生计将受到严重影响,如果这只是恐慌造成,其代价将是巨大的。逐步将防疫措施升级而不是一刀切,并非完全错误,政府的犹豫或许也可以理解。只不过,措施反覆也反映官员举棋不定,缺乏应对疫症时所需的判断力和有效沟通。

疫症影响难测,偶有怠慢并非不可想像,但香港社会之所以对政府大失所望,正因为大家满有期望。与高度政治化的反修例风波不同,对抗新型肺炎乃公共卫生事件,香港本身“得天独厚”,除了拥有国际赞许的医疗体系,还有抗击禽流感、SARS、猪流感的经验,理应在疫症再次发生时不至于茫然失措。再者,林郑曾在2003年担任社会福利署署长,参与过对抗SARS一疫,她曾自言当年“全情投入”,每个部门行多一步。照道理,政府本可借着防疫工作打出漂亮一仗,挽回民望,现实却令人失望。

徒有经验制度官员不知发挥

林郑作为沙场老将,不会不知道香港有“三级应变机制”。“严重”级别由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领导应对,但当疫情严峻时,政府可提升至“紧急”级别,并由特首主持大局。许多市民至今都不明白,为何她在疫情爆发初期,没有缩短行程提前从瑞士返港,任由政府群龙无首,错过及早遏止疫情的契机。即使她在农历年初一回港及提升级别后,社会在她身上仍然看不见应有的领导能力。

就以设置检疫中心为例,政府在疫症初期把麦理浩夫人度假村和鲤鱼门公园度假村转作隔离营,这两个康文署辖下营地过去亦曾如此征用,包括在SARS肆虐期间用作隔离。可是,就算有这两个营地,再加上保良局提供的北潭涌度假营,用作隔离的床位仍然不足,政府必须征用更多。就此,政府先后征用粉岭晖明村和美孚翠雅山房,但都遇上很大阻力。阻力固然有民粹成份,但这种“邻避效应”已是公共政策的老生常谈,决策者不可能会预计不到,政府本应可以做足准备,包括借如袁国勇等传染病专家的分析,证明选址在科学上已达安全距离,并透过列出选址及拣选标准,教导社会明白征用之需。我们的公务员团队向来以专业、科学、有既定准则和机制见称,在这种事情上绝对能透过做好解说工作,以理服人,领导民意,而非任由恐慌情绪扭曲疫情管理的需要。

当内地出现疫情时,香港与内地人口流动频繁,几乎无可避免会有个案输入。根据SARS以来的几场疫症经验,政府理应一早预计到市民需要大量口罩。以同为“一国两制”下特别行政区的澳门为例,它与香港一样是除了内地以外最先受到疫情影响的地方,当地政府懂得及早介入,包括以实名配额方式向居民提供口罩,并在各地积极搜购确保供应,成功安定民心。相比之下,港府后知后觉,在社会出现抢购潮及严重缺货之时,林郑仍然声称惩教署口罩不应推出市场,以免造成竞争;更传出政府仍以价低者得为准则,邀请口罩供应商参与投标,荒腔走板的程度令人咋舌。

社会难敌恐慌医护须摒情绪

有抗击疫症经验的当然不只是政府官员。香港曾受SARS重创,社会大多数人都不敢忘记教训,在新型肺炎传入香港初期,已纷纷戴上口罩,加强个人卫生。然而,不知道是否惊弓之鸟使然,部份市民大量购入口罩等基本物资,加剧市面缺货的情况。上星期,荃湾梨木树村一名大叔因为买不到口罩而在传媒镜头前流下男儿泪,叫社会难不揪心。或许我们在疫症面前难敌恐慌感,只顾自己积存数星期甚至数个月的口罩,忘记了不必要的囤积会令物资供应紧张,令消息不灵通或动作不够快的市民因而遭殃。事后不少人关心大叔的情况,更有区议员上门赠送口罩,恰恰说明“同舟共济”本为香港社会的精神,即使疫症当前,也是香港人可做和当做之事。

疫症无形,病毒无情,恐惧可谓人之天性。突然间,街道上没有戴口罩的人,看上去都是有威胁的;每一声咳嗽,都是驱使我们拉开距离的警号。尤其是从内地入境的人士,即使我们应该知道当中为新型肺炎患者的机率很低,却不自觉地认为所有入境者都是危险的。危机感有好的一面,香港人因危机感而警觉性十足,卫生意识迅速提高,堪称典范;但危机感也有坏的一面,可以令我们被情绪牵着走,甚至自乱阵脚。医护人员发动罢工,将“全面封关”视为唯一有效的防疫措施,便是受了情绪影响,未能冷静专业地讨论“全面封关”的可行性。在冬季流感及新型肺炎双重挑战下执意发起医护罢工,更是严重损害病人的权益。

事情本来不必如此。发起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提出确保口罩供应、提供足够隔离病房等诉求,根本没有人反对。随着新型肺炎个案输入香港,工会担心香港医疗体系超负荷也完全合理。但他们应该透过合理方式帮助医管局共同解决问题,而非纠缠于“全面封关”,以此为必要条件。这样做无疑是把一件本属公共卫生范畴的事件政治抗争化,既令防疫讨论失焦,亦会令社会“揽炒”。

上周五(2月7日),“医管局员工阵线”逾7,000名会员再投票,当中4,000多人支持结束罢工,工会领导层被迫宣布医护重返岗位。大多数工会成员回心转意,以大局为重,值得肯定,同时说明医护人员本具专业精神,明白事理。事实上,香港医护向来备受社会尊敬,不但医学水平在世界领先,而且在SARS等疫症期间展示出高尚情操,赢得掌声。新型肺炎来势汹汹,正是社会需要他们的时候。不论政府的防疫决策是快或慢,是严或宽,医护人员都应秉持专业精神,尽最大能力保障病人健康。

过去两星期,香港充满颠簸。由疫情扩散到政府应变,由社会恐慌到医护罢工,但正如正协助抗疫的袁国勇教授指出,现在不是互相指摘的时候。疫情还未结束,更恶劣的情况甚至可能尚未来临。一个应变力及适应力强的社会正如一支身经百战的足球强队,可以在中场整顿过后摆脱颓势,在下半场反败为胜,打出一场漂亮的胜仗。我们相信香港就是这样的一个社会。随着医护人员结束罢工,以及内地入境人士须隔离14天的措施生效, 接下来全港社会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携手阻止疫症在社区蔓延甚或爆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