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宽限聚政治化 香港官民看法存落差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香港政府将进一步放宽社区防疫措施,当中以“限聚令”由8人改为50人最受关注,有人认为限聚令防疫作用不大,有人质疑延续限聚是打压示威活动,当局则强调没有政治考虑。食卫局长表示,放宽限聚人数,考虑了最新的公共卫生风险,同时平衡了经济需要,以及社会对恢复社交活动的期望,问题是当局所理解的“恢复社交期望”,明显与部分人想法有落差,当局将重点放在尽快让经济消费活动复常,不少人关心的则是尽快让示威集会权利复常。政府“松绑”防疫措施的做法,技术上有其理据,惟公众观感可以很不一样,以当前香港高度政治化的氛围,要克服这道鸿沟谈何容易。

延长限聚惹怀疑

官民鸿沟难克服

抗疫持久战,讲求张弛有道。各地政府为了遏阻疫症蔓延,推出一系列社区防疫措施,当中可分为两类,一是规管食肆等处所,要求经营者严格执行,确保场内人士保持社交距离;二是规管个人,限制群众聚集,减少传播和感染风险。相关限制措施愈严厉,社会经济影响亦愈大,近期部分国家疫情放缓,当局陆续“松绑”防疫措施。在欧洲,由餐饮业到顶级足球联赛,只要做足防疫措施、符合公共卫生要求,都能逐步恢复;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当局最近亦放宽限聚令,室内婚葬仪式,参与者人数上限,由原先不得多于场所最高容量的一成,上调至三成,户外婚葬仪式,参与人数上限亦上调至50。

受疫情影响,香港经济深度衰退,最新公布的3至5月份失业率,升见5.9%,是15年来最高水平。目前香港整体疫情缓和,当然应该“松绑”防疫措施,让社交活动、经济和社会运作进一步复常。昨天政府宣布,本周五起放宽防疫措施,处所规管方面,一般食肆每枱人数不再设限,惟每张枱之间仍要相隔1.5米,确保社交距离,至于卡拉OK房、派对房间等处所,上限人数由8提高至16;个人方面,公众场所限聚令,人数上限由8放宽至50。

食卫局长陈肇始表示,这次放宽限聚令等安排,考虑了最新的公共卫生风险,平衡经济需要和社会对恢复社交活动的期望,可是当局所谈的“社会期望”,显然未包括部分人最关切的示威集会权利。防疫措施收与放,公共卫生本应是唯一考虑,不应搀杂其他考虑,包括“妨碍”又或“方便”示威,然而以当前香港高度政治化的情况,如何做到这一点,确不容易。不管当局怎么说,一定有人怀疑政府维持限聚另有政治目的;与此同时,另一政治阵营的亦可质疑,部分人主张撤销限聚,只是着眼部署街头斗争。限聚令的防疫作用言人人殊,有人认为学校既已复课,海洋公园亦重新开放,公共交通工具人多挤迫, 8人限聚令意义不大;可是不同意见者亦可反驳,部分国家及地区重启经济 ,逐步“解封”防疫措施,限聚令也没有一下子取消。加拿大安大略省是其中一例,美国内华达州是另一例子。

政府技术辩解

难改公众观感

内华达州两间教会的领袖不满50人限聚令,早前入禀控告州政府。两间教会认为,州政府的50人限聚令违宪,导致宗教聚会无法举行,至于当局另一边厢容许拉斯维加斯赌场和商户重开,更是厚此薄彼。两间教会要求撤销50人限聚令,一视同仁看待教会与赌场,只要遵守入座率不超过五成等社交距离限制,便可重开,可是主审的联邦法官却驳回案件。法官理据主要有二,一是目前没足够证据,支持当局执行限聚令存心针对宗教聚会的说法;二是赌场复业属于有条件重开,所要接受的公共卫生监管和检查,远不止于教会提及的限制,既然赌场复业要符合的规矩严厉得多,就不能说当局厚此薄彼。

这宗案件所触及的问题,跟海洋公园可以重开、为何限聚令不可撤销的争议,并不完全相同,惟亦有相似之处。理论上,特区政府可以辩称,重开海洋公园是考虑到经济因素和员工就业问题,海洋公园要为园内防疫负责,若不严格执行防疫措施,诸如限制人流和消毒等,将要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不应跟限聚令问题混为一谈。可是从一般人的角度,海洋公园可以重开接待数以千计游人,限聚令却未能取消,难免有违和感。

防疫张弛有道知易行难,疫情严峻时,各方明白要以抗疫为先,即使不情愿亦要配合;相比之下,疫情缓和下,人人各有要求和关切,很易发生争拗。政府放宽防疫措施“平衡”不同需要,首要考虑明显是恢复一般民生和经济活动,由重开海洋公园到照办书展,都反映了这一思路;陈肇始解释最新限聚令安排,举的例子也是方便婚宴或股东大会。陈肇始早前在网志表示,从公共卫生角度而言,疫情仍未过去,非法集结及严重暴力违法行为,除了影响香港正在回复的经济活动,亦有可能增加病毒传播风险,甚至引发大型群组感染。当局强调延长限聚令,没有任何政治考虑,并非针对游行示威。观乎陈肇始的说法,若从公共卫生角度考虑,当局一样可以得出不宜示威游行的结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