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需要“忠诚反对派”

字体大小:

作者:甘文锋

来源:《明报》

自从香港立法会的选举期因疫情被押后,“忠诚反对派”的概念再次被提出。特別是中国中央目前对国家安全的重视程度,反对派未来的生存空间必定会更小,因此有人认为他们应该趁这一年时间转型成为忠诚反对派,否则在未来难以继续在香港的政界找到一席之地。但所谓的忠诚反对派,他们忠诚于什么?

忠诚反对派这个概念来自英国,原本指的是“陛下的忠诚反对派”(His Majesty's Loyal Opposition),指的是在立法机构中会反对政府建议,但这种反对往往只涉及政策内容,或政策执行上细节,甚至仅是政客之间用言辞互相攻击达到政治上夺利。但一个政体要做到拥有忠诚反对派,有一个重要前提,是执政党与反对党在对国家的一些基础上不会有太大分歧。举例来说,英国的各大政党一直以来都接受英国拥有王室,而英王才是英国的国家元首。试想如果反对派要求取消英王室,改以英国首相作为国家元首,那这个反对派就不再是忠诚反对派了。

所以忠诚反对派的这个忠诚,不是忠诚于自己的选民,也不是忠诚于政权,在英国的制度,是忠诚于政体制度。要在香港谈忠诚反对派,也必定要说清楚,这个忠诚的对象是什么。既不是自己的选民,也非香港的政权,难道是香港的政制吗?很明显不是,反对派在回归后,主要的论述都少有触及推翻香港政制,除了近年部分公开谈及“港独”外,回归后大部分时间反对派还是遵守香港的政治游戏规则的,如果忠诚仅是针对香港的政体,那大部分反对派已经算是忠诚反对派了,也不用在近期提及这个议题。

因此,忠诚的对象必定是更高位阶的,即国家的政体。今天中国的政体很简单,即中国共产党作为唯一执政党领导国家,实行一党执政,其余政党通过政协参政议政。不论你喜不喜欢,这是大陆的政治格局,在大陆甚至没有反对党的概念,中国共产党以外的政党是参政党。换言之,在香港的忠诚反对派,要认同的是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唯一执政党,试问经常高喊“结束一党专政”的他们,是否有可能做到?

当然有人认为《香港国安法》成立之后,可能会有部分反对派调头,但问题是如果他们公开表示认同中国共产党作为唯一执政党,那几可肯定他们会大量流失选票,并在下一次的选举失去议席。今天的香港社会撕裂,意识形态分歧甚大,要反对派的支持者接受共产党的一党执政根本没有可能。而在这个情况下,要期待香港出现忠诚反对派更是幻想,因为谁要成为忠诚反对派,就会在下次选举落败,议席会归到下一批不忠诚反对派的手上。

所以问题不是在香港有没有忠诚反对派,因为根本不可能会有,回归这么多年没有,一直到2047年也不大可能会有。问题是香港行政主导的管治体系需要忠诚反对派吗?如果真的需要,那我们有没有代替品?如果不需要,那根本就不用再在这个概念纠缠下去了。“忠诚反对派”只是来自英国政治体制的概念,如果我们对自己的制度有自信,其实不用硬是将这个概念植入到香港,更没需要刻意进入別人的话语体系去评判自我,认为自己的体系有所缺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