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为何首次聚焦解放军核弹头数量?

字体大小:

作者:唐晓东

美国国防部9月1日发布了其此前向参议院提交的《中国军事与安全发展报吿2020》。在这份描述解放军军力、解释美军军费用途的文件中,报吿开门见山地指出,称“中国在某些领域已经领先美国”,这其中包括“造船”、“常规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和“合成空防系统”。

这一报吿也首次涉及外界的一大盲区,即解放军的核武库,美方初次提出中方“现役核弹头略多于200枚”等数据,还认为在5年内,解放军可用于打击美国的陆基弹头数量将会翻倍。但在分析人士看来,美方将重点落在此处已然失焦。

就核武器的应用而言,自二战结束至今,它也主要用于威慑而非实战:从1962年以来,拥核国家之间的“保证相互毁灭”(MAD)机制也确保了各方核武库的数字最终只会削减。

而今,核武器已趋向小型化、低当量、现代化,中、美、俄各方也彼此在超高音速核武器等领域有所建树,如中国火箭军的东风-26型导弹、俄罗斯的“先锋”(Avangard)型导弹均已入役,美军的“通用-超高音速滑翔体”(C-HGB)概念验证弹等项目也进展顺利,这使得常规核武器的数量在当前新形势下已显得意义有限。

而就高超音速武器的具体应用来说,解放军当前列装的东风-26等导弹也在逐渐改变游戏规则。这种射程4,000公里左右的中程弹道导弹让中国在西太平洋逐渐具备“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

有学者认为,这些系统可以阻止美国控制第二岛链内的水面,进而制止、延迟美方行动,并在必要时让美军潜在的军事行动降级。目前,中国的核力量正在逐渐趋于现代化、多样化,解放军也将增加陆基、海基和空基核运载平台的数量。

可以想象,随着华盛顿打压北京战略意志的提升,北京也逐渐在新武器、新战术的帮助下,具备了提升核威慑的另一层空间,而此时指向美国的核武库,也不必计较具体数量。

当然,美方拋出这些讯息也有其自身考量。甚至有其套路。

首先,美方希望国际社会能对中国核武库的数量形成一个“略多于200枚”的数量级,以便日后将其作为核裁军基数。

美国在核武库问题上对北京是有系统性想法的,2019年时,特朗普政府曾提出探讨达成中美俄三方军控协议的可能性,之后特朗普政府一直要求中国加入谈判。

其次,美方也试图削弱中国核威慑的影响力,进而削弱中国核力量对美国社会对华态度塑造的能力。

此前,解放军已于8月26日发射了包括东风-21D和东风-26两种中程弹道导弹,后者又可搭载高超音速弹头。这使得美方有必要在“盟友”面前降低来自北京的影响。

说到底,美国在核武库问题上也是常备不懈的。随着美国2019年退出《中程导弹条约》,又在2019年后部署了“低当量战术核武器”W76-2弹头,开发全新的W93潜射核弹头。美军在超高音速核武器上亦有投入。

于是,外界也同样可以明确,美国国防部拋出这份报吿的核心目的并不在于评估中国等国军力,而在于为美军的军费开支制造理由。以便更好地向国会争取资金,增加军费,提升军力。而这也许就是美方在解放军核武库问题上看似失焦的理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