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老反扑 江启臣改革国民党之路举步维艰

字体大小:

国民党历经总统大选的再度重挫,党内针对两岸论述、九二共识重新检讨,成立改革委员会再造党务是必须的作法,改革就是对既有观念与权力结构的挑战,反扑与阻力是预料中事,问题是,大选结束至今已过了五个月,改革步伐缓慢,加上青壮世代掌党权,却未能展现领导力量,反更弱势不决,让党内对改革进程忧心,也使得大老们频要下指导棋,更让主席江启臣举步维艰。

改革委员会两岸组建议案认为,在尊重“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国家”的事实,以及本于宪法的基础上,才有两岸共识,包括九二共识在内,也才能重启两岸协商,此一论述内容是可以讨论。历经大选两度重挫,年轻选票完全不认同国民党,青壮派急欲与年轻世代对话,出发点也可以理解。

但问题是,百年历史的国民党原本就是包袱沉重,除了论述本身能否是否完整得到多数认同,更要有极强的沟通能力及执行力,同时要先确立党的基本理念价值,否则任何论述的提出,都会受到强烈的质疑与既有势力的反扑。

青壮派欲藉改革让国民党为台湾主流民意认同,最快速的作法就是丢去包袱,亲中标签要丢,买办文化要丢,不当的党产要丢,老旧酱缸文化要丢,丢包袱容易,问题是,丢完了的国民党还是国民党吗?

国民党改革不是不能打掉重练,两岸论述也或可辩到天荒地老找出共识团结前行,但眼下的党,有条件这样做吗?青壮派当家至今已三个多月,补选党主席任期转眼已到下半场;两千年大选国民党首度失去政权,在强而有力的党中央主导下,三个月完成党务再造案,如今弱势的党中央步伐犹豫,率尔要挑战两岸论述全面改造,有可能吗?改造论述的工程与架构做了没有?说服党内与社会的部署做了没有?这些工作都没做,谈改革就是纸上谈兵,根本无法落实。

在大老反扑后,党内马上被切割成改革派和保守派的论战,两岸论述只是党内再造的开端,关键是国民党根本找不到自己在当下台湾社会的定位,改革委员会也未提出社会能肯定的答案。提出改革案的党中央本就要接受挑战,但当下党中央端出的方案显然是不足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