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场”抗疫各国乏力G20视频峰会态度积极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上周四(3月26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跟不少世界各地困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的普罗大众一样,透过视频会议“工作”,举行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特别峰会。他们承诺将“不惜一切”(whatever it takes),尽力“克服疫情大流行”与“减少疫情对经济与社会的损害”。不过,在各国领袖忙于各自国内抗疫之际,这个代表全球经济产值近80%的国际合作架构暂时只能发挥其团结全人类对抗新冠肺炎的象征性功能。

新冠疫情横行全球,经济衰退压力几乎前所未见,各国领袖与国际组织的头面人物为求挽回民众信心,都极其努力地尝试重演2012年时任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成功让欧元区暂时避过解体危机的那一句“不惜一切”。太多的空头支票使得这一句话的价值愈来愈低。不过,德拉吉的接班人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早前没有表明要“不惜一切”救市,因而引起欧洲债市“大地震”——从这一角度来看,有“不惜一切”的表态总比没有好。而G20在其共同声明中两度提及“不惜一切”,当然是锦上添花。

各国摩擦稍缓和

正如G20各国领袖所言,应付新冠疫情,需要一个“团结、透明、积极、有协调、大规模且基于科学的全球性回应”。可是,也正如G20的声明所示,其实目前各国可以共同作为的空间依然不多。

国际卫生合作的框架长年只在于世界卫生组织(WHO)。然而,面对各国政治体制、文化、医疗制度、生产能力各异,世卫连提出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详细抗疫指引也难成事,遑论协调各国资源去解决每一个各自不同的抗疫难点。专营国际医疗卫生政策的世卫尚且如此,更何况原本宗旨在于世界性金融、经济管治的G20?因此,在抗疫的直接合作上,各国除了表明会互相协助、交换讯息外,最明显的动作只在重申对世卫在资源上的支持。

在守护全球经济的层面,G20领袖宣称将会为世界经济注入超过五万亿美元,并会“继续进行果断且大规模的财政支持”。上周五(3月27日),单是美国一国便已通过了超过两万亿美元的救市政策,而德国上周三(3月25日)也一口气打破了其“黑零”(black zero)的财政平衡原则,承诺花费总额可高达7,500亿欧元、针对雇员与企业的救市措施。加上其他国家动轨百千亿美元计的“水龙头”,这“五万亿美元”绝非空话,且也难得落实得这般迅速。然而,面对即将到来的全球经济压力,只怕五万亿之巨也仅是杯水车薪。

而且,面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增加其借款能力一倍以助各国抗疫的要求,G20领袖的声明却只说会与IMF合作,并煞有介事地点明这种合作要在IMF等国际组织“现有的授权框架”下进行,似乎暂时无意进一步透过类似的国际架构以不同往常的方式支援各国。在各国忙于各扫门前雪的当下,进一步的实质跨国合作,依旧是难以期许的。

值得肯定的是,在G20领袖开会之后,各国因新冠疫情问题而产生的既有磨擦明显地减弱了一些。早前未经通报或咨询就单方面对欧盟封关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G20会议后与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rcon)再通电话。马克龙指双方有了“很好的讨论”,表示两国正在为对抗疫情的新招数作准备。

另一方面,因疫情相关言论针锋相对而转差的中美关系,也因为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上周五进行的另一场通话而缓和下来。习近平表示,中美应该团结抗疫,中方愿继续毫无保留地同美方分享信息和经验;特朗普也没有再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并赞扬“中国经历了很多,对病毒发展出深刻的理解”,又称中美正紧密合作,表示对中国“非常尊重”。

点出问题的症结

虽然各国领袖未宣布进一步的实际合作,但他们点出了此次疫情横行所带出来的的问题症结:全球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困难,以及新冠肺炎所带来的经济打击,其实是二为一、一为二的国际货易问题。

G20领袖表明将努力保证“关键医疗用品的流通”、“关键农产品、商品与服务的跨境运输”,以及解决“全球供应链断裂”的问题。这当然是良好愿望,然而在新冠疫情的危机当中,各国暂时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难以有系统地调整这些问题背后的全球贸易架构。不过,当G20能够如此明确点出问题所在,我们离问题的解决当然又近了一步。

在欧美各国面对医疗物资短缺的困难之际,医疗设备和药物的国内生产能力成为关键议题。除欧美各国都在极力争取从中国进口诸如呼吸机等医疗设备外,不少国家政府也陆续惊觉自身医疗产能极低、过度依赖外国进口,例如美国有超过90%的抗生素、维他命C、布洛芬消炎药等来自中国,而且这还未算上美国从其他国家进口、包含中国制成分的药物。

中国此刻的疫情似已受控,并能向外国输出医疗物资。可是,在韩国、德国、印度、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因新冠疫情而禁止部份医疗产品出口之际,如果医疗产品的生产与贸易继续由资本和市场规则主导,各国继续欠缺政策主导及产业规划,那诸如疫情乃至其他公共卫生危机袭来时,恐怕还将重蹈覆辙。

另一方面,在全球供应链断裂的问题上,解方亦是同一路向。在全球化驱使各国发挥其比较优势的趋向下,诸如汽车、电子产品等复杂制品的供应链已成为了环环紧扣、缺一不可的繁琐结构。在“及时制度”(just-in-time)的生产模式之下,供应链畅顺运行已是全球经济的关键,一环出错则全链停摆-换句话说,这正是所有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问题。

这显然不是逐利的资本能轻易解决的问题,毕竟这一套神秘的供应链之所以如此神秘,正因为它是各个只为自利出发的个别行动集合造成的结果。在各国重回“前全球化”时代已不再可能的今天,这也只能靠国与国之间某种程度的协调去解决。以全球经济管治为主打的G20,在此等问题的解决上,必然有其重要角色。只不过,此等结构性问题,还需待疫情稍减之后才能真正获得处理。

趁峰会稍作喘息

目前,G20国家除了自身的抗疫之外,也特别关注发展中国家的状况-特别是非洲国家与小岛国家-以及难民或被迫迁徙的人口。发展中国家的医疗系统和经济实力未必有能力应对新冠疫情,当然是国际的关注重心。然而,在更为功利的层面上,发展中国家若迟迟未能压制疫情,将会成为全球防疫的隐患,毕竟在全球化的年代,我们已经没有、也不能有滴水不漏的边界。

同时,如果G20能够有效推动支援发展中国家与难民抗疫的国际合作的话,这也许会成为国际社会日后进一步统合医疗卫生政策的蓝本。正如一些陆路交通不便的非洲国家率先以无人机向病人输送药物一般——最先进的解决方法,并不一定出现在最先进的地方。

人们对这次G20视频峰会的期待一直甚低,一大原因在于视频峰会迫使各国领袖在所有人众目睽睽之下讨论,失去了部份领袖也许巧妙地在走廊或厕所碰上而私下计议的机会。这也许是这次峰会并未能为世界带来实质政策改变的其中一个原因。不过,一众领袖像你我一般,透过一个颇为挤拥的萤光幕远距离沟通,也见证了在自然的法则之下,你、我、特朗普、习近平,以至于你可能最讨厌的世界政治人物,其实也是生而平等的。也许,这也是此前互相颇为不满的领袖,在此次视频峰会的特殊经验之后,愿意向对方释出善意的原因。

这一场G20视象峰会既是积极的,又是乏力的。积极在于人们终于认识到疫情的严重性,明白到风雨同舟的客观现况。乏力则在于即便认识到跨国统筹疫情、财政措施及宏观经济政策改革的必要,目前也只能忙于“救火”。

从这个维度来看,此次G20特别峰会或许只是各国经历抗疫“上半场”之后稍作喘息的间隙,跨国协作也要待各国至少熬过疫情肆虐之后,才能有余力在“下半场”发力。

值此时,也希望这场G20特别峰会的符号性意义,能在未来数月的抗疫关键期内,成为美国哲学家希尔勒(John Searle)口中“世界配合思想”的关系,促成国际管治的正面结构性变革,让人对11月的正式年度G20峰会有更高的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