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折射下 英美医疗制度孰优孰劣?

字体大小:

作者:伍振中

美国及英国两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之下,呈现出“医疗贫富悬殊”缺陷。美国制度,是以私营医保为骨干的典型;英国制度,则是全民医疗的范例。两者之间,孰优孰劣?美国学者 Nora Groce 对这条命题有切身体验和深刻见解。

英美两国在医疗资源分配下皆见阶级差异。英国的国民保健服务(NHS)致力落实公平医疗原则,照顾经济能力较差的普罗大众,惟碰上新冠肺炎疫情,加上近十年来紧缩资源,医护人手不足,公私营体系的“合流”并非一时三刻可以达成,所以在应对新冠肺炎的考验上,英国医疗体系在执行方面出现落差。

以私营医保体系为骨干的美国医疗制度,面对疫情大流行的考验,更是突显其制度的结构性问题。很多不符合联邦政府公家医疗资助标准,却又没有私人医保计划(或只买了免赔额较高的低阶医保计划)的人士,缺乏医疗安全网保障,成为“被遗忘的一群”。美国“医疗阶级悬殊”困局,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表露无遗。

英病患:享国民保障 药费有限

对于英国和美国医疗制度孰优孰劣,在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担任流行病学教授的美国学者 Nora Groce 因患顽疾而有切身体会。Nora与姐姐Nancy同样患有家族性遗传癌症,Nora在2008年移居英国后,获NHS的公家医疗安全网保障。生活在美国的Nancy则自行购买私人医保,由于预期自己将要为治疗遗传病而付上巨额医药费,所以购买了高保费、高保额的私人医疗保险。

十多年来,她俩先后在英美两国治疗癌症。Nora受惠于NHS的保障,只需支付处方药物的费用(政府限制处方药物的售价,一般不高于9英镑)。“我从未收过账单,唯一要签署的表格便是手术授权书。”Nora说。

美病患:巨额保费+高昂账单

Nancy在美国接受治疗的经历则与Nora截然不同。在诊疗的过程中,Nancy先后收到多份账单,记录着复杂的收费条目。同时,Nancy在过程中需要处理多份繁复的文件,还要不时预支医疗部份费用,事后再向保险公司索赔。而且,当中很多账单甚至未能获得赔偿—要知道,Nancy购买的已是价格高昂的高阶医疗保险计划。Nancy最后为疗程付上1.4万美元(约10.9万港元),每年缴付的保费还未计算在内。

“很明显地,这次新冠肺炎同时揭露了两国医疗体系的不足。但我相信,美国医疗体系的表现更加不济。”Nora向《香港01》表示,这场世纪公共衞生危机对英美两国的医疗体系都是一次重大考验。

她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显示了英国医护人员和医疗资源不足,以及政府未能全力支援下的医疗危机,她寄望英国政府可以为NHS体系注入更多资源。

至于美国的情况,Nora认为这次疫情开启了一道大门,让各界深入反思美国医疗制度的结构性问题,以及认真审视全民医疗保险的迫切需要。

“牟利(for-profit)、竞争性(competitive)的医疗体系,让很多新冠肺炎患者被迫支付昂贵的医疗账单—这恰恰区隔了那些负担得起(医药费)的人和那些没能力负担的人。”她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