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爆小型政变 美国是“猪湾事件2.0”幕后黑手?

字体大小:

01观点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Maduro Nicolas)周一(4日)表示,当局已粉碎一场疑似由美国策划的流产政变,并逮捕了13名“恐怖分子”,包括两名美国公民。虽然美国总统特朗翌日表明,其政府与政变毫无关联,但从表面证据和华府在拉丁美洲策动政变的历史来看,马杜罗的指控或有其根据。1960年代猪湾事件及后续的核战危机,已证明强权政治的危险性和不确定性,美国若再贸然行事,不但难以维持和平,更会适得其反使局势升温。

委内瑞拉政府周一表示,一批“恐怖主义雇佣兵”周日(3日)从邻国哥伦比亚乘坐快艇潜入国境,欲在距离首都加拉加斯不远的港口城市拉瓜伊拉(La Guaira)登陆。但安全部队适时介入,击毙八人和俘虏两人,且检获大量武器。马杜罗其后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展示两名俘虏的护照、对讲机、夜视镜等装备,指控美国和哥伦比亚须为事件负责。

政变者疑为美军

但美国矢口否认一切关系。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接受访问时,强调事件“与我们的政府无关”,而五角大楼随后亦附和这说法,惟另一人的证词则更为详尽和具体。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绿色贝雷帽”(Green Berets)前成员Jordan Goudreau接受美联社访问时,不但能指认出两名遭委国扣留人士的姓名,更称两人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与其并肩作战。若然Goudreau的说法实属,这无疑去年特朗普称“所有选项都在桌上”的佐证。

不容否认,委内瑞拉在马杜罗管治下千苍百孔,当局不单无力维持治安,医疗、食品等必需品样样短缺,使委内瑞拉现今更成为继叙利亚后的全球第二大难民出口国,惟此社会动荡实非政变可解之事。

自1999年已故查韦斯以激进左翼政策打动委国选民后,其石油业国有化的大计,虽然使国家摆脱成为美国财团的从属地位,同时却打造出一家贪污丛生的国营石油公司PDVSA,使本该属于国民共有的财富,辗转落入裙带官僚机构的袋中,民众难以平均分享经济起飞带来的红利,管治歪风更俨如癌细胞扩展。查韦斯主政时的扶贫政策让民众看到新希望,但油价在2008年见顶回落,该国的公共财政渐见入不敷支,情况犹如在潮退时被看见没穿裤子游泳,而查韦斯“死不逢时”更为马杜罗留难以收执的烂摊子,缠扰至今。

针对古巴的政变

尽管这次针对马杜罗政权的入侵,无论规模、战略、人数只能称为“秘密行动”,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华府亦或早已忘记猪湾事件的教训。卡斯特罗兄弟于1959年在哲古华拉协助下,以游击战推翻美国扶植的巴蒂斯塔(Fulgencio Batista)政权后,美国开始搞尽脑汁,欲将后庭的共产政权眼中钉除之而后快。问题是,泱泱大国又岂能动辄出兵推翻他国政权?既然光明正大之路不通,甘乃迪1961年便默许中情局,为流亡美国的古巴人提供资助和训练,以入侵古巴并推翻卡斯特罗,惟这群流亡部队的结果,却如委国的事件一样,登陆猪湾后随即被古巴政府军击退。

然而猪湾事件却未因流亡部队事败而落幕。在新成立的古巴政权存亡时,美国的秘密行动使夏湾拿不得不寻求莫斯科的援助,间接将美苏冷战推至高峰,1962年的核战危机就此催生。一方面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应卡斯特罗的请求,秘密地越洋在古巴部署导弹,用以震慑及恫吓美国。惟甘乃迪未见就此屈服,更反过来大玩边沿政策,主动将对峙升温,封锁古巴的海岸线,世界大战如箭在弦。幸亏两人最终临崖勒马,并成功藉着互相恐吓,达成等价交易,让全球逃过核战浩劫。

举出猪湾事件一例,不但要说明华府劣绩斑斑的前科,更要指出这类外交冒险的危险性和不确定性。可是,卡拉卡斯的乱局根源,也非美方能植兵变并扶植瓜伊多(Juan Guaidó)即能解决的制度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