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失业率严重 政府应多干“实事”

字体大小:

01观点

疫情重创经济,香港最新失业率达5.2%,情况教人忧虑。就此政府的各项救急津助变得相当重要。然而政府“保就业”计划漏洞不少,同时又拒设失业援助金,已教人忧心不已,而谈论多时的“一万蚊”,更须最快待7月才开始才能派发,政府应急的效率无疑奇低。然而,政府不断强调并无相关系统可利用,以加快派钱速度,更只是暴露政府全无周全考虑、未雨绸缪的准备。

政府统计处周三(20日)公布最新经季节性调整的失业率,由今年1月至3月的4.2%,升到2月至4月的5.2%,总数约20.3万人失业,比上月公布失业率时急增逾4万人,为自金融海啸以来最高,而且个别行业,如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业,失业率更由由6.8%急升至9.0%,而就业不足率同亦由3.9%急升至5.9%,情况更教人忧虑。另外,同期就业不足人数亦由约8.3万升至约11.9万,增加约3.6万。再者,近月亦有不少行业出现雇员被要求放无薪假的情况,可料实际就业情况只会更为严重,有学者更估计已达“沙士”年代的水平。

现有工作须待改进

香港失业情况已亮起红灯,而随国际疫情短期内仍未受控,未来经济情况只会持续恶化,就此政府的介入变得相当重要。政府目前规模最大的措施,莫过于投入800亿公帑的“保就业”计划,为企业提供一定限额的支薪津贴。但至今政府构思漏洞不少,不但未有好好堵塞雇主以低薪者取代高薪员工、甚或要求现有员工放无薪假等漏洞,有关罚则更是软弱无力,未能有效阻吓雇主裁员,未来就业情况能否“稳住”教人担心。政府主力以“保就业”计划稳住民生,理应从速堵塞漏洞,方能将公帑用得其所,保住市民饭碗。

至于政府对已经不幸失业者的援助,政府一直以程序复杂、社会未有讨论等理由坚拒设立失业援助金,只有限度扩阔目前失业综援的申请门槛,惟相关金额始终为杯水车薪,亦不见得大部分失业人士亦能符合相关要求而受惠,相关市民或许只余下政府早前宣布向所有成年永久性居民派发的“一万蚊”。然而据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许正宇,政府争取让市民于6月底开始登记,金额将由7月起开始发放,并计划大部份于8月底前派毕,效率似乎较当年政府首次派钱为高,惟始终未及已经失业市民共渡时艰。

可以相信,政府已尽力提升派钱速度,但政府派钱之慢,反映除了是一直被人诟病的官僚作风,更折射出政府并无未雨绸缪的准备。劳福局局长罗致光近日透过网志与回应议员提问的书面回覆,指出港府并无相关系统与制度,以助快速发放“一万蚊”及其他失业援助。举例说,他指出社会福利署的社会保障制度系统的设计未能立刻符合派钱的需要(如找出谁人在某一个指定日子(即这次的2021年3月31)达至18岁),故需在空闲日子作系统调校方能为之,惟目前该系统已需就不同的政策,如失业综援申请作不同调整,可料最快只能待7月后才能就派钱作出调校,在时间上未能急市民所需。

系统有限 就不能早作准备吗?

无疑,社保系统的设计未能随时适应政策所需,并非不能理解,但既然系统有所限制,政府为何一直未有设计相关系统以作不时之需?罗致光强调并非“按个掣如此简单”,但其实政府早于2011年派钱已广受批评,当年亦有探讨社保系统派钱的问题,政府理应一早汲取教训。诚然,派钱一直并非政府的理财哲学,派钱本身亦非什么值得恒常化的政策,政府无意就此另设系统以准不时之需,的确有理,但问题是政府周时亦有不同的资助津贴政策,理应就此建设综合的系统平台作应变之用。更何况,就算派钱不用恒常化,政府始终须为非常时期作出准备,除非政府一直也无打算在如经济大规逆转的情况下为有需要市民提供协助。

政府末能未雨筹谋,这断不是罗致光一人的过错。但即使既往不咎,难道罗致光就不能倡议改动目前系统,以为未来需要作出准备吗?正如设立失业保障系统,罗致光就只懂归咎社会未有就此早作讨论,却未能身先士卒为相关工作铺桥搭路,却是教人失望。罗致光与其多费唇舌解除公众的“误会”,不如将心机用于更有意义的工作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