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特朗普,真会连任?

字体大小:

作者:张慧英

说实话,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注射消毒剂来对抗新冠病毒,是迄今最白痴、最危险、最不负责任的领袖发言,这已经不是医学专业,而是简单的常识问题,这样的人,真的还会再连任吗?

虽然特朗普事后辩称他当时只是在嘲讽,但现场影片很清楚,他可是正经八百地提出用强光或消毒剂在体内杀病毒的点子,而且还特别转头对坐在一旁的白宫新冠病毒应对主管比尔克斯说。比尔克斯的反应是两眼发直,完全的一脸僵硬。后来事情闹大,大家骂不绝口,特朗普却说如果真有人注射消毒剂的话,不是他的责任。美国有个提议注射消毒剂的总统,简直可以算是国耻了,但你以为他会被选民唾弃而无法连任,倒也难说,因为唾弃他的人本来就唾弃他,关键在于他的铁票够不够铁,以及中间的摇摆选民有没有吓跑掉。

综观全球各国,美国的疫情对应堪称最糟,同时也最政治化,后者对前者还有恶化的影响。一开始特朗普轻忽疫情,认为主张疫情严峻要封城禁足的都是想阻挠他连任的阴谋,结果错失初期防疫的黄金时期,导致一发不可收拾。现在知道第一个死亡案例是在2月6日,还没过3个月,死亡人数就来到6万,超过越战阵亡人数,确诊人数破百万,双双登上世界第一。

疫情政治化,是因为特朗普一心顾选情,先是否认疫情,后来发现大事不妙,开始听专家的意见,接着又想把所有成绩都揽到自己头上,并且把防疫不力的责任推给大陆和WHO,还在全球疫情当头时停止美国对WHO的资助。他学纽约州长郭谟天天出席白宫记者会,但他和记者经常唇枪舌战,态度狂妄恶劣,《华盛顿邮报》记者问他为什么没有可信数据就提议注射消毒剂,他答说:“我是总统,而你是假新闻。”

另一个政治化的争议,是宪法的人民自由权,以及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的权限分际。由于禁足令影响了很多人的工作与收入,密西根、明尼苏达、肯塔基、维吉尼亚和密西根州都出现反封城抗议示威,他们标榜的理由是州长的封城令侵犯了宪法保障人民的自由权。但令人联想的是,这些州的州长都是民主党籍,密西根州长惠特默还是拜登副手的热门人选,特朗普也亲自推文呼吁解放密西根、明尼苏达和维吉尼亚,不顾死亡人数还在往上飙。之后他坚持自己拥有解封的绝对权力,郭谟立即反驳。

美国宪法保障人民的自由权,而且美国是联邦制,州政府有相当高的自主权,如果视防疫如战时,应该是可以限制人民自由并强化联邦政府的紧急指挥权。但在宪政争执的背后,其实是“生计”与“生命”的拉锯。长期封城可以阻挡病毒散播,但却会导致很多人生计无着,没病死就先饿死了。如果在疫情未足够缓解前贸然解封,很可能造成严重反扑,明知如此却还主张解放禁令的人,可能在潜意识中已是愿意牺牲少部分人的生命,来换取经济重启大家有饭吃。

因为防疫表现荒腔走板,特朗普在宾州、密西根、佛罗里达等上次赢的摇摆州民调都被拜登追过,如果再多几个消毒剂事件,特朗普的连任战确实会很难打。但不要忘了,特朗普至少在拼经济上建立了鲜明的形象,民众认为他很努力拉抬经济,当疫情过后美国经济奄奄一息时,特朗普反而更有机会吸引选民,虽然奄奄一息和特朗普有相当的关系。

作者是资深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