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急外交战疫情面对全球排华逆流

字体大小:

作者:江迅、袁玮婧

来源:亚洲周刊

国家有边界,疫情无国界。在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全球一体化时代,公共卫生没有国界,全球是共同命运体,任何国家都难以独善其身,唯有共同有效遏制疫情扩散,才能护佑各国共同福祉。面对汹涌多变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冠肺炎)袭来,大多数国家驰援中国战“疫”,国际合作见真情;不过,疫情掀恐慌,也有一些国家的政客在疫症面前忙着吃“人血馒头”,掀新围堵主义,煽动排华仇中情绪。从新型肺炎症,到新型恐中症,中国在外交上该如何因势而动,应对困局?疫情考验中国抗疫应急外交,做好自己,无需担心世界歧视中国。

所谓应急外交,就是面对突发事件或危机而开展的外交,这正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体现。这场应急外交要发挥公共外交和卫生外交的作用。大年初一,一月二十五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明确“把疫情防控工作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会议决定中央成立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向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派出指导组。中国抗疫防疫工作出现拐点。是日晚上,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主持召开外交部首次应对疫情工作专题会议。自此,疫情初期外交工作显得手忙脚乱、疲于应对,外交部记者会词不达意窘局开始扭转。到二月十日,王毅主持召开外交部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自二月一日起统计,王毅与巴基斯坦、印度、新西兰、俄罗斯、马来西亚、土耳其、德国、苏丹、伊朗、沙特、泰国、坦桑尼亚、叙利亚、印尼、埃及、法国、塞内加尔等国外长、副外长,就疫情通电话。如此频密与各国外长通话,在中国外交史上史无前例。

二月三日,外交部在微信群召开鼠年第一场例行记者会。这也是有史以来首次在网上召开的外交部记者会。据外交部新闻司官员透露:“考虑到当前形势,为了确保记者们身体健康,同时方便记者们及时了解中国外交动态,外交部自二月三日起,于每个工作日下午三时举行网上例行记者会。”网上记者会隔离了病毒,但没有隔离职责。在三日的六十五分钟“群聊”时间里,发言人华春莹回答了国内外媒体二十个提问,都与应对疫情有关。外交部在特殊时期创新工作形式,颇获网民好评,称“疫情防控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外交部『微信群记者会』开了一个好头”,“『微信群记者会』是一种全新探索,代表了一种务实新理念,很多部门都可借鉴”。

须取得国际社会理解支持

复旦大学联合国与国际组织研究中心主任张贵洪认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不仅是对中国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社会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巨大挑战,也是对中国外交特别是应急外交的一次考验。首先,要取得国际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在疫情发生后,外交等部门及时向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通报情况,分享病毒的基因序列等信息,从而有助于其他国家能够迅速作出诊断和采取保护措施,减少疫情的国际蔓延,必须重视透过驻外机构和国际媒体,客观且专业地解释这次疫情的起因和特点、目前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和行动。张贵洪认为,应急外交表现在第二个方面的是,要积极开展国际协调和国际合作。第三,透过与国际组织的合作转危为机。争取和利用国际组织的技术和业务资源,帮助中国更好地控制疫情。

有学者认为,不排除会有一些国家近期对中国出现的疫情采取过激反应,但只要中国自己能扭转疫情形势,这些情况便会改观。世界绝大部分国家和组织机构,没有理由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长期拿它来跟中国较劲。近期越来越多的外国航空公司缩减或取消进出中国航班,有的邻国关闭了与中国的边界。这些情况无需从政治角度解读。中国自己也在大规模缩减国内交通,“封省”、“封城”,社区封闭式管理,市民自我隔离。国际上对中国的疫情提升防控级别,不应解读为“歧视”。当然不否认国外有一些政客、一些低素质人对华裔采取公然歧视态度。疫情恐慌在某些场合引发的非理性过激言行,也会嫁接到当地一些人的排华心理上。

有舆论认为,面对中国出现的疫情,美国不会做出幸灾乐祸的事,但人们也难以期望美国会无条件帮助中国,会放松其遏制中国的谋略。美国协助中国抗疫的十七点八吨捐赠物资,包括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等,于二月四日送抵武汉,美方同时宣布会拨款一亿美元,资助中国和其他受新型肺炎影响的国家,还会派医学专家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考察团,到中国协助抗疫。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电话时表示将协助中国抗疫,但也不忘催促中国履行增加购买美国货的承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仍不忘抹黑中国,二月八日他在州长协会冬季会议上发表演讲,警示各州州长,中国在美国的外交人员、学术界、传媒机构和友好协会组织等,都有渗透美国各级政府的任务,中国对美国各州的渗透将会威胁美国的核心价值,要求各州州长与中国做生意时采取“谨慎的心态”,不要单独跟中国签订协议。之前,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有关“中国疫情有利于美制造业回归”的说法,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斥之为“疫情红利”而“不厚道”。罗斯的言论广遭国际社会抨击,被斥为“冷血”。

面对严重疫情,撤侨、断航、封关、暂停签证是基本手段,美国的表现最为活跃。尽管白宫和美国卫生部的评估是“此疫情对美国构成的安全威胁仍低”,但特朗普还是于一月三十一日颁布行政令,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美国中断飞往中国的航班,拒绝​​所有中国人及十四天以内去过中国的人入境,但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直系亲属仍可入境。美国带了头,随着疫情蔓延,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日本、越南、朝鲜、韩国、菲律宾等国都相继采取了限制行动。有评论认为,这场疫情成为考验彼此友谊的试金石。不过,更多评论认为,任何对防止疫情向本国蔓延的措施,严谨一点总比保守的做法更加安全,毕竟是人命关天的病毒传播。

在美国,一股辱华排华情绪不时出现。《华尔街日报》日前刊文妄称“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美国参议员汤姆‧柯顿(Tom Cotton)一月三十一日在推特上发文,称“虽然目前尚无法得知武汉新冠病毒的来源”,不过他随即点出武汉目前拥有中国大陆唯一一座生物安全四级的超级实验室,暗指新冠病毒出于中国有意制造,指控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对此,复旦大学城市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苏虹认为,在美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着“『武汉肺炎』是中国的生化战”、目的是以此控制世界的谣言。对这种传言人们不会当真,但不厚道,透过这些事,也让许多人更看清美国一些政客的嘴脸。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引发关注,令人忧心的是,多国近日相继出现针对中国公民和华人的侮辱、歧视言行,甚至有暴力个案。早些时候,有少数西方媒体攻击中国对疫情“反应过度”,甚至“侵犯人权”。有舆论反击称,这一说法只是西方教科书中对中国制度的惯性丑化,舆论批之为典型的“趁人之危、落井下石”,是“打着人权之名抹黑中国”,已丧失基本的伦理道德。德国《明镜周刊》更直接在封面标题写“CORONA-VIRUS: Made in China”,“病毒中国制造”。有网民抱怨说,难道哪天他国媒体也可以做一期“种族屠杀和毒气室德国制造”?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海外华人乃至亚裔人群受到歧视等不公正对待。食肆商铺不招待中国旅客,有中国游客遭当面侮辱和袭击。一名在德中国留学生一月三十一日在柏林遭两名女子殴打入医院。一位在剑桥的华人母亲表示孩子在学校多次被歧视言论伤害:“你是中国人吗?那你就有病。”法国地区报章《皮卡尔信使报》仿昔日“黄祸”歧视用语,一月二十六日头版标题写上“黄色警戒”配以戴口罩的华妇图片,引起公愤后道歉。澳洲《先驱太阳报》指“中国病毒熊猫地狱”,惹来澳洲华人社区逾四万六千人签署请愿书指控是“不可接受的种族歧视”……面对少数国家的个别人和媒体出现不友善甚至辱华仇华言行,有网友在推特上发起“我不是病毒”活动,多国主流媒体和舆论也纷纷谴责以疫情为借口的种族歧视行为,强调“病毒没有国籍”、“最严重的病毒其实是歧视”。在印度,一个名叫Brajesh Misra的记者在境外社交媒体推特上称,“武汉人正在家中大声呼救,这些人没有得到帮助和治疗,只被锁在家里”,新冠病毒疫情已经让中国人崩溃了,并配上了一段视频。对于听不懂中文的印度人,这视频看起来确实很像一群中国人在大声呼喊。不出两天,这个谣言贴在推特上获得五千多次转发、九千多个点赞,被不明真相的印度人扩散。不过,还没等中国人关注此事,《印度时报》已率先澄清这是则谣言。其实,这段视频在中国与国际媒体早就报道过了,黑夜中武汉人呼喊的是“武汉加油”。

多国加大辟谣反歧视力度

许多国家也纷纷加大了辟谣和反歧视力度。在日本社交网站上出现不少诽谤中伤中国人的谣言,包括“有发烧症状的中国人在关西机场拒绝受检逃跑”、“数千中国旅客乘邮轮前往福冈”等。日本厚生劳动省二月一日指出,希望民众勿被谣言误导,冷静面对疫情。还有小学致函学生家长,提醒讨论疫情时注意措辞,避免歧视言论。在法国,少数媒体出现抹黑华人言论,一些社区也出现针对华人、亚裔的歧视行为,社交网络上还涌现歧视题材的表情包。不过,法国主流媒体和舆论表明立场、谴责以疫情为借口的种族歧视行为。加拿大多伦多市长约翰.托里也警告加国华人有因病毒根源而“受到某程度的针对”之虞,要求避免二零零三年非典时期的种族主义重演……

一名十四岁日本女孩身穿中国旗袍募捐的视频在网上走红。二月八日、九日,女孩在寒冬中连续十二小时怀抱捐款箱,向路人九十度鞠躬,号召日本民众为武汉抗击新冠肺炎捐款。据悉,她母亲曾在北京、上海留学和工作,她因此从小游历大连等地交了很多中国朋友。疫情发生后,她第一时间报名当志愿者为武汉募款。近日常有同学问她:“中国不可怕吗?”她摇头说:“可怕的是病毒,不是中国。”

这是另一段早已爆红网络的视频,由意大利中意青年联合会发布。一名华人青年走上意大利罗马街头,打出“我不是病毒,我是人类,不要对我有歧视”的标语板,并蒙上眼、戴上口罩站在街边,希望消除外界对华人的歧视。起初路人围观拍照,后来大家纷纷走上前去给他拥抱,并轻轻替他摘下口罩,颇为温馨动容。

二月五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来访的柬埔寨总理洪森。习近平称,“在这个特殊时刻”,“患难见真情”。洪森说,“柬中是『铁杆朋友』”。据悉,四日洪森在韩国参加首尔世界和平联盟峰会时表示,希望在结束韩国访问后,往武汉慰问当地的柬国留学生。中方婉拒而提议改访北京。洪森便临时更改行程。二月六日,习近平应约同沙特国王萨勒曼通电话谈疫情。二月七日,习近平应约同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谈疫情。二月九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通电话,共商疫情防控。

战“疫”尤需国际集智。二月十日,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支国际专家先遣队已抵达中国。二月九日,俄罗斯政府向中方提供的二十三吨医疗援助物资运抵武汉,《俄罗斯报》十日发表社论《俄中患难与共》,并推出“中国加油,我们在一起”海报。一月三十日,韩国外交部表示,向中国紧急提供价值达五百万美元的防疫物资,韩国政府运送二百万只口罩、一百万只医用口罩、十万件防护服和十万副护目镜,于三十日开始运至武汉。日本外相最早宣布,“愿意全力支援中国”。一月二十九日,日本政府包机给武汉送来口罩、护目镜、手套、防护服在内的大量物资。日本东京都政府向湖北地区捐赠二万套“全套”防护服供医护人员使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防疫政治学”引人关注,许多日本网民不约而同在中国驻日使馆社交媒体账户评论区,给武汉加油、给中国打气。日本政府和许多地方、企业最早主动向中方捐赠口罩、护目镜、防护服等防疫物资,一些捐赠给武汉的物资包装箱上还印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的句子,千百年来流传的古偈语和古诗句,寥寥数语,却深深打动人心……

旅华美国作家长文挺中国

日前,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定居的美国作家马意骏(Mario Cavolo)撰写的长文,四千多字《我听到了一些怪异的声音,朋友们——把二零零九美国H1N1病毒与二零二零中国新型冠状病毒两场疫情对比》,中文译本在网络上疯传,原文二月五日刊载于社群网络及其个人主页。马意骏家族来自意大利南部,他父母移居美国,他生在纽约的扬克斯市。二十年前他从美国移居中国,如今和中国妻子生活在沈阳。

马意骏写道,二零零九年美国爆发H1N1猪流感疫情,那也是一场全球性瘟疫,全世界进入紧急状态,那场瘟疫使全球六千万人受感染,在当年就造成至少一万八千四百四十九人死亡,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二零一二年发布的报告,那场瘟疫造成的死亡人数最终达二十八万四千多人。“那场猪流感疫情在美国爆发时,我记得没有任何国家因疫情的扩散发表反美言论。当时美国花了六个月时间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有哪个国家警告其公民立即离开美国吗?没有。甚至在六月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世界进入瘟疫大爆发紧急状态时,也没有哪个国家发出过这样的警告。”

他说:“有一股十分怪异的邪恶力量正在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展开攻击,那些文章认为中国政府在感染人数上做了假。实际上无论哪个国家爆发瘟疫,统计数字很难做到绝对准确,甚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也难以做到这一点。当年美国爆发猪流感疫情时,感染人数也没有做到绝对准确,当时公布的人数大大少于三年后更新的统计数字。缺乏足够的医疗人员、缺乏足够的检测试剂盒、缺乏足够的药品、缺乏足够的防护装备……中国并没有试图掩盖这些问题,这些资讯每天都会出现在中国各家媒体上。”

他认为,许多人没有看到中国整个行政体系的执行力之强大,这个星球上应该没有任何政府能够有如此高效的表现。相反,某些人只是忙于抨击武汉地方政府的一些没有及时采取疫情应对措施的官员。是的,那些地方官员的确把事情搞砸了,但整个国家的政府不应因个别地方官员的不当表现受到攻击。马意骏认为:“全世界都应该为中国人发动的这场史无前例的、声势浩大的、全国性的疫情阻击战而鼓掌……那些针对中国人充满敌意的、政治性的、排外的、种族主义的言论应该都停止了。”

疫情是提升社会治理水平的最好教科书。过去十五年间五次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应对,没有哪一个制度拥有绝对的优势。中国与全球接轨,中国人更有机会走到世界各个角落。中国的抗疫应急外交正在推进。武汉肺炎引发的排华歧视现象,从医疗公卫角度观看,是不道德的,但从治理层面切入,中国确有需要深切思考的地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