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港民主派初选有没有民生派?

字体大小:

01观点

香港民主派初选于7月11至12日举行,从政治光谱中左至右的各候选人都摩拳擦掌,争取在本年9月6日的第七届立法会选举的出线资格,包括传统民主派大党民主党、公民党,曾主张“民主自决”的前香港众志黄之锋等人,以及高举“本土派”旗号的刘颖匡、王百羽等,皆有参与。各阵营路线分歧之大、主次之争亦尽见于各个选举论坛中的激辩。当中却独有一名名不经传却高举“民生派”旗帜——他的名字叫李芝融。

李芝融为严重弱智人士家长协会前主席,曾与严重智障的女儿彦汶相依为命20年,直至两年前女儿离世为止,期间一直为残疾及基层争取权益。李芝融参选念头源于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宣布不再参选,令其担心议会缺乏一名关注贫穷、残疾、长者、基层的声音。当选举论坛中张崑阳大讲国际战线、王百羽自称能胜任肢体抗争的“超区坦克车”、岑敖晖直指议会无用,只剩下揭破政权面具的作用时,李芝融在“抗争”、“揽炒”声中说民生,显然格格不入。

然而李芝融则反驳指政治与民生不可分,虽然其亦会讲人权、公义、民主、自由,但其亦指出如果只谈政治,不谈民生,社会运动将不能持久。其又指在抗争的同时,亦要顾及基本生活需要,要顾及食饭、钱、收入来源,这些需求并不会因抗争而消失。若这些抗争者的生活无以为继,其力量亦会消减,因此必须推动民生工作,可保障运动得以走下去。其亦主张要用基层听得懂的语言,向之解释社会状态及运作,方可让其发声。

不可能不谈民生

事实上不论对于香港社会整体或民主运动本身,只讲政治不谈民生都绝非持之有效的方法。世上亦无一反对运动可只空谈政治理想而成功。不论是北爱尔兰统一派除了有共和军搞武装斗争外,亦有新芬党走议会路线谈民生议题。加沙的哈马斯除了是新闻常见对以色列发射飞弹的武装组织外,亦为当地巴勒斯坦人提供医疗、福利等设施。就连在阿拉伯之春一举扳倒穆巴拉克的穆斯林兄弟会,亦是深耕于社区多年的慈善组织。

毛泽东尝言:“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中国共产党起家之时,并非只空谈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而是真真切切深入群众,访贫问苦,为贫农解决其实质生活问题,方能在农村累积大量支持,成功击败中华民国政府。今日岑敖晖等力斥民主党、公民党等不敢全盘否决政府议案为“妥协派”,试图制造妥协派与抗争派之间二元对立的假象,殊不知没有民生,哪有政治,政治与民生根本不可分。倘若如此轻率错判,恐怕有把香港及运动皆葬送之虞。

现时在国际格局风高浪急,香港成为大国博弈的一枚棋子已成不可逆转的事实,9月的立法会选举更势必成为政权保卫战,各方矛盾更加尖锐,冲突亦势必更为激烈,各阵营能够回旋的空间愈来愈小。然而正是在此危急关头,更需要有冷静的理性建设声音,以社会民生为本,以济弱扶倾为纲的声音,令社会底层中一直受苦最深的基层,不致在此场国际级“揽炒”之中孤单无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