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撤德国驻军 欧盟应加强军事自主

字体大小:

01观点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15日)批评德国拖欠北约经费,并计划将驻德的美军削半,同时又批后者在贸易上占取便宜。其实自特朗普上任后,跨大西洋组织的内部矛盾浮现,裂痕已非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入主白宫即能解决。故在美国淡出欧洲事务,其影响力未来亦会随之渐减,欧洲亦要把握时间,整合内部,方能在世界走向多极格局时,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自主生存。

特朗普周一宣布,由于德国未能缴交北约要求的国防预算开支,故美国准备将驻德的美军人数减少至25,000人。虽然白宫尚未交代详情,但此举不只是裁减约9,500名士兵而己,更意味着美国自愿放弃二战后由自己主导的欧洲安全支柱,以及连带的外交影响力。另一方面,德国外相马斯(Heiko Maas)对己国被特朗普批评为“拖欠的”(delinquent)则大有保留,反称“我们认为美国在德国的存在,不仅对德国的安全至关重要,而且对美国的安全,特别是对欧洲的安全也很重要”。

可是,特朗普的话又是否无的放矢?据《外交政策》的统计,截至去年底,北约28个成员中,只有九个国家,包括美国、保加利亚、希腊、波罗的海三国等的军费开支,可满足占GDP 2%的北约“入会要求”;反之,法国、德国和葡萄牙等国的军费开支则不足2%,而比利时、西班牙和卢森堡更不足1%。若以等价交换和契约精神来说,特朗普的批评有其道理。

驻军的价值

但政治和军事并非商品交易,其得与失亦非全然可以量化。西方国家二战后为围堵苏联在东欧的势力扩大,于1949年联手倡议成立军事同盟,以防范共产势力从后门伸进。虽然在《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条款中订明,各缔约国负有共同防御责任,但欧洲诸国借用美国的核保护伞,亦非全是“搭便车”的盟友,毕竟欧洲诸国亦须放弃制定外交政策的自主权,并专心发展经济,融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贸易体系,故美国的得失实在难以只从军事角度来判断。

可是,本世纪欧洲诸国的战略目标与美国渐见背离。自北约各成员国在冷战后失去苏联这共同稻草人,其继承者俄罗斯与欧洲的关系,因克里米亚危机而陷入冰点,但当下欧俄的互动已非你死我亡的意识形态对立,而欧洲多国始终也须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这种既不对立、亦不视作盟友的利害关系,早可见于默克尔对普京微妙的态度。再者,苏联解体后,美欧的重大分歧还包括伊拉克战争和伊朗核协议等,故特朗普充其量只是将积存的矛盾引爆,实非始作俑者。

有趣的是,有感同床异梦亦不只得特朗普,还有法国总统马克龙。去年11月上旬,马克龙在《经济学人》访问中,不但严词批评有逾70年历史的北约正历“脑死亡”,指出土耳其、美国在决策不愿与盟国协调,同时亦对集体防御条款大感疑惑。虽然马克龙对北约的评价比默克尔和杜鲁多等领袖更为激进,但在国际格局走向多极之时,逆耳的忠言未尝不是迫使欧洲对面时代变迁的动力。纵然美国欲减少世界警察的承担,以及撤军与否实非欧洲能左右,但这变相迫使欧洲必须加快“永久合作架构”(PESCO)的发展,筹建欧洲军队,以对冲华府近年毫不连贯的外交政策。这才能使欧洲在既竞争又合作的正和博弈中,找到其自主和独立的空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