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硬封锁欲扭转疫情 西方目光聚焦意大利

字体大小:

作者:叶德豪

在流行病学家的理想世界中,只需要全球近78亿人持续地互相保持三米以上距离两到三个星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就会灭亡。可惜,现实中每个国家在落实社会疏离(social distancing)的政策与执行能力上有巨大落差。

不过,如果连意大利这样一个崇尚个人自由、视违规为法规存在理由的国家,也能强硬封锁全国而扭转疫情的话,目前普遍困在家中的西方公民,甚至是因经济考虑而另有他想的政客,也许会因为看到黑暗之后的黎明而坚持下去。

截至上周六(3月28日),意大利确诊病例突破9.2万,死亡人数超过1万人,不过同期每日新增确诊人数百分比已连续六日回落至单位数,并呈下降趋势。[3月31日更新:截至3月30日,意大利确诊病例升至超过10.1万人,其单日新增病例百分比已跌至4.1%。]在经历近三周的全国禁足令与封锁政策后,此趋势似乎显示出意大利已渡过疫情第一波爆发的至暗时刻。

若果真是如此,未来的意大利将成为另一个韩国,其抗疫重点将在于如何防止疫情再度在诸如意南等地区爆发、如何提升现有救治、检测和追踪病毒的能力、如何在不引起第二波爆发的情况下让民众生活与经济生产活动回复正常、如何阻止疫情从境外输入等后续问题。

如出一辙的疫情轨迹

意大利的抗疫成效之所以为西方的关注重点,是因为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情况,与西方大部份国家正在经历的如出一辙,所以其抗疫经验尤具参考价值。

正如目前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喻为未来新冠疫情大流行中心的美国一样,意大利早在1月底就检测出首宗新冠病毒的输入病例。可是,两地的应对策略只是简单地向来自中国的航班或曾到访中国的入境旅客实施封关措施,将当时已传播至少一个月的新冠肺炎当作一个远在天边的问题。类似的情况在欧美各国极为普遍。

然而,根据一篇早在2006年于《自然》(Nature)学术期刊发表的流感大流行研究,在疫情流行30天后进行有效程度达99.9%的封关政策,其实只能最多押后疫情大流行42天,而不能完全阻止本土传播。这些对地球另一边疫情淡然处之的西方国家,就因此错失作好充分准备的时机,为日后医疗系统超负荷的惨状种下祸根。

同时,民众的漫不经心也经由政客的言行影响全国。在意大利,直至2月27日,即伦巴第地区(Lombardy)11镇封城的第四天,执政民主党的党魁津加雷蒂(Nicola Zingaretti)却亲自到访米兰,声言“经济比恐惧强大”,呼吁民众继续“外出饮酒、喝咖啡、吃薄饼”。在美国,到了2、3月之交,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在宣称疫情“会奇迹般消失”、将新冠病毒比为流感,更指疫情是民主党的“新骗局”。

随着疫情迅速发展成不能靠出口术压止的大流行,民众也逐渐倾向接受强硬政策。意大利3月4日进入全国停课;8日对北部多省1,600万人落实禁足令;9日将禁足令推展至全国;11日更下令所有非必需品商店食肆停止营业,随后再逐步关闭非必需的工厂。类似的政策陆续得到西、法、德、英等西方主要国家跟随。特朗普到了3月11日终于觉醒疫情严重,发表全国抗疫演说;13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16日更发出为期15天的全国禁足指引,得到全国各州陆续以不同形式响应。

为“经济黑夜”设限期

然而,由于外界预期美国经济将会在第二季收缩高达24%、失业率或将升至30%这个超越大萧条的水平,特朗普上周不断强调“治疗不能比问题本身更坏”,声言要在4月12日复活节前让美国回到正常生活。

此等言论掀起西方舆情对抗疫经济成本的争辩,也显示出西方国家领袖面对各行各业停工时所遇上的政治难题。例如意大利总理孔特(Giuseppe Conte)在封锁全国以来,就一直困身于以安全为由呼吁停工的工会,以及纷纷争取成为必需行业的商业团体之间,不得不说“只会把我国的生产机器减慢,不会使它完全停止”。

对于正走上同一抗疫轨迹的西方民主国家而言,意大利疫情好转的重要意义在于,这将能给予封锁性的强硬抗疫政策一个可供参考的限期,“经济黑夜”的道路尽头终有曙光。本周意大利疫情发展如何,也许连向来不太看重欧洲的特朗普也不得不密切注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