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低油价启示录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原油向来是投机客的最爱,十几年前油价还曾被炒到一桶一四七美元的高峰,现在因疫情肆虐,各国封城令下,经济活动停摆,原油需求大幅下滑,四月二十一日美国西德州中级原油(WTI)五月期货油价盘中竟跌至负四十美元,这意味除非付一桶四十美元补贴买主运输储存所花的钱,否则根本没有人要五月到期的原油。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反弹波动,各国也陆续准备解封,情况仍不乐观。据高盛集团表示,全球石油市场最短三周之内就面临储油能力的极限,全球产量需停产近二成。

但要减少供应并不容易,首先是国际竞争不允许。去年油价还可以维持在六十美元,但最大的两个石油出口国各怀鬼胎:沙特阿拉伯主导的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希望俄罗斯共同减产,维持油价;但俄罗斯希望以增产来压低价格,把美国页岩油产业逐出市场,一般认为油价低于四十美元,页岩油开采就不敷成本。

两国互不相让,竞相增产,美国分别协调,俄罗斯最后卖特朗普面子,也是认为油价已低到足以让部分页岩油公司破产,于是协议五、六月每天减产九七○万桶,占全球产量近一成。想不到市场气氛悲观,等不到五月,期货价格就先垮了。

其次,开凿油井有沉没成本,很难像水龙头要开就开,要关就关;如果要减产,需等这处油井已无油可采,才自动废弃。问题是之前油价仍在五十元以上时,大家一窝蜂投资,现在无法一下收起来。

特朗普在期货油价跌破零元时,宣布将购买七千五百万桶做为战略储备,但全球每天产量超过消费一千五百万桶,特朗普的增购仅是杯水车薪;而且这么大的量无处可去,所有已知储存处所都已装满,炼油厂、储油中心即将满载,海上运油的油轮也拿来装油,连可装七亿桶的美国战略储油库都快满了。

对一般民众来说,油价大跌反映的几个现象是值得留意的。其一是代表经济大萎缩现象:按理说,油价跌对航空业、运输业有好处,但这无法鼓励更多的消费,因为疫情肆虐,大家不能旅行,甚至因为禁足令,连路上车辆都大幅减少,需求降低,根本抵销了油价带来成本降低的好处。

这也显示经济前景堪虑,通货紧缩疑虑上升,即使未来解禁,大家也担心疫情再起,不敢消费,使得厂商更不愿生产,进而造成企业资遣员工、放无薪假,形成恶性循环。换句话说,经济解封之后,面对的不是V型反弹,而是U型,甚至可能是遥遥无期的L型。

国际货币基金预测今年全球经济总量将萎缩三%,这是一九三○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二○○九年金融危机才不过萎缩零点七%,油价剧跌的警讯不可不注意。

其二是美国退缩到孤立主义:一九七○年代两次石油危机时,美国还是全球霸主,考虑的是全球油价的稳定与原油来源的安全。现在美国靠着页岩油技术,五年间产油量翻倍,去年更跃居世界第一产油国,原油可以自给自足,美国既可减少对外依赖,相对的也对国际事务缺乏兴趣,这对全世界都是危险的。

虽然特朗普介入油价之争,也宣布增购战略储备,但他不仅是为了救油价、救能源公司,更重要的是挽救华尔街股市,以及自己的连任选情。

其三是这对全球环保只是暂时性的好消息:现在少用石化燃料,全球污染减少,但油价低迷是果,真正的因是疫情,让大家不能出门消费,经济活动才冷却下来,间接造成原油消耗减少,油价撑不起来。

但在低油价时代,永续能源的发展也会缓慢下来。疫情只是人类给地球一个暂停喘息,生态虽局部恢复,暖化虽暂时减缓,但不会永久停留在这个时刻的。

全球疫情下超低油价反映的几个现象,应能给我们一些启示:纾困振兴不能慢、美国保护不足恃、永续能源不可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