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文数字刺激经济 疫后付帐激化矛盾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疫情在全球似乎仍处于方兴未艾,欧美多国已经不惜一切推出刺激经济的计划,涉及金额都是天文数字,目前看来是不得已之举,但日后谁来为此付帐的问题,并非杞人忧天,而是影响世界格局变化的问题,全球都要未雨绸缪,为疫情催生的大难题做好准备。

疫情导致全球经济活动几乎完全停摆,飞机都泊在地面,人民都在家中,工厂的机器不再发出声响。各个主要的发达国家首脑,一方面在为筹措医疗仪器抗疫费煞思量,另一方面则为应对即将来临的经济萧条提出对策。英国提出的援助疫情计划,涵盖资助停工工人工资、中小企补助以及商业贷款担保等等,设计金额3500亿英镑(约4358亿美元),德国的类似方案涉及8210亿美元,日本近1万亿美元,但相对于美国的方案,都是小巫见大巫。

美国各行各业都受到严重打击,单以航空业为例,很难想像美国的波音飞机公司和几间大航空公司同时申请破产,对整体经济带来心理和实质影响。疫情开始大规模爆发后不到两周,美国新申领失业救济人数达700万人登,数字还在不断升高。

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就开始为此筹谋,2月24日即提出25亿美元的救市方案,3月6日变为83亿美元的应急方案,但金额的提升速度追不上疫情发展的速度,到3月中经过层层加码,已经到达史无前例的2万亿美元,这套方案包罗万有,不一而足,最简单直接的是,九成国民几周之内都会收到支票,最高每人1200美元。刺激经济的方案能否奏效,不妨拭目以待。

美国为解决眼前难题

2万亿救市朝野支持

特朗普的建议迅速得到朝野共识,最后在参议院以96票对○票获得通过。美国上下一致的看法是,眼前的经济危机不能袖手旁观,至于谁来还债,如何还债,则是以后的事情。对于即将面临选举的美国两党而言,没有人会对救急扶危的建议提出异议,美国人储蓄率低,工人手停口停,生活难以为继的国民不会反对。但此举将为美国以至全球的经济带来的深远影响,则不能忽略。

2万亿美元是什么概念?是2字后面的12个零。美国国债已经达到20万亿美元,多加2万亿好像“并不过分”,但经济学家估计,按此趋势,美国到了2030年,国债将达到31.5万亿,即相当于其年度GDP的98%,而一般认为,超过90%即会带来经济衰退,美国作为世界经济的龙头,2019年占全球GDP总额的15.11%,美国不景气,全球也不会好过。

美国将如何为2万亿美元埋单呢?有人异想天开地提出,只要铸币局铸造两个面额1万亿元的硬币,放到联邦储备银行即可。实际的做法是,美国将发行债券分发给银行,没有足够资金购入债券的银行可以向联邦储备银行借贷,银行可以向全球推销债券,仍然有利可图。

美国的国债由外国以购买债券的方式来为美国埋单,是历来“行之有效”的方法,截至今年1月,美国的外债一共6.85万亿美元,头5个持有国家分别是日本、中国、英国、巴西和爱尔兰,合共占美国债券金额总额的近一半。问题是这种做法是否有可持续性?在旧债未清还要填新债的话,这些国家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支持?更何况每个国家的经济都受到疫情打击,还有能力为美国承担新债吗?中国在最近几个月连续减持美国债券,已经为两国关系带来阴影,将来的矛盾是否会因此而加剧,不难预料。

美国自身和国际问题

都不再可能单独应对

任何国家要解决债务问题,不外乎两种方法,一是削减开支,一是加税,美国也不例外。然而,美国的财政政策早就习惯于寅吃卯粮,这两个方法在美国行得通吗?撇开政党政治要为争取选票而受到极大的限制因素,美国的债务已经到了“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地步,加税会导致通胀,削减开支会导致经济萎缩,两种情况的出现都需要新一轮的经济刺激方案解决,这个恶性循环已经到了无止境的地步。

要是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和财政状况出现难以为继的情况,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等金融机构会给它提出一套“挽救方案”,但现今世界上有什么机构可以给美国建议呢?如果有国际组织向美国提出建议,美国会以停缴会费甚至退出该国际机构作为威胁;如果有任何国家向美国提出建议,美国会不会动用航母去提出“反建议”呢?

目下疫情为全球经济带来的打击是史无前例的,必须要有即时的应对办法,但正如抗疫见不到国际合作,共同应对金融和经济危机,更难想像有合作的余地,大难临头各自飞,可能无可厚非,但疫后的全球治理,离不开合作,问题是如何建立一套新的国际秩序,让世界更多的持份者享有合理的话语权,而不是继续将美国一家之言奉为神明,更需要有一个共存共荣的精神去指引,问题是美国是否愿意接受新的国际秩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