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金融战越演越烈

字体大小:

工商时报社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在夏威夷密会,为剑拔弩张的中美关系似乎又开启了一扇和谈的窗口,会后虽未有实质的进展,但双方同意认真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且继续保持接触和沟通。尽管如此,中美金融对战未见缓和,双方以香港金融中心的生死作为赌注,万一越过红线,不只香港会乱,更会带给亚洲周边国家难以控制的风险,对台湾绝非好事。

中美金融战争的态势已经形成,尤其是距离11月3日的美国总统大选剩下不到140天,对抗中国是共和与民主两党候选人难得的共识,美国今年不只是要选总统,还改选与补选35席联邦参议员,外加11个州的州长改选,反中的议题将会在剧烈的选举中不断被刺激,要期待美国任何一位候选人突然回归理性,机率甚低。

而中方面临波涛汹涌的攻击,直接的反应就是更为强势的退缩与自保,从去年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后,北京虽然隐忍香港法官对抗议者的宽容处置,却也加强控制香港,全国人大通过被称为“港版国安法”的立法授权是表面的象征,在此之前,北京对香港金融机构、资产管理、投资公司加强控制,经由改组董事会、更换经营团队来取得更强的实质控制的案例俯拾即是,北京做足准备,迎接美国等西方势力的最终金融决战。

曾经是大英帝国在香港与中国金融势力象征的汇丰控股的处境,可以作为美中金融大战、或是中西金融势力挤压的风向球。汇丰控股在香港上市的股价,从去年年底的每股60.4港元,重挫至6月17日剩下37.7港元,就算欧美股市已经大幅收复失土,汇丰控股今年仍然跌掉将近38%,公司总市值蒸发4,650亿港元,充分反映了汇丰夹在中美两个大国之间,以往左右逢源,如今两边夹杀的困境。

汇丰受到中国官方与民间强烈的质疑,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强世功最近在网络发文,称该银行是为了协助英国殖民政府而设立的,现在中国人“不再愿意和这种银行做生意”。强世功声称,汇丰在2012年的洗钱案中泄漏华为的资讯,导致华为财务长孟晚舟遭到逮捕,违背隐私保护的基本商业法则。这个说法虽然与西方的法治观念不相符,在中国国内却有庞大的市场,获得大量的掌声。

还有,中国官方《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转载《北京日报》的文章,以〈坑客户,汇丰终将失去所有客户〉为题,列举汇丰近年受争议的事件;香港前任特首、现任中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5月29日脸书贴文说得更为赤裸,他说“汇丰在中国的业务,中国和其他的国家银行完全可以隔夜取代”、“持有汇丰户口的(香港)特区政府、中国内地、香港的工商界…要马上自保,避免成为类似华为一样的人质。”在梁振英威吓下,汇丰控股由华裔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出面,亲自在“撑国安立法”的街头摊位签名表达支持,才避免一场风暴。王冬胜虽然贵为香港商业总会会长,汇丰银行副主席,但是他是持有英国护照的香港人,仍然无法取信于北京。

汇丰银行去年11月强制关闭了反修例抗争支持者的“星火同盟”帐户,香港总行门口最具象征意义的狮子遭到民众喷洒红漆,却没有获得北京的谅解,之前包括执行长在内的三位资深决策主管突然遭到撤换或主动请辞,今年在中美金融战争的夹缝中更显困难。汇丰银行执行长祈耀年(Noel Quinn)日前发信给全球23.5万员工表示,汇丰将继续冻结几乎所有的对外招聘,并且裁员3.5万名员工。

汇丰的处境象征了香港金融中心的困境,中国与美国都高度仰赖香港金融中心的功能,却持续以香港(以及汇丰银行等金融机构)为肉票要胁对手。美、英与西方国家在香港具有重大的金融利益,是西方金融机构重要的获利来源,华尔街与伦敦如果少掉来自香港的获利,所有西方龙头金融股股价都将重挫;香港更是中资企业海外筹资最重要的管道,香港如果无法替中资企业吸取西方的资金,不只东方明珠立即熄灯,不论国企与民企,中资企业都将立刻面临资金断炊的威胁。

蓬佩奥与杨洁篪的密会,香港地位当然只是众多议题中的一个,却代表了眼前中美双方都还无法承受香港崩溃的冲击,都还在争取时间寻求自保之道,但是美国要求中概股帐册透明的《外国公司问责法》已在参议院通过,美中资金脱钩、金融业务筑起防火墙、金融机构与专业经理人从香港撤离等趋势已经难以扭转。我们认为,政府、台湾金融机构、以及上市公司都要赶紧做出因应方案,趁着蓬佩奥与杨洁篪开启的谈判窗口,争取时间建立防火墙的工作,以确保台湾最根本的利益,避免在越演越烈的中美金融战中沦为人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