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贺锦丽任副手后 拜登民调为何不升反降?

字体大小:

作者:黄治金

来源:香港01

美国民主党全国党代表大会线上会议8月17日至21日举行。这距离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Joe Biden)提名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担任副手近1周的时间,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月17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拜登对比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全国民调领先优势已经缩小至四个百分点。在15个战场州,拜登和特朗普的民调差距缩小至一个百分点。

尽管拜登总体支持率依然领先特朗普,并在新冠疫情应对、移民、医保和种族关系等问题上仍比特朗普拥有优势,但是他和特朗普的民调差距有明显缩小的迹象。过去2个月,拜登在全国一直保持比特朗普高出两位数的支持率优势。

可见,选择贺锦丽担任副手对拜登的民调贡献有限。

另一种情况,是这一民调的问卷时间,距贺锦丽出线有时间差,选民尚未全面了解和评判她。所以,拜登民调“相对”下滑或者和特朗普的差距缩小,与贺锦丽并没有直接关系。当然,她担任副总统候选人后能否帮助拜登提振选情,尚待观察。

从美国政治的历史传统来看,副手人选对总统候选人的实际帮助有限,只要正常发挥,基本上不会撼动选情。

从目前判断,拜登和贺锦丽在很多方面是互补的。譬如,贺锦丽多年检察官的背景使她拥有出众的口才,尤其她在参议院那种犀利的拷问风格,正好可以弥补拜登大选辩论的不足。而且,贺锦丽近年立场开始向左倾,譬如提高中等收入群体的免税额度、将最低时薪升至15美元、支持类似于桑德斯(Bernie Sanders)方案的全民医疗,恰好弥补了拜登不够“进步”的不足。

而且,根据CNN民调的分析,很多选民做出选择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拜登有多么优秀,而是因为特朗普表现差。29%的选民表示,他们支持拜登更多的是因为反对特朗普,30%表示他们投特朗普票是因为支持他,只有32%的人认为拜登是决定性因素(19%的人投票支持拜登,13%的人投票反对特朗普)。

党代会后,这种判断标准是否因为贺锦丽出现微妙变化,值得观察。

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John McCain)2008年选择佩林(Sarah Palin)担任副手,除了弥补年龄差以外,就是为了吸引党内保守选票和女性选票,尤其指望在大选中拉拢当年在民主党初选中落败的希拉里(Hilary Clinton)支持者,但最终这种赌注落空。

或许贺锦丽可能是一个特例,毕竟特朗普对待少数族裔和女性的态度毕竟异于传统政客。哈里斯曾是检察官,特朗普又被弹劾过,这种反差也让白宫目前很难对她发起有效攻势。在政策方面,贺锦丽也无懈可击。所以,贺锦丽对拜登选情的助力还有上升的空间。

分析认为,这种民调缩小变化属于正常变化。可能和特朗普利用总统先天优势在外交上采取的一系列强硬举措有关,毕竟美国国民(或选民)优先判断的对象依然是总统,而非挑战者。而且,CNN民调也提到,特朗普的支持者(12%)比拜登的支持者(7%)更有可能在11月3日投票前临时改变主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