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勿再利用包机事件刷仇恨值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首架自武汉接运台湾民众的包机抵台后,引发一些议论,两岸因此大打口水战,导致第二班飞机何时返台遥遥无期。与此同时,深绿基进党的医师吴欣岱以“坚守防疫底线”为名发起网络连署,提出“只有台湾公民才能上机”等三大诉求,医界有十多万人参与连署。陆委会对此回应,这三大原则和陆委会目前的规划相同,而且会“做得更多”。若果真如此,岂非形同宣判接下来的接运班机死刑?

这“三大诉求”争议最大的,就是第一点──“只有具本国身份的台湾公民才能上机”;虽然后来文字将“公民”改成“国民”,但意义不变。这项诉求,显然是针对第一班包机上被指为“非本国国民”的大陆配偶。但依法论法,包括陆委会也曾说陆配是合法入境,何以她们没有资格上机?

观察其他国家撤侨的例子,包括英国、德国、日本等,都基于人道考量,希望让中国籍配偶一起搭乘撤侨班机离开。但由于大陆的政策考量,这些提议一开始遭到拒绝,因而引发各国的批评,认为大陆强迫夫妻或母子分离严重违反人道精神。后来陆方政策调整,日本在第四班撤侨专机上,即搭载了一百二十多名中国籍配偶和亲属。绿营人士一向批评大陆罔顾人权,没想到一遇疫情,竟表现得如此悖离人权价值,令人遗憾。

除了绿营医界发起的连署,面对武汉接运专机,坊间也出现各种光怪陆离的说法。诸如:包机是“生化炸弹”,中共亦欲藉此让疫情在台湾扩散;或者“我们要撤回的是同胞,不是病毒”,似将滞留湖北的台胞视为“病毒”而不是“同胞”了。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有些因出自医界人士之口而广泛流传,使得社会上对撤回台胞一事对立日深。

对于这种风向,蔡政府的作法也立刻迎合。阁揆苏贞昌第一时间大表“震怒”,怒批“下不为例”,并提出接运台胞的四大原则,包括弱势优先、登机前检疫、提供完整名单确认,及政府对政府或两会协商。但口头强硬,其实无助解决实际问题。民进党政府上台后,两岸协商机制处于“已读不回”状态,四大原则的第四点“政府对政府”几可确定沦于官方口水。苏揆的震怒,不过在满足绿营的情绪宣泄罢了。

值此疫情高峰,陆方的作法可议之处不比民进党政府少。从一开始对疫情的隐匿,到整个专机接运作业不让我方人员参与,仅由陆方和台湾民间人士主导,导致台湾民众对检疫过程和优先登机名单的不信任。若陆方宣称“一切以防疫优先”属实,为何不让台湾医护人员参与检疫?

首批接运包机三日返台,迄今已十日,原本预定的后续航次皆遭取消,数百台胞继续滞留湖北。在此期间,新冠肺炎的疫情发展又有了新的变化。首先,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人员感染愈发严重,犹如海上集中营;其次,自武汉撤返日本的上千日侨中,确诊感染者达二十多例;第三,武汉已发生确诊之外籍人士死亡的案例。

由此可见,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日益恶化,已是不争事实。政府和民间要求,“撤回台湾民众应考量医疗资源分配”,确实不无道理。但除非政府决定不再专机撤回,且禁止所有在大陆的台胞返国;否则,早一天接运,即早一天降低健康台胞遭感染的风险。这不只是基于人道考量,也是务实的防疫考量。对大陆而言,也有助于疏解医疗资源的紧张,可说是双赢的局面。

明明可以共创“双赢”的决策,两岸却互相指控、互相猎巫,互相把对方妖魔化;这是意气多于专业,政治大于防疫。如此“刷仇恨值”,除让双方互信更低外,也让上千台胞坐困围城面对死亡威胁,也让更多百姓觉得愤怒。两岸政府请多点理性,多想想百姓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