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输了?

字体大小:

作者:叶家兴

1775年3月23日,苏格兰裔的维吉尼亚州州长亨利以“不自由,毋宁死!”口号,激励殖民地人们加入独立战争,结果成功打败大英帝国。但245年后的今天,这句口号可否帮助人们打赢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呢?或者,适得其反?

美国时间周四晚上,在连续几天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日增万宗以上之后,美国在总确诊人数上超越中国大陆,跃居世界第一。当天上午,美国劳工部数据才发布,上周约328万人申请失业救济金,不但比前1周28万暴增300万人,更是1982年前次纪录69.5万人的5倍之多,疯狂缔造了历史新高。

过去1周,联邦及许多州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企业、学校为减缓新冠病毒传播而关闭,然而,疫情仍然以指数的力量快速扩散!如果哈佛硕士、牛津经济学博士丹比莎.莫约重新写作《西方如何没落》,她可能可从新冠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中得到更多的数据与例证。

在金融海啸后不久出版的《西方如何没落》,莫约主要在书里探讨中美经济消长的问题。二战后美国经济曾占全球30%以上,中国只占5%;然而最近资料显示,中国所占比率已急增至19%,美国则缩小至24%。除中国本身自强不息外,莫约认为美国经济地位下降是咎由自取。多年来错误的公共政策,以及错误的资本、劳工和资源配置,导致一方沉沦而另一方跃升。

莫约出生成长于非洲国家尚比亚,过去她也多次在TED演讲中探讨中国模式是否足以为新兴国家模范?她认为对为数众多每日生活费在1美元以下的人们来说,“公民权或食物”(franchise or food)的选择几乎是无庸置疑。西方模式着重私人资本主义、自由民主、政治权利优先,固然有其吸引人之处,但着重国家资本主义、淡化民主、强调经济权利优先的中国模式,似乎更能帮助新兴国家对抗饥荒的战争。

对抗瘟疫的战争,又是另一场中西发展模式的竞赛。根据《纽约时报》引述《规则制定者,规则打破者:紧密和松散的文化如何连接世界》一书作者盖尔范德的观点,在那些有过饥荒、战争、自然灾害及瘟疫爆发历史的国家,已经学习到几个世纪以来的惨痛教训:严格的规则和秩序能挽救生命。反之,很少面临这类威胁的文化(例如美国)拥有放任自由的奢侈。她认为病毒的轨迹不仅是公共卫生的问题,文化的影响也一样大。为了更好防疫,西方松散的文化设定必须做出重大转变。

虽然疫情仍未过去,不过目前看来,强调国家积极作为,以极端手段切断交通,并高速整合医疗资源,对疑似个案快速筛检、隔离的中国模式,短期似乎更能有效控制疫情。当然长远来看,中西模式的竞争消长,无法仅从1周或几个月的数据优劣来判断,何况供应链与民间经济体系的抗压能力能否健康存续,也需要更长的时间检验。但无疑对经济弱势群体或染疫亟需医疗资源的人们而言,分秒必争,而争一时或者百倍重于争千秋!

(作者为香港中文大学金融系副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