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欧洲经济押注在旅游业时

字体大小:

01观点

受冠病疫情重创的西班牙,正打算于7月暑假重开旅游业,以救亡奄奄一息的经济。当其重启经济活动不单是因为疫情平稳、卫生风险处于较低水平,而是欧洲诸国的旅游业占国家经济总量一成,不能长期停摆时,这便反映出已发展地区的经济通病。

自3月起西班牙以防疫为由关上国家大门后,该国的旅游业静如止水近日随着欧洲疫情发展渐见平稳,当前的重点疫区已转移至美洲和俄罗斯。有见及此,西班牙政府周一(25)宣布,针对海外旅客的两周隔离措施将于7月1日起取消,外相Arancha Gonzalez Laya更在Tweeter上称,“我们将在7月起逐步向国际游客开放,解除隔离,并确保最高水平的健康安全。我们期待您的光临!”

欧洲偏重旅游业

不过,马德里有此一着不仅出于对疫情的判断,背后更有其经济代价。据世界旅游组织早前警告,受新冠肺炎影响,本年国际游客的出旅率将大减六至八成。这个数字或对发展中国家意义不大,但对欧洲这个偏重于旅游业的地区的经济打击却是异常沉重。以西班牙和意大利为例,前者的旅游业占国内生产总值至少12%,而后者则占13%,故当局急于在暑假重开大门迎来国际旅客,自有其现实考量。

太平盛世时,人们普遍会忽略将鸡蛋全押到旅游业的风险,但诚如意大利作家Marco d’Eramo所言,“旅游业就像重工业”,其发展会挤走其他行业。首先,发展旅游业所须的不是将创意转化成有利可图的人才,或是石油、矿产等天然资源,而是将一国承袭的历史、文化遗产,重新以商业代的形式包装,故不受限于天然资源和教育质素。其次,国际旅游城市的发展起伏,主要端视他国的经济发展和收入增长,而非受限于本地经济周期,故高度外向的城市虽然深受国际格局所左右,但同时亦可避开国内的经济波动。因此,旅游业某程度就像“资源诅咒”,发展主要取决于“历史优势”,但亦会反使从政者不思长进,忽视产业多元化的必要性。

“旅游业就像重工业”

对于本国居民而言,过度依赖旅游业亦有其弊端。如意大利威尼斯的经验,当大众旅游业成为城市经济的中流砥柱后,大量旅客前来不但对本地环境造成庞大压力和破坏,也顺势推升当地租金,而威尼斯这个前工业重镇,1970年代全盛时期就有逾3万工人受雇于化工企业,但当旅游业兴起而导致人口外流后,今天仅约5千人在当地就业。这亦引证了上述“旅游业就像重工业”的观点。

欧洲诸国出于现实考虑急于重启边境,但疫情也给予多国改革经济结构的契机。随着多国陆续推出大规模货币和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政策的重点除了减税和大增政府开支,以设立更广泛的社会安全网外,更应针对地改善疫情所曝露出的两大缺失——即公共医疗系统和减少人际接触的新经济领域,如无人机物流和线上会议程式等,避免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