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疫情若再起,台湾如何度过疫苗危机?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一连两天,台湾新增九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更严重的是,一名泰籍移工返泰时被查出确诊,感染源头可能在台湾。这种情况,与日本女学生自台返日后被发现确诊如出一辙,都显示岛内有潜在本土轻症传播,连厂商都发布公告叫员工别去桃园。政府一方面正在鼓励岛内旅游消费,人际间接触增加;另一方面又松懈边境把关,却不加强入境者及可疑足迹的筛检。两者加乘,可能形成防疫破洞而不自知。

上半年台湾的低确诊,是政府的因应妥慎加上民众全力配合的结果,是值得庆幸的成绩。但到了下半年,人们的警觉松懈,政府的筛检变成虚应故事,而疫苗的研发进度又大幅落后;一旦疫情卷土重来,台湾会不会措手不及?由于台湾感染案例少,绝大多数民众缺乏免疫力;而政府对入境者不进行普筛,极可能使漏网之鱼变成社区中的不明感染源到处传播。日本女学生和泰籍移工的确诊,正是因此而起。台湾无法主动查出他们感染,却让两人返台后才确诊,这种消极的态度,自诩是“防疫模范生”不觉得惭愧吗?

最让人担心的,是台湾疫苗研发进度落后的问题。疫情爆发后,蔡政府不断力推各种相关“国家队”的组建,包括口罩、防护衣、快筛和疫苗等,一副摩拳擦掌要大显身手状。事实上,这四种国家队,除了技术层次较低的口罩外,其余几皆面临不同程度的问题。例如,“防护衣国家队”最近即发生政府大砍防护衣七成订单的事,引发厂商不满。“快筛国家队”则是上市时程一延再延,最近更传出两家厂商向印度市场探路,结果一家未获核准、一家自行撤件,等于打了“快筛国家队”一耳光。

疫苗国家队的情况则更严峻。七月初,前副总统陈建仁还称“疫苗研发进度顺遂”,并建议“高风险和医护人员外购,一般民众等疫苗”的“双轨制”。事实则是,台湾自产疫苗最快要到八月才能进入第一期人体临床实验,最乐观估计是明年第二、第三季量产,悲观者则认为需等到明年底甚至后年初。相对于此,如英、美、德都有研发团队已经或即将进入第三期的人体临床实验,大陆官方研发的疫苗则完成二期临床实验。在这诸多候选疫苗中,预计最快今年九月可小幅生产,正式量产约在今年底或明年初。

台湾受限人口规模与市场,疫苗自给率偏低是长期现象,疫苗研发难度可想而知。何况,这次台湾新冠肺炎发生率太低,第三期人体临床试验需要上万人参加,难以达阵。尤其,政府或药厂投入的经费和资源都难与西方大国相比,但蔡政府竟决定专注发展“疫苗国家队”,却不思和其他国家的研究室或药厂合作,显非明智之举。

卫福部长陈时中近日表示,政府将斥资一百多亿元,寻求外购疫苗、授权生产和自行研发三路并进;可见,卫福部也发现问题的严重性。由于台湾在追求“国家队”的虚荣上已浪费太多时间,无论外购或授权,都只能仰人鼻息,处于被动。相形之下,韩国从普筛、快筛不断累积防疫研发能量,已获多个国际疫苗团队主动寻求合作开发生产疫苗;一旦研发成功,将优先受惠。政府务实务虚之别,一览无遗。

在先前的防疫大内宣中,蔡政府锁定中国大陆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穷追猛打;但在四个较具希望的候选疫苗中,大陆和WHO主导的各占其一。在反中情绪下,蔡政府不太可能将大陆疫苗列为选项;WHO和“比尔盖兹基金会”合作主导的疫苗,则是台湾争取采购的对象。即便WHO不计前嫌,但台湾在并非研发国、又非该团队认定的“低收入国家”情况下,优先取得的机会恐也不大。一旦疫情重来,台湾将如何面对买不到疫苗的危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