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提早认识拜登 已是必修课

字体大小:

台湾经济日报社论

美国不仅疫情破表,种族冲突也持续蔓延,导致经济表现一片惨绿,几乎所有指标都是负数;按历史经验,大选前100天面对这种情势,对现任总统特朗普极为不利。掌握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执政的美国经贸政策变局,已非超前部署而是必修课了。

特朗普与拜登选情原本胶着,但最近拜登的支持度稳定增温,特朗普则持续下滑。即便是一路力挺特朗普的福斯电视所做的调查,都显示拜登领先的差距已经扩大到9个百分点,而佛罗里达、密西根等几个关键的摇摆州,拜登的领先幅度也都已经超过调查偏差值。到11月3日选举还有三个月,特朗普团队必将全力出招力挽狂澜。虽然疫情与警政其实多属州政府职权,不能都怪特朗普,但经济崩盘的问题,还是会使特朗普逆转起来备感吃力。于是被特朗普戏谑为“瞌睡老乔”(Sleepy Joe)的拜登很可能躺着胜选。

在特朗普完全跳脱传统的作风下,如拜登这种有数十年立法及行政经验的人都很容易被归类为“建制派”。但在经贸及外交政策领域,拜登过去的特色似乎跟特朗普有些类似,就是并无明显的意识形态或价值主导,而属于提升美国利益的“务实主义”者。2021年的美国及世界都已经出现巨变,拜登接手后会如何按其务实主义世界观进行调整,对台湾及世界都有直接影响。

各界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美中关系。拜登对中政策被归类为“接触派”(Engagement),他在副总统任内曾跟当时的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有多次接触对话,更批评特朗普贸易战是让美国中产阶级受害的错误决定。但同时间,拜登除了谴责中国在新疆及香港的限制人权作为外,也高调控诉中国窃取美国技术与智财权,并企图以国家队改变全球产业及经济发展方向,甚至扬言会提出比特朗普更“鹰派”的对中政策。

综合观察,即便拜登当选,恐怕也不会按下重置钮让美中关系回到过去。无论拜登多么厌恶贸易战,美中毕竟已有第一阶段协议尚待完全落实,且全球供应链已经开始搬迁(新冠肺炎后更为加速),因而固然不能排除拜登局部调整关税战,但归零重来的机率也不高。至于美中科技对抗,则是早在奥巴马/拜登政府第二任期内就已经开始在酝酿。当时的白宫科技顾问就已经提醒要注意“中国制造2025”大量补贴及海外并购问题,呼吁美国要提升对科技及人才的投资。这些方向特朗普都已经起了头,国会也有跨党派共识,更看不出拜登执政后有逆转取消的迹象。

比较明显的改变,可能是美国会从“只顾自己”的单边主义,逐渐回归区域甚至多边架构。拜登多次强调美国要扮演好世界领导者的角色,联手相同价值的盟友对抗极权国家的威胁。在奥巴马时代力推,特朗普上任立马退出的“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拜登则表示重返不是重点,而是要把TPP成员跟美国其他FTA连结一起,成为一个美国主导并可迫使中国接受的新贸易规则体系。但在气候变迁、核武等议题上也可能与中国重返合作之路。

然而特朗普四年也导致美国内部分裂,教育、健保与基建等重要议题问题重重,加上疫情重创美国经济,因此拜登很可能会以整顿国内、重建经济为第一优先要务。国际经贸秩序未必能很快看到改变。

特朗普任内,台美关系来到历史新高,可惜政府无法掌握契机成功启动台美FTA或参与任何区域整合机制。若拜登果真以民主党、建制派及务实主义之姿重新执政,美中对抗大局不变但张力可能降低,对变迁中的供应链结构、对台湾有何意涵?台美关系降温但美中科技对抗持续延烧,台湾如何自处?促成台美FTA甚至加入CPTPP如何调整切入点?都是政府及企业需要开始超前部署的课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