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经济不能光吃老本

字体大小:

中时社论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及发展学院(IMD),发表2020世界竞争力评比,台湾在63个受评比对象中排名11,紧追美国之后,亚太区位居第3,仅次于新加坡、香港,大幅领先大陆、韩国和日本,比去年进步5名,也是2016年以来最佳名次。国发会主委龚明鑫很高兴,认为政府这几年努力已有成果;加上今年防疫得宜,固定投资、经济成长率相较其他国家表现不错,“明年逆转趋势有望延续”。

他指出,过去4年“外人直接投资”平均每年都超过百亿美元,较马政府第二任期增加一倍;离岸风电投资挹注下,投资增温是台湾逆势成长主因。在评比的四大项中,“政府效能”、“企业效能”和“基础建设”都较前一年进步,但“经济表现”稍微退步,主要是去年失业率较高,今年疫情控制得宜,虽失业率有所提高,但仍优于其他亚洲国家,明年排名应可再提升。

无法善用对岸做为腹地

竞争力进步值得欣慰,但台湾得面对一个真相,竞争力评比只是一种手段,让我们客观检视各种竞争条件,善用优势、补足缺陷,以创造更优异的表现。评比排名与经济实质表现未必同步,排名进步不表示经济表现变好,更不表示人民日子过得更好。多年来台湾各项竞争力评比,整体表现并不差,但经济成长率始终在1~3%之间徘徊,只能算得上平庸,和亚洲另外3小龙新加坡、香港、韩国所得差距不仅未见缩小,反而逐渐扩大。

探究原因,与政府的决心和能力有关。台湾不少评比项目严重落后,政府却没有能力处理,甚至不愿意面对。譬如:对贸易伙伴出口集中度、贸易条件、产业全球布局、外资的企业控制权、再生能源占需求比重等,在评比的83个经济体中,台湾始终排在50名后。排在45~50名者则有:人口成长率、人才外流、吸引国外高阶人才、城市生活成本、能源建设充足有效、教育支出占GDP比重、外人直接投资占GDP比重等。除“再生能源占需求比重”在政府努力下会有所改善之外,其他都是长年问题,政府再三宣示改善却不见效果,目前也无积极作为,已成为台湾经济进一步成长的罩门。

原因不难理解:依照“重力理论”,一个小型经济体会和邻近的经济体有最密切的经济互动,例如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对美国出口都高达8成,英国和爱尔兰对欧盟出口也都在5成以上。两岸不仅地理位置接近,更是同文同种,台湾对大陆出口却只有4成,空有优良的竞争力,却无法善用对岸使之成为台湾腹地,充分扩大市场来取得“规模经济”。这问题在制造业较不严重,因为商品仍可透过无远弗届的出口,将全球当成市场腹地,且世界贸易组织也在防杜各国滥用贸易保护上做出了巨大贡献。

但服务业出口却有相当的困难,必须熟悉市场特性,甚至需要长期进驻据点,否则难以顺利拓展业务。此外,服务市场经常受当地政府保护,而世贸组织对这些保护也相对缺乏规范,若非透过贸易协定咨商开放,经常被禁止进入或限制经营内涵。因此,若本地市场不大,厂商不敢大力投资,生产力就难以提升,这也造成台湾服务业少有国际知名品牌,来带动产业发展。

降低贸易阻力扩大规模

这问题在两岸关系恶化,未能签署服务贸易协议,加上陆方杯葛台湾和他国签署贸易协定,无法进入许多国家服务市场之下,进一步恶化。例如,台湾金融业具有优势,却未能获得“市场准入”而走不出去,巨大资金闲置缺乏投资机会。服务业走不出,连带影响年轻人的海外历练机会,形成产业难以国际化的恶性循环;而在经济占比最大的服务业难以提升产值之下,劳工薪资也难以提升。

龚明鑫主委对台湾经济前景乐观,的确,台湾资金充沛,短期经济不会太差,国际争力排名提升更是好消息,但都是靠过去40年累积的老本,眼前却是内忧外患,危机重重。必须善用竞争力优势,改善两岸关系,努力和其他国家洽商贸易协定,降低贸易阻力,扩大贸易规模,经济成长才能重返5~6%荣景,薪资才会有感提升。否则竞争力再好,也无济于拉高经济成长、解决低薪困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