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要跟着美国“脱钩”大陆经济吗?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美国国务次卿克拉奇今天将率团访问台湾。在国务院,国务次卿位阶仅次于国务卿与副国务卿,克拉奇将是台美断交后访台层级最高的在任国务院官员。稍早美卫生部长阿查尔访台,除引发北京强烈的不满,更迫使蔡政府打开美猪美牛进口的大门。这次克拉奇来访,中共前一天发射了一枚长征十一号火箭飞过台湾上空,示威意味十足;至于台湾将承受什么样的经济后果,则尚难逆料。

表面上看,美国高层官员访台固象征两国邦谊;但更重要的,是两国经贸与安全的实质关系。特朗普上任后,《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议》(TIFA)迄未复谈;这是台美间最重要的经贸咨商平台,一搁四年,自难谓友善。美方曾明白表示,只要美猪、美牛不开放,TIFA乃至自由贸易协定(FTA)都很难谈。蔡总统上月底宣布取消美国猪牛进口禁令,经济部长王美花和美亚太助卿史达伟随后视频对谈,美方即提出“台美经济与商业对话”的对话平台,由克拉奇主持。

此举,不免让台湾产生错觉,以为克拉奇此行是来谈经贸的。王美花澄清说,克拉奇此行不会谈到双边贸易协议(BTA)或TIFA,实际负责谈判的将是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开放美猪和美牛若能换得“台美经济与商业对话”的进展,即使非与USTR谈,有总比没有好;但克拉奇的来意迄今未明,外界对此只能多方揣测。

克拉奇目前主持的一项“经济繁荣网络”(Economic Prosperity Network, EPN)计划。这并不是一个国际多边组织,而是由各国分别与美国的双边经济关系组构的网络,目的在鼓励各国与大陆经济“脱钩”,以发展成与中国抗衡的经济集团。在脱钩的要求下,美方希望台湾电子、半导体等产业在大陆投资的工厂能够移出,至于要移到台湾、美国或其他国家,还可再讨论。台积电在五月中旬被迫宣布投资亚利桑那州,且本月十五日起不能再替华为生产高阶晶片,等于砍掉了台积电约二十%的晶片市场。这堪称最早试刀的一例。

有人认为“脱钩”不失为一条出路,因为美国带给台湾的经济利益不差,比起两岸经济关系,至少没有政治附加条件。尤其ECFA今年届满十年,外界一直有人放话,称因为两岸政治前提“九二共识”已不存在,因此期满后大陆可能片面终止,藉此对台湾施压。蔡政府不愿承认九二共识,因此一直淡化ECFA终止的影响,称对台湾“只有五%的影响”。且不论承认九二共识的利弊,仅看今年疫情打击全球经济,台湾若非靠着对大陆出口创新高,经济不可能有惊无险地度过冲击。这是冷冰冰的现实,谈两岸脱钩,要先思考后果及承受力。

更严重的是,蔡英文主政四年,不断强调“新南向”以及将出口市场向欧美分散,以减低台湾对大陆的经济依赖。然而,这几年台湾对大陆的依赖度却不降反升,从四成上升到四成六。很显然,两岸经济要不要脱钩,取决于客观市场现实,而不取决于政府的意志。何况,台湾对大陆一年的顺差为一千两百亿美元,对美国的顺差为一百亿美元,如此钜大的反差要如何以一句“脱钩”解决?

美国目前正在推动与澳、印、日、纽、韩、越等印太六国共同建立“经济繁荣网络”。但是,印太国家的安全要靠美国,经贸却要靠大陆;美国强要各国切断与中国的关系,谈何容易?这六国皆与中国签有经贸协定,六国都加入多边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议”(RCEP),而中国是其中最大的经济体;试问他们要如何与大陆脱钩?

目前世界经济重心正在往印太移转,难怪大家都在敷衍美国,等着十一月美国大选结果再说。不论克拉奇带来的是压力或大礼,蔡政府必须冷静观察全球大势,谨慎站稳台湾的核心利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