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反对欧元债劵救经济 意大利感到被背弃?

字体大小:

01观点

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累计个案已突破78万宗,逾3.7万人死亡,成为自1918至1919年H1N1流感大流行以来,最严峻之公共衞生危机。病毒从东至西,于欧美大规摸爆发,亦触发环球股灾,急挫速度远高于2008至2009年金融海啸,达至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程度。在此全球经济衰退迫在眉睫下,欧盟龙头大国德国上周通过合计1,560亿欧元之附加预算案刺激当地经济,并提供总值1.8万亿欧元之经济援助。然而其表兄弟,遭疫症打击最严重之意大利、西班牙则巧妇难为无米炊。意大利于疫情前早已负债累累,其负债率为国民生产总值之130%,亦令其未有足够财力挽救经济。

意大利著名旅游名胜威尼斯及金融工业重镇米兰早已于3月初封城,却仍无法阻止疫症扩散。其后总理孔特宣布布锁国,由都灵至巴勒莫,全国国民禁足隔离最少至4月3日,意国所有经济生产几乎陷于停顿,令本来疲弱之经济雪上加霜。外界预测意大利将再陷入衰退,本年度国民生产总值将跌1.2%。为此孔特月中宣布250亿欧元之“关怀意大利”(Cura Italia)方案支援医疗系统及中小企,但国闭财困下,要挽救意大利危在旦夕的经济,不得不依靠经济条件较佳之欧盟表兄协助。

欧盟委员会早前取消成员国之借贷条件,令信贷风险较高的意大利、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皆可任意举债。然而由于银行担心再重蹈2008年覆辙,不敢轻易批出贷款,如当年触发欧债危机之希腊亦难以举债,直至欧洲央行出手作担保方暂时平息。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虽称藉斥资7,500亿欧元于各类债劵提振欧洲经济,然而这远远满足不了意大利需求。孔特再次提出发行欧元债劵,并称之为“冠状债劵”(corona bonds),以协助深受冠状病毒疫情打击之国家重振经济。

“冠状债劵”胎死腹中

其实发行欧元债劵概念早于欧债危融机时已曾提出过,以期挽救希腊经济,但遭欧盟主要成员国德国否决,总理默克尔更声言其在位一日都不会出现欧元债劵。不过多年光景过后,欧洲经济经历了比当年危机更巨大之滔天巨浪,德国铁一般之立场亦受国内外抨击。七名德国经济学家刊登评论文章称强者要协助弱者,建议为无法进入资本市场之成员国发行总值一万亿欧元债劵,甚至连德国央行亦一转其保留态度,连同拉加德游说德国政府支持“冠状债劵”方案。

然而德国财政部始终如一,尚未讨论便称“冠状债劵”方案已胎死腹中。荷兰、奥地利、芬兰亦持同样态度,认为有多项措施可援助意大利等国,发行债劵多此一举。上周四(26日)欧盟27国财长举行视像会议更加激辩六句钟,支持“冠状债劵”之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爱尔兰、斯洛文尼亚、卢森堡九国据理力争,而德、荷、奥、芬四国则不为所动。最终会议未有共识,意大利财长空手而回,亦令水深火热之意国人民大感失望。

富有国家对此的忧虑不无道理,担心会打开大规模发行债劵之潘朵拉盒子,令富有成员长期要为其穷表亲埋单。就算欧盟各国达至共识,方案亦极可能最终于各国国会中被否决,令欧元统一发行债劵失去意义。欧盟在此成立以来最严峻之经济危机中,仍陷入富国与穷国之争论之中,无法达到共识,亦再次暴露欧盟体制之缺陷。孔特警告若欧洲不能应对此史无前例之挑战,将直接威胁欧盟成立之初之核心信念,整个欧盟体制会失去其存在意义。

欧盟不顾南部穷表亲?

事实上孔特的警告刺中欧盟面对此困境之核心:若欧盟并非建基于共同援助之欧洲概念上,继续在一起又有何意义?然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一边称与意大利人同在,一边于上周六一篇报道中直指“冠状债劵”方案仅为“口号”(Schlagwort),惹来意国震怒。要知本身为德国人的冯德莱恩意外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前,一直于默克尔内阁出任部长,为默克尔之心腹。冯德莱恩的言论令意国人民再次感到遭欧盟背弃,亦再次对德国把持欧盟体制,对穷表亲阔佬懒理之态度深感不满。

金融海啸引发欧债危机后,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便是于德国、荷兰等国主导下,经历甚为艰苦之紧缩政策。上次之经济危机已令各地民怨四起,多股反欧盟反建制之民粹主义冒起并集结,严重威胁欧盟之稳定,更导致主要成员国英国脱欧。疑欧民粹主义于意大利尤其猛烈,2018年大选便由五星运动党及极右联盟党胜出共同组阁,其后一直为财政预算一事跟欧盟抬杠,现时另一个疑欧反建制之极右政党兄弟党更于民调中急速冒起。

当中国、俄罗斯,甚至古巴纷纷派医护人员来助,布鲁塞尔之技术官僚仍以寻求全体成员一致同意之共识的慢条斯理,甚至挂上不屑其南部之穷表亲一副懒理死活之嘴脸,一再重蹈覆辙而背德离心,一场更烈更猛之反欧盟风潮势将来临。届时意大利等国一旦步英国脱欧后尘,欧盟失去的将不止是存在意义,更是存在本身。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