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行下政府不作为 巴西黑帮也“从良”抗疫

字体大小:

作者:罗保熙

3月下旬,巴西第二大城市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西部贫民窟“上帝之城”(Cidade de Deus)的一个黑帮竟因巴西政府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毫无作为”,自行实施宵禁。他们在贫民窟用扬声器叫居民晚上8时以后留在家中:“由于无人认真看待疫情,我们实行宵禁措施,任何人在街上流连或散步,都会受到惩罚。”

正当世界多国实施宵禁、封城等抗疫措施,各地的黑帮或不法份子亦纷纷放下手中武器,史无前例地停止了争抢地盘、互相厮杀等敌对行为,实现了全面休战,齐心抗疫。究竟向来“杀人不眨眼”的黑帮份子是迫不得已、良心发现,还是另有所图?

上帝之城的黑帮并非唯一参与抗疫的一群,里约热内卢市内其他贫民窟也有类似情况。在莫罗贝(Morro dos Prazeres),黑帮成员告诉居民,出入以两个人为限;在拉丁美洲最大的贫民窟之一罗西尼亚(Rocinha),毒贩下令宵禁;在基督像旁的贫民窟圣玛尔塔(Santa Marta),毒贩忙于分发肥皂,并在社区入口位置张贴告示:“请在进入贫民窟前洗手。”当地一名居民相信,告示是专为来这里购买毒品的瘾君子而写的,避免他们带来病毒。但他认为:“这样是行不通的,生活在贫民窟山上的人有时连续两周都没有自来水供应,若这些人连果腹都办不到,又怎样确保自己清洁?”

另一方面,黑帮也要求接近国际机场的贫民窟商户和教会缩短营业和开放时间。居住在当地的一位妇女表示:“只有面包店能营业到晚上11时。现在没有人愿意出门,起先是因为害怕新冠病毒,现在则是黑帮的命令。”

在隔离的日子,不少巴西人从家中的窗户和阳台上抗议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怒吼:“滚出去!”巴西至今是南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截至周二(5月5日),该国有逾107,844人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突破7,328人。然而,巴西联邦当局目前的“着眼点”在经济,对疫情并不十分重视。相反,地方政府纷纷采取预防性措施,如里约热内卢、圣保罗(S?o Paulo)和萨尔瓦多(Salvador)等市规定,民众乘搭公共交通必须佩戴口罩;首都巴西利亚(Brasilia)所在的联邦区则要求所有居民在公共场所、商店必须佩戴口罩,并颁布了禁足令。

博尔索纳罗政府在3月30日起才禁止所有外国公民搭乘国际航班入境,措施至少会维持至5月底。不过,博尔索纳罗到4月初仍公开称呼新冠肺炎为“小流感”,又指巴西已经有人感染并产生抗体,不足为惧。近期他除了解雇跟其意见相左的衞生部长曼德塔(Mandetta)外,还参与巴西利亚的集会,抗议州长颁布禁足令,批评这些限制措施正在损害巴西经济。

里约热内卢新闻编辑Edmund Ruge表示,由黑帮实行宵禁的地区长期以来都被巴西政府忽视,连基本衞生设施也欠缺,但这些地区的情况只是特例,“这并非绝大部份贫民窟的情况,(贫民窟)彼此间缺乏协调。”

Ruge又提到:“公民社会正在加紧行动,因为他们深知国家政府不作为。”贫民窟里的黑帮迅速在全国开展抗疫捐赠和宣传活动,并发起如#COVID19NasFavelas之类的运动,但他质疑这些运动是否足以阻挡新冠肺炎疫情传播。

放下敌对关系 黑道“奇迹”携手助人

类似情况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如新西兰黑帮于封城期间为公共场所清洁消毒;南非开普敦更出现黑道团结照顾居民的奇景。

为控制病毒传播,开普敦陷入封城状态,许多贫困社区的人士都在抢购日常物资。就在实施封城的那天,牧师Andie Steele-Smith收到贫民区两个不同帮派领袖的电话,说他们都在捱饿。他马上意识到,如果连这些区内“大人物”都在捱饿的话,其他人的情况更加不堪设想。于是,他协调带领两个帮派的成员一起参与社区抗疫,分发食物给区内有需要的家庭。

这个地区过往帮派活动盛行,令居民苦不堪言,但在疫情当前,区内大多数人都在苦苦挣扎,对任何人士的帮助都来者不拒。住在该区的老人Rashaadt Williams说:“现在黑帮之间必须和平,不仅是停火,在这个时期,我们所有人必须团结一致。”另一位居民Bridget Malan则说:“我们彼此依靠,互相帮助。如果有人缺乏东西,我们就得伸出援手。”

Steele-Smith直言:“今天我们看到的确实是一个奇迹,绝对是不可思议。这些人都是各自帮派的领袖人物,他们正在共同努力为社区提供食物,照顾社区。”但这些黑帮成员坦言,疫情后难以保证这种状况会维持下去。

在英国,慈善组织创办人Sheldon Thomas表示,随着政府实施封城,各地的贩毒活动几乎绝迹。连不法份子都“怕死”,在街头进行毒品交易时也遵守政府建议的两米社交距离,用抛接或放在特定位置等方式交收。Thomas曾是黑帮首领,后来改过自新,他说目前帮派之间都暂停了敌对或仇杀行为,“我从未听过在这段封城期间发生过与帮派有关的厮杀案。”

但Thomas不忘警告,警方应预期一旦取消封城等隔离措施,暴力将再次发生。他以英超联赛来比喻,“只是暂时搁置而已”,黑帮成员依旧有仇必报,他说:“我曾和伦敦Lambeth区一名帮派成员倾谈,他说敌对行动不会‘就此罢休’。”

借机收买人心的好时机

疫情重灾区之一的意大利,情况更为复杂。虽然该国的疫情主要集中在北部地区,但较贫穷的南部却受北方经济重创拖累。南部有近一成人口属贫穷人口,几乎是北部的一倍,失业使人们日常生活出现困难,居民的急躁、焦虑和愤怒正不断升温,社会动荡和犯罪风险也在增加,警方担心绝望情绪会引发连串暴力事件。

意大利是最早实施封城措施的欧洲国家,在封城隔离下,不但小商户和自雇人士压力重重,全国370万名从事地下经济活动的人亦遭到沉重打击,这群避税的人生活变得艰难的同时,亦难以得到政府的援助。就在这个时候,意大利最大黑帮采取行动,向这群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群众及贫穷家庭提供免费食物及金钱援助,藉以收买人心。 意大利南部事务部长Giuseppe Provenzano警告,这些犯罪份子很有可能透过向濒临破产的小商户提供现金和贷款等方式笼络人心,从而操控他们从事有组织的犯罪活动,因此他一直敦促罗马政府,为这些从事地下经济的人士提供紧急救济。

南部城市巴勒莫市长Leoluca Orlando表示,黑手党已看准民众因疫情而变穷所产生的绝望感,“不能低估因绝望而结盟的风险。”曾撰写关于那不勒斯黑手党着作的意大利调查记者Roberto Saviano在3月曾警告:“全球大流行是黑手党的理想环境。原因很简单:当你处于水深火热之际,你不会理会帮你的是谁。”

生计不保 衍生帮派冲突

疫情当前,“黑帮从良”并非必然。中北美洲国家萨尔瓦多的帮派虽因封城令一度停止杀戮,投入抗疫,但到4月下旬,当地黑帮的冲突忽然间变得白热化,甚至在监狱内发生大规模打斗,导致22死。总统布格磊(Nayib Bukele)于4月24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除下令全国监狱进入无限期“全天候禁闭”外,更授权警察在巿面使用“致命武力”执勤。

墨西哥情况更为严重,4月8日,马哈瓦尔(Mahahual)市长Obed Duron Gomez与社区人士会面途中遭黑帮枪杀身亡,相信是因他实施的封城抗疫措施令贩毒集团经营受影响所致。据西班牙媒体引述消息指,黑帮因为封城等措施而生活拮据,部份帮派分支因而抢夺黑市医疗资源,甚或因插手“防疫经济”而大打出手。

不少人对“黑帮从良”的说法深表怀疑。南非开普敦公共安全委员会成员JP Smith坦言,不会因突然的“善行”而原谅那些长期以来在社区胁持人质、枪杀别人及敲诈勒索的人,政府也绝不会为这些“善行”提供支援。

有犯罪学家认为,黑帮、不法份子以至各地叛军会做出各种“善行”其实并不让人意外,因为这些犯罪组织一直以地区政府控制力薄弱甚或不存在的地区为根据地,他们大多已在根据地建立起严密的制度,如提供社会服务、医疗、教育,以至用来解决争端的“法例”。由于不少国家的政府面对这场前所未有的疫情反应迟缓,让不法之徒有机可乘,企图透过这些“义举善行”来争取当地人的支持,从而获取统治的“合法性”,换言之,他们“善行”只不过是自身利益的考虑。

另一个潜在原因可能是,他们的家人大多都在社区内生活,自然希望保持区内安全和健康。而且,黑帮活跃的地方通常是当地政府力有不逮的地区,救援组织和慈善机构过往长期都是通过这些不法团体来接触低下阶层,实际在背后做善事的也可能是这些慈善机构。

政府缺位诱发统治欲望

Saviano指出,传统上,黑手党会利用意大利南部地区人民的贫困和绝望来建立威望,从而取代政府的地位,“过去数十年,黑手党大举投资食堂、消毒清洁、废物回收、运输、殓葬、石油和食物分发等方面”,因而当政府应付疫情迟缓缺位,又或实施封城时,黑手党比其他任何组织更能在区内不受干扰地运作。

“分发食物是黑手党的惯用策略,在意大利南部,老大会施舍给下属,而且最初都是不求回报的。”牛津大学犯罪学教授Federico Varese直言,意大利黑手党不是单纯的犯罪组织,因为他们对辖下的地区或市场有“统治的欲望”。

身兼检察官和反黑手党调查员的Nicola Gratteri亦表示,黑手党把城市视为“领地”,因此需照顾“领土”上的人民,当下的困境正是他们发挥作用的大好机会。他认为:“当黑手党在未来推举一些人出来竞选议员时,便会占了民意优势,从而保障自身的利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