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被指干预美国大选 两国有心仪的下任总统人选吗?

字体大小:

作者:王家豪

来源:香港01

美国总统大选临近,俄罗斯再被指发动网络攻击,企图干预美国选举。除了前美国情报官揭露白宫要求淡化俄罗斯干预大选外,微软也指出俄罗斯和中国黑客曾监视两党阵营。美国情报界透露,莫斯科倾向支持特朗普连任,而北京则属意拜登胜选。

虽然外界解读俄罗斯支持特朗普,但美俄关系在他任内陷入低谷。特朗普曾表示仰慕普京的强人作风,将中国取缔俄罗斯成为美国的头号竞敌,也间接削弱跨大西洋联盟的团结。然而,特朗普政府对俄罗斯政策维持强硬,曾因乌克兰、叙利亚、干预美国大选、人权等议题,对俄采取连串制裁措施。另外,特朗普也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INF Treaty)及《开放天空条约》(Open Skies Treaty),也暂时无意延续《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损害全球战略稳定。特朗普主张与普京举行峰会,但成效不似预期,俄美关系始终欠缺实际突破。

即使拜登的反俄立场鲜明,但俄罗斯未必抗拒民主党人当选总统。当拜登成为美国总统后,他无疑会巩固欧盟和北约的团结,重新推广美国民主自由价值,如加强对乌克兰的外交支持,以及更多关注俄罗斯国内人权状况,包括车臣的反同性恋运动。不过,拜登将采取较具建设性的态度处理核军备控制,愿意与俄罗斯商讨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期限。拜登也承诺改变对伊朗政策,有望重新谈判《伊朗核协议》。

说到底,俄罗斯未必有心仪的美国总统人选,皆因总统个人对外交政策的影响有限,而且美俄关系更多受制于结构性因素。不论特朗普或拜登担任下届美国总统,美俄关系短期内不见得有改善迹象。假如克里姆林宫欠缺心仪候选人,俄罗斯介入美国总统选举可能只为制造政治分化、破坏社会稳定。

俄罗斯曾被指协助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特朗普的竞选运动,两人的最大共通点为“反建制”的形象。俄罗斯锐意搜集拜登团队的黑材料,也许旨在揭露拜登的伪善,使群众对建制菁英失去信心。四年前,俄罗斯黑客泄露希拉里团队电邮,揭示民主党不公平对待桑德斯,可谓一墨相承。

另一方面,假设特朗普最终成功连任,他的政治认受性将会遭到质疑。甚至继续蒙上“普京傀儡”的污名。按照这种逻辑,俄罗斯已经成功掀起美国内哄,谁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也许不再重要。

俄国要乱、中国求稳?

至于中国方面,北京方面大抵应该也更期望拜登连任,其根本原因在于,北京对中美关系的诉求是稳定的“竞合”关系,而特朗普政府在过往三年有余的时间里多有朝令夕改、颠覆既有共识的行迹,这种施政方式或许对美国的伤害远甚于对中国的伤害,但无疑不利于中美关系的稳定。因此无论中国民间看法何如,北京官方大抵应更期待拜登胜选,从而为中美关系重回“讲道理”的正轨创造契机。

另一边厢,美国国家反间谍执法办公室(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也做出类似的观测,其主任伊万尼纳(William Evanina)表示:“我们认为中国较希望特朗普未能连任,因北京认为他难以预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