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为难 日本如何面对冠病危机?

字体大小:

作者:张望

日本厚生劳动省2月13日宣布,日本首次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个案,且感染者从未出境或接触来自武汉的游客,标志着日本国内的疫情进入了新的阶段。 2020年,对日本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尚有不足半年,东京夏季奥运会即将开幕。然而,1月底在中国爆发的肺炎疫情,令日本措手不及。在如此重要的关头,日本究竟有无能力应对这场突如其来的肺炎风暴呢?

初期危机处理不算慢

和过去的政府对比,安倍在危机初期的反应不算慢。自2013年以来,在安倍的推动下,日本建立了相对权力集中的决策体系,首相官邸比过去发挥了更为快速决断的司令部功能。1月28日,日本就基于《感染症法》和《检疫法》,将新冠病毒列为“指定感染症”。1月29日,日本连续3天派出包机赶赴武汉撤侨,同时自2月1日起在各大关口启动防疫措施,禁止入境申请前14天之内有湖北逗留史的外国人入境。

同时,日本全国各地更热情地向中国运送援助,捐赠防护服、防护眼罩和口罩,令中国社会大为感动。例如,伊藤洋华堂等日资企业纷纷向中国捐赠大量医疗物资。东京都和大分市更宣布把防灾仓库储备的防疫服和口罩捐给中国,体现了日本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

顾及中国感受的防疫政治

不过,和美国相比,日本在2月初并没有完全拒绝来自中国的游客和航班。估计安倍政府有两层考虑:

一是日本的制造业和旅游业极为依靠中国,不能贸然全面切断和中国的联系。根据统计,2019年农历新年期间中国游客占访日观光客之首位,达到959万人,消费额高达1兆多日元,是日本观光业的一大重要收入。此外,日本国内不少产业(如日产汽车)都依赖中国。此次危机,已经令产业供应链出现停滞。据说,秋叶原的难电脑修理商都因中国工厂停工而缺乏零件,无法给日本客户及时修理电脑,可见日中相互依存关系之密切。

二是自民党政府内部需要顾及习近平4月访日的氛围。2月初,日本媒体曾一度传出习的访日恐因肺炎危机而暂缓。然而,据日本共同社2月16日的报道,日本外长茂木敏充和中国外长王毅在慕尼黑会面确认计划不变。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也会在2月28日赴日就习近平访日行程和日方协调,证明习可能将依原定计划如常访日。

需强化随机应变能力

2月9日晚,日本NHK电视台紧急播放纪录片探讨新冠肺炎危机。有日本专家强调,他们过去曾经到访过武汉的医院,感觉和日本的医疗水平相若。本次武汉方面处理出现混乱,主要是由于本次病毒在无病征的情况下也能传染,令追踪病毒传播途径极为困难,导致医护人员在危机初期疲于奔命。有专家认为,日本应该从中国的抗疫中吸收经验,而非一味指摘中国。然而,过去一周,日本国内感染人数不断上升,不少个案和“钻石公主”号邮轮并无关系,令舆论开始质疑政府初期的堵截不够彻底。此外,日本市面的口罩已几乎全部售空,也令人担心一旦传染爆发日本将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

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各地于2月16日依然如期举行马拉松大赛,其警觉性之缺乏令人吃惊。英国记者Richard Lloyd Parry曾在其着作The Ghosts of the Tsunami分析2011年3.11核灾时的一个案例:一群小学生因死板地服从校方应急手册而在位于海边的操场集合避难,导致全员被袭来的海啸淹没。该书指出,日本人坚忍和服从集体的民族性,在承平时期或者是可圈可点的优点,但在灾难来临时,过度的自我约束和缺乏独立思考,恐怕是极为致命的弱点。

如今,在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面前,日本社会亦需要尽快摆脱和平时代的散漫思维,料疫从严,果断应对!

(作者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国际教养学部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