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反弹须严防 歧视湖北欠情理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受疫情重创的湖北省,连日来新增确诊病例只有零星几宗,湖北省宣布除武汉市外,全省对外道路和交通全面开放。滞留湖北的外地人和出外打工的湖北人,在被困63天后,理论上可以启程离鄂,但由于各地执行的政策不一,湖北人在不同地方受到的待遇迥异。希望在武汉市下月8号解封前,国务院及时将制度协调好,惨遭病毒蹂躏的湖北人,经不起再次受到不公的对待。

从1月底到2月中,湖北省每天的新增确诊病例都是4位数,到本月11日起降到单位数,从18日至今除每天有1例之外,连续接近10天零增长,显示疫情确实受到控制,再也没有理由继续限制湖北人自由流动。湖北省宣布自本月25日起开放,然而,出师不利的原因并非新冠病毒,而是由于无知的偏见,以及各地政府之间缺乏协调。

为湖北人出行

两省警察打架

3月27日,湖北和江西两省警察因湖北人出行发生冲突,两省交界的湖北黄梅县有40万人出外打工,都是跨过大桥经九江进入江西,再到广东或者浙江,冲突的起因是江西省对湖北省发出的健康证明要多办一道手续。

湖北人出省,与所有内地居民跨省流动一样,都需由原居地提供健康证明,但由于湖北省疫情比其他省份都严重,确诊病例占全国总数的83%,而且也是最迟受到控制的,其他省份对于湖北人的“忌讳”,事出有因,即使湖北省的疫情确实受到控制,人们的戒心很难一下子彻底改变。

取得由原居地发出的健康证明,按理到达目的地就毋须再接受隔离,广州和深圳对待来自湖北的旅客,确实是这样做的。但有些地方却另有政策,如北京要求来自湖北的旅客,必须提前登记,并且要求计划前往的居住地派人来接走,保证落实居家隔离14天的监督责任。之前还发生过运送劳工到上海的专车,被上海市警方以湖北车牌的车不准进入为由挡在城外。这些都只是制度上的歧视,更甚者是无形的歧视。

一名来自湖北的孕妇,在广东惠州做产检,被医院拒绝。很多湖北人投诉,在北京和上海租屋,屡吃闭门羹。一些城市甚至出现“湖北回来的人都是定时炸弹”大幅标语,虽然后来被除下,但歧视之严重程度可见一斑。

其他省份对湖北人“避之则吉”的原因,更多是来自于严防疫情反弹的压力,刚刚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发出指示,称疫情持续向好“成绩来之不易”,“要继续抓紧抓实抓细疫情防控各项重点工作,不断巩固和拓展疫情防控成效”。任何一个地方领导,也不敢冒风险掉以轻心。不但政府机关会严防死守,商业机构亦怕有新的确诊病例会影响整个复工计划,加剧经济损失。新冠病毒确实传染力强而且十分“狡猾”,不少没有病征的感染者,也能够取得健康证,广东佛山新近一个确诊案例,就是从湖北到佛山后才出现病征的。

放松心情太早

须防疫情反弹

目前全国的疫情确已得到缓解,人们的心情放松了许多,他们急于回复到疫情发生前的正常生活状态,对于人群聚集可能带来的风险减少了戒备,商业运作也急于弥补过去两个多月封城造成的损失,政府则处于一方面希望刺激消费,另一方面又怕疫情再爆的矛盾心理。此时要是全民麻痹大意,确实容易会使控制疫情功亏一篑。

然而,根据确诊的数据,已经无理由再限制湖北人出行,况且马上要进一步放宽,4月8日武汉要解封,而湖北人在外地却仍受到不必要的“另类”严苛对待。目前由于各种交通工具的线路和班次尚未全面恢复到正常水平,高铁要求乘客隔开距离也降低了运力,导致很多有必要外出找工作的农民工大军还在观望,只有那些滞留在湖北的外地人,以及必须尽快返回原工作岗位的员工,才会急于出行,但仍一票难求。

问题在于其他省份对湖北各城镇发出的健康证明没有信心,造成这种“信用危机”的原因,是有乡镇政府有把人送走的诱因,而检测不严,同时也有标准不一的问题,小城镇的检测水准是否及格等等,都难令人有信心,由更高层级的政府发出健康证明,则会为出行者带来更多的手续和更大不便。此时,中央政府有必要介入,起码在统一标准以及抽样检查以提高信用程度方面,还是可以弥补不足的。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亲笔写陈情书称,“湖北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这是动之以情、晓之以义的做法,善意盈盈,但还需要政策的配合,运用更高的标准去测试出行者的健康状况,才能既保障湖北人的健康,也能提高健康证明被接受的程度,这样才能真正帮助湖北人在出行时受到公正的待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