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中关系若走上不归路,台湾要跟进吗?

字体大小:

来源:联合报

美国卫生部长阿查尔今天(8月9日)来访。美国在台协会强调,这是一九七九年以来访台“层级最高”的美国内阁成员,也是川普总统2018年签署《台湾旅行法》后,美国派遣高阶官员访台政策的一环。台湾外交部也表示欢迎这位断交以来访台“排序最高”的美国阁员。

台湾当局乐见台美关系的深化与提升,更希望阿查尔此行带来新冠疫苗和药物合作的好消息。不过,川普政府与蔡政府都刻意凸显美国来访阁员“层级最高、排序最高”的政治意义,恐怕有点虚浮。依照美国总统继任排序,内阁排名就是按行政部门成立先后为准,硬扯其层级与地位,根本不具意义;何况在内阁之前,层级更高、排序第二的美国众院议长1997年也曾来台。蔡政府想形塑外交大突破的印象,但津津于虚名,难谓踏实。

相对于这种虚名,更真实的是,台湾在美中新冷战下的命运。美国在总统大选前,对中共启动新冷战,国务卿庞培欧呼吁自由世界合作改变中共政权,两国军演不断,紧张态势一触即发,外交驳火,撤馆行动针锋相对。国际观察皆曰美中关系已过“返航点”,走上不归路,即使大选结束,也难重回竞合的稳定架构。蔡政府奉行亲美仇中路线,是否也要追随美国,这已是严峻的生存课题。

华府转变对华政策,肇因于双方综合国力消长,美国独大地位受到挑战。川普从贸易到科技,不断延展战线,遏阻中共借全球化放大影响;在地缘政治上,美国强化印太战略,防堵中共借“一带一路”贯穿欧亚大陆,南海问题是核心战场,随着中共与其他周边国家竞相填礁造岛,扩张主权,美国将台湾、香港问题接连与南海争端串接,形成西太平洋的火线。

美国去年在印太战略中将台湾提升为伙伴关系,接着把香港问题纳入战略主题,陆续打出台港两张牌,这是中共不计代价祭出“港版国安法”的政治背景。北京坚壁清野,清理美国在远东最大政经据点,敏感的美国媒体如华盛顿邮报,联想到港版国安法可能是中共解决台湾问题的蓝图,点出美中全面对抗,台湾可能成为中共下一个从美国手中拔掉的棋子。

改变对华政策是川普任内影响最深远的决策,蔡政府视为台湾最好的战略时刻。从经贸、科技到地缘政治,美中各个对峙领域里,台湾都有相应角色,也因此蔡政府独押川普,成为美国选定的代理人。这次美国提示“层级最高”、我国热迎“排序最高”的川普阁员来访,对美国的战略意义与对台湾的政治意义,都不难想像。

问题是,这并不等同台湾利益获得保障承诺。台湾长期依赖美国军事保护,华府打造新铁幕,加重台湾国防负担与战争风险,却不打算跨过红线,承认台湾主权地位。

在新冠疫情重创全球,港版国安法实施后,欧洲国家因政经冲击提高对中共戒心,却未决定追随美国,另组新民主政体联盟,集体对抗中共;新铁幕或许有利美国维持独大,但对多数国家来说,与中国大陆求同存异才是务实的生存选择。蔡政府不该利用全球反中气候,合理化与大陆全面脱钩,甚至让人民对国际制裁中共过度期待。一旦新冷战成真,就意味台湾得重回战争边缘。

从蔡总统宣示台湾要作反中前沿起,台湾国际空间迅速萎缩,政府连家门口都守不住,处理钓鱼台及南海主权问题时,将对美日外交置于上位,形同接受美日否决台湾领土主张;在此同时,台湾也濒临撤守香港的困境。

台湾迎接美国阁员来访时,也应思考美中新冷战下的自身处境。当美中关系质变成敌对关系,台湾一旦成为美国手中“可控的危机”,更将失去追求和平的自主性,得附随美国走上敌对不归路;但沦为全球安全情势恶化区域,台湾现况还能维持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