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以稳为先 泛民进退两难

字体大小:

《星岛日报》社论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昨天(11日)决定香港本届立法会延长任期不少于一年,由于全部议员续任,被取消参选资格的四名泛民议员也可留低。中央这一次以最简单直接也最少争议的方法,妥善处理了押后选举引起的“真空期”问题,首要考虑的,是保持香港社会稳定,希望立法会与政府运作重回正轨,聚焦于对抗疫情、改善民生。由于立法会未来一年如常工作,预料可平稳过渡,但对反对派议员而言,应否跟大队续任,却是个大难题,内部仍争论不已,可说进退维谷。

没举“红牌”争议减到最少

在本次人大常委会开会前,中央曾就如何处理立法会“真空期”咨询过不同意见,有人提出重新委任一批议员组成临时立法会,也有人认为即使延长任期,也应撤换部分议员,委任一些新人入局,这些意见都有其理据,但中央经过慎重考虑后,决定采取变动较小的做法,就是让本届立法会整体延任一年。这安排引起的争议最少,一来人大根据《宪法》有权延长立会任期,不用解释《基本法》;二来原班人马过渡,毋须经过筛选,避免了争拗与法律问题;三来立法会原来的工作可以持续,法案审议和拨款亦能如常进行,对政府运作的影响减到最少。

立法会全体延任,反对派议员也可一并过渡,当中包括四名参选被DQ的议员,他们会否继续在议会内掀乱,仍是未知之数,然而中央并没有因此“举红牌”禁部分人落场,也是以稳定为主要考虑。

有建制人士分析,即使反对派议员留任,立法会料仍可保持稳定,因为建制派始终占多数,不会容许反对派冲击大方针;此外,对一些重大议题,中央仍保留最后主导权,可在必要时出手,加上《香港国安法》制定后,反对派议员多了顾忌,要计算“胡来”需要付出沉重代价。因此,立法会在往后一年相信可平稳前行。

港澳办昨晚发声明指,人大常委会这一决定,有利于维护香港特区的宪制和法治秩序,确保特区正常施政和社会正常运作。这正是中央今次整套做法想达到的目的。

“留或不留”反对派陷苦恼

人大常委会解决了特区政府的难题,却给反对派带来“留或不留”的大难题,令他们进退两难。由于他们一直反对押后选举,认为中央的决定“架空特区宪制”,如果留任,就与所持原则牴触,更会被激进派视为“无腰骨”,颜面尽失;但如集体辞职,却又会失去巨大财政收入,对自己与政党打击甚大,同时将议会拱手让给建制派,以后要重返将困难重重。

面对这两难局面,反对派曾数度与抗争派共商,但仍争论不休,所以泛民议员昨晚发出的回应,也只能说“详细研究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依然犹豫未决,显然正陷于极大苦恼。

不论他们最后是进还是退,未来一年的立法会,已与他们过往任意胡来的立法会有所不同,如他们继续不尽议员应尽之职,被举“红牌”出场将是其宿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