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危机挫特朗普选情 加强攻华扭劣势

字体大小:

星岛日报社论

美国总统选举正式踏入对决阶段,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已获得足够党代表票,将成为民主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近日民调显示他的支持度领先特朗普,而且幅度还在拉阔,故在十一月总统大选中被看高一线。然而,特朗普占有现任总统的优势,拜登个人形象不够鲜明,令拜登胜选存在不少隐忧,而特朗普在形势转差下,势将加强攻击中国,特别是针对《港区国安法》出拳,以挽回国内支持力量。

路透社上月初的民调显示,支持拜登出任总统的受访者,较特朗普高出四个百分点,五月中差距拉大至八个百分点,在全国爆发反种族歧视示威后,路透社上周民调显示,拜登领先特朗普进一步扩大至十个百分点。若综合过去一周美国多个民调结果,拜登领先特朗普平均约八个百分点。

拜登领先形势愈益明显,反映民众对特朗普处理美国当前两大危机感到不满。美国一方面正经历过去近百年最严重的传染病,即新冠肺炎的袭击,至今已有逾十一万人死亡;另一方面,非裔弗洛依德被警察跪颈致死,掀起全国五十多年来最严重的反种族示威骚乱。

拜登虽领先仍有隐忧

在国家危机面前,国民期望总统能带领他们克服危机,但特朗普先是对疫情轻忽,在疫情爆发后又不断寻找替罪羊以诿过;对于美国种族歧视问题日益严重,他并没有反思问题根源,只图用强硬手法遏止骚乱,并以阴谋论抹黑示威者。他对解决危机无良策,其言行反而加剧社会分裂和民众焦虑,自然多了民众对他失望。然而若说拜登可因而胜选,则未免言之尚早,不能低估两大变数。

变数一,两场危机对特朗普的打击,未必会持续到十一月大选。

美国新冠疫情每天新增确诊虽仍有二万人,处于高位,但死亡人数已由上月平均每天二千人降至现时一千人,最重要的是美国人重视经济的态度不下于抗疫。作为美国经济重要寒暑表的股市,杜指在三月一度由高位暴跌逾三成,但在美储局大力放水下,出现V形大反弹,就算周四市场因担心疫情再恶化,急挫近百分之七,杜指较年初高位下跌亦只一成半,纳指在本周更一度创历史新高。

加上特朗普推出多个以万亿美元计的拯救经济计划,令最新公布的失业率只升至百分之十六点二,低于市场预期的百分之十九。除非疫情真的再恶化,隔离措施被逼再收紧,否则疫情对特朗普的负面冲击,可能已见顶。

特朗普制造矛盾渔利

至于反种族歧视骚乱亦有缓和迹象,至少示威中的暴力程度有所下降,特朗普在骚乱面前刻意展现强硬,高呼维持法律与秩序,迎合共和党尤其右倾民众的心态。特朗普无论在二○一六年胜选,抑或过去三年多的施政,都不是靠团结大多数,反而是不断挑动社会矛盾、制造民众对立,赢取忠心支持者,并利用粉丝在社交媒体制造声势,成功令他保持不低的民望。

变数二,拜登欠缺个人魅力,未必能长期保持领先优势。

拜登目前领先,只因特朗普支持下降。拜登个人形象并不突出,只像一个老好人,主要吸引老、白、男选民,对年轻、少数族裔、女性吸引力较弱,其政纲又偏向温和建制派,在福利、税务政策并无突破,亦难赢取党内愈益壮大的左翼支持,四年前希拉莉就因未能团结民主党内左翼,成为败选主因之一。

相对而言,特朗普擅长制造分裂,以抹黑对手、巩固基本支持者,四年前他在民调不被看好下,就凭此击败希拉莉赢得大选;现在他更拥有在任总统优势,有更多曝光机会,又可以利用政府资源,提出有利支持者的政策、向民众“派钱”,以赢取选票。若拜登还如目前般表现温吞,特朗普就可能翻盘。

对香港而言,由于特朗普选举形势吃紧,基于其刻意制造矛盾以图浑水摸鱼的惯用策略,他势将加强攻击中国以凝聚支持者,很可能变本加厉针对《港区国安法》出拳,向香港施压以打击中国,港人要有心理准备面对中美冲突的更大风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