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科学让美国吃了苦头

字体大小:

作者:张慧英

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主任佛奇遭到人身安全威胁,联邦司法部因此授权卫生部为佛奇提供随扈,这正反映了美国极右反科学派如何强势,又如何干扰了新冠肺炎的防疫。

导火线是在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对疫情说得过度乐观,接着当特朗普把国务院戏称为“deep State Department”时,一旁的佛奇先是低头,接着左手抚额再摸脸,似乎不以为然又无可奈何。在防疫初期,特朗普的说法常常和佛奇相冲突,极右特粉原本就认为疫情是想拖垮特朗普选情的阴谋,佛奇的动作也许并没有太多意思,但极右川粉看了却十分不爽,说他是秘密反特朗普团体“深层国家”(deep state)的成员,右派网站还把他9年前发给希拉蕊助理的信翻出来作为佐证。佛奇在接受《科学》期刊专访时说:“我又不能衝到麦克风前把他推下去”,这更激怒了极右团体。

包括势力强大的福音派教会、福斯新闻等在内的极右派,指控民主党、媒体和公卫专家故意夸大疫情,主张封城停业以打击国家经济,其阴谋是为了让特朗普无法连任,现在唯特朗普是瞻的共和党不是附和就是不敢有异议。网上有70几个#FauciFraud的推特帐号,每天各狂发几百则推文扣帽子痛批佛奇。政治干扰防疫,尤其是不理性的反科学极端团体强势带风向,是美国未能及早阻挡疫情的深层社会背景。

这些极右派之前就打过不少战役,例如质疑气候暖化是否存在,这背后,则是产业是否需要为减碳而增加成本影响收益。特朗普在意这些铁粉的支持,也在意美国的经济获利,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正是一脉保守、反科学、保护美国短期经济利益的思路所致。极右反科学派更早时还坚持神造论,反对学校上课教进化论,并提出多起诉讼,这些团体并提出“智慧设计论”(Intelligent design),作为神造论的进阶版。

一开始特朗普和他的同温层伙伴真的轻忽了疫情,只顾着隔岸观火指责中国,特朗普甚至说只会死几个人,病毒也会奇迹般地消失。直到近两周特朗普才惊觉大事不妙,科学模型推测出来的数据是,即便美国做了所有的防疫努力,到8月中还是会有10万至24万人死亡,这是多么可怕的数字!至此特朗普也承认状况严重,但仍以典型的特朗普式发言说,如果只死10万人,就表示他做得很好了。听到此言,大概有不少人也想和佛奇一样按着额头无语了。

美国疫情全球第一惨,除了一开始被反科学的阴谋论牵制了手脚,也因为美国没有像台湾这么好的公卫与保险体系。奥巴马当总统时全力推动欧式健保,但和《巴黎气候协定》、TPP等奥巴马的其他政策一样,特朗普上台后都予以推翻。在保守力量的政治干预下,美国的健保漏洞始终没有补满,疫情爆发后,医疗资源应付不上。虽然特朗普下令通用等公司赶制呼吸器,但能否在未来更严重的疫情中提供及时的支援,还很难说。

很多人以为美国是民主、自由、先进又科技进步的国度,其实美国社会一直存在着强大的极右保守势力,他们顽固、强悍,而且凝聚力强,是特朗普极力拉拢的票源。现在福斯新闻很怕因为淡化疫情而承担法律责任,把说疫情是阴谋论的女主播雷根炒了鱿鱼,但这些政治压过科学的极右川粉,已让美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特朗普“America First”的口号,以让人悲伤的方式实现了。

作者是资深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