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港人担心以言入罪 国安法须更多说明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社评文章称,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制订《港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成为焦点。人大副委员长王晨谈论立法要旨,提到去年反修例风波以来,境外势力跟反中乱港势力合流,中央必须制止惩治;港澳办则表示,制订港区国安法不影响港人各项权利自由。中央针对香港问题“度身订做”立法,根据《基本法》第18条直接在香港实施,乃是前所未有举措,港人感到忧虑,担心变成“一国一制”;中央在港设立维护国安相关机构,有何具体权力?执法司法如何处理?港人亦多疑惧。中央强调香港一国两制方针不变,港区国安法维护“一国”,如何体现“两制”精神,还看具体条文,中央要坚持特殊处理香港的方针。《基本法》第18条主要牵涉外交国防,究竟港区国安法以对外还是对内为主,想针对什么事和什么人,当局宜尽早说清楚,减少揣测。

阻止境外势力干预 国安法应对外为主

全国人大会议讨论制订港区国安法,惹来各方关注。特区政府重申“香港继续是自由城市”,港人治港司法独立不受影响;国务院港澳办则强调“四个不变”,即一国两制方针、资本主义制度、高度自治及法律制度不会变。民主派批评中央绕过立法会,为香港直接立法,“形同一国一制”。美国总统特朗普则称,若香港实施国安法,美国将有“强烈回应”。

香港已成中美政治战场。北京提出制订港区国安法,颇有针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之意,华府打“香港牌”当然亦不会轻易放手。昨天港股大跌逾千点,反映市场忧虑香港动荡加剧,以及担心美国会有不利香港的制裁措施,至于香港会否出现大规模“撤资潮”等情况,则不能单凭短期股市波动判断。香港独立关税地位得到世贸承认,美国在香港亦有庞大商业利益,华府考虑采取严厉制裁措施,甚或拒绝再视香港为独立关税区,需要先“计数”衡量对自身利益影响,也要看有多少盟友会跟随。

中央援引《基本法》第18条,将港区国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港实施,对香港和中央肯定都不是理想选择,中央显然亦应知道,这样的立法操作方式,一定会引起争议,唯有从立法内容入手,强调继续贯彻“两制”精神,尝试减少港人担忧。观乎昨天港澳办和中联办说法,中央希望释出的信息是,广大香港市民“依法享有的言论、新闻及集会等自由,皆不受干预,日常生活不会受到影响,财产安全也会继续得到切实保障”,此次立法只是针对极少数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人,不会从根本改变“两制”。然而有关说法始终太过空泛,陆港政治互信不足,单靠承诺不足以克服政治鸿沟,中央需要就立法方向以及具体执行操作,先作更多说明。

根据中央说法,港区国安法有别于《基本法》23条立法,两者涵盖范围亦不同。《基本法》23条提到,香港应自行立法禁止7种行为,包括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政府、窃取国家机密、外国政治组织在港进行政治活动,以及香港政治团体与外国政治组织建立联繫。港区国安法只涵盖“4宗罪”,即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策动恐怖活动及境外势力干预危害国安行为。这一分别意味日后香港仍要就23条立法,同时亦带出另一问题,即港区国安法具体究竟想针对什么事和什么人。

在港设维护国安机构 尽早说清权责减揣测

中央打算把港区国安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将法例引入香港,《基本法》第18条提到,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于有关国防、外交等不属于特区自治范围的法律。按此推论,港区国安法应该是以“对外”为主。若然港区国安法主要针对的是“境外势力”在港破坏国安,中央应尽早说清楚,哪些涉及境外势力的行动,将成为打击对象。如果政治人物前往外国游说制裁香港,属于港区国安法禁止的范围,那么一般的政治或学术合法交流又将如何界定?会否有灰色地带?“以言入罪”是港人另一担心的问题。港人对“以言入罪”心存疑虑,中央官员应就这方面有更多具体说明和清晰承诺。

人大会议谈及港区国安法,提到中央将根据需要,在香港特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机构。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说,以往一些未能在港运作的中央机构,日后可以在香港合法地运作。究竟这是什么样的机构?基本权责为何?会否直接在港执法?这些全是港人担心的问题,即使未有具体细节,亦宜尽早说清楚原则方向。一国两制港事港办一定最好,只是过去两年香港内忧外患,在现有政治框架下为“两制”尽量争取空间,对香港来说,仍是最符合政治现实的选择。中央强调要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港区国安法在维护“一国”之馀,亦应体现“两制”精神,坚持特殊处理香港事务的大原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