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无祖国 防疫非内政

字体大小:

作者:陈美霞

去年12月底新冠病毒肺炎在中国大陆湖北武汉爆发后,虽然大陆用“封城”的严厉手段围堵这个陌生的新型病毒,但是拜全球化之赐,它并没有恋栈“祖国”,在短短未及两个月之内迅速散播到日本、韩国、新加坡、美国、意大利、伊朗等横跨5大洲的50多个国家,新冠病毒在全球的传染已成了燎原之势。

传染病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传染病的防治是公共卫生体系的工作。世界各国公共卫生体系包括它的组织、政策以及法律,传统上都是立基于主权、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主权国家原则,为保护本国人民的健康而设计的。但是与这个原则成强烈对比的是:病毒无祖国。

无论是如今的新冠病毒,还是2009年在全球大流行的H1N1新流感病毒、2005年在世界许多国家造成威胁的H5N1禽流感病毒,或2003年流行于亚洲几个国家及加拿大的SARS(这些都是新兴传染病病毒),一律无视国家主权、领土、疆界的神圣,有如孙悟空大闹天宫般,在全球许多国家之间大肆流窜。可以说,病毒无国界的传播,颠覆了人类社会行之已久的主权国家概念及建构。

在新兴传染病快速“全球化”之下,仅为本国人民的健康需要而设计,仅关注、处理“国内”公共卫生问题的传统公卫体系面临严峻的挑战:新兴传染病的病源探讨、疫情监测、通报、疫情发布、调查、诊断、疫苗与药物研发、疾病传递模式、临床症状与治疗模式的研究、死亡率评估、旅游警示、防治准则及措施等等大量工作,如果依旧遵循往常视为当然的神圣主权原则,仅局限在“国内”进行,把防治工作视作纯“内政”,已经无法有效防治在许多国家之间流行的新兴传染病。

无祖国的病毒快速流窜于世界几十个国家的现象,使得国内/国际、领土/非领土、境内/境外的分野逐渐模糊,为了有效防治这些新兴传染病,“主权国家”被迫必须 “跨域治理”、“跨国治理”。

然而,主权问题偏偏是民进党政府最敏感的神经。台湾防疫政策制定者的首要考量仍是传统的主权原则,而不是因应无祖国的病毒而形成的“跨域治理”合作原则。在传统的主权原则下,许多引起社会广泛争议的防疫政策就出炉了:对陆生与大陆籍旅客采取关门措施、搁置接回武汉台胞的包机、严禁医事人员出国前往中港澳地区等等,这些政策无视新兴传染病快速流窜世界,早已冲破国内/国际、领土/非领土、境内/境外分野的现实,因此在台湾社会徒增困扰,却缺乏防疫效力。

在公卫史上,公卫体系的组织、政策与法律一向与时俱进,防疫政策及措施也是如此。既然新兴传染病的全球化颠覆了传统的“主权国家”概念与建构,防治新冠病毒的政策与措施也应该接受“无祖国”的新冠病毒的挑战,迈向跨域治理、跨域合作的新路径。

(作者为台湾公共卫生促进协会常务理事、国立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特聘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